首页 > 三湘人物 > 正文

【周小舟主政湖南二三事】黄禹康2017年4期总110
2018-01-12 18:10: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周小舟1912年11月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1936年初,他作为中共代表参加与国民党在南京举行的谈判,出色完成任务。同年8月赴延安向党中央汇报,被调到中央军委任毛泽东秘书。1949年1月,傅作义率部起义,北平和平解

周小舟1912年11月出生在湖南省湘潭县。1936年初,他作为中共代表参加与国民党在南京举行的谈判,出色完成任务。同年8月赴延安向党中央汇报,被调到中央军委任毛泽东秘书。
1949年1月,傅作义率部起义,北平和平解放。周小舟被调往晋中区党委组建南下工作团,准备南下接管湖南。5月,南下工作团经华中局并报中央批准,由黄克诚、王首道、金明、高文华、周小舟等组成中共湖南省委。周小舟历任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长、省委副书记、省委书记兼任省政协主席、省军区政委等职。1953年11月周小舟任省委书记至1959年,主政湖南6年留下了许多可歌可泣的史迹……
 
南下湖南主政,为建设新湖南
广开言路、广交朋友

 
周小舟回到了阔别16年的湖南故乡。不久,周小舟就任中共湖南省委宣传部长。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长期黑暗统治,号称鱼米之乡的湖南,已是百孔千疮、民穷财尽。湖南刚刚解放,就担负了繁重的支前任务。
周小舟长期从事党的宣传工作,有丰富的经验。在创办省委机关报《新湖南报》的过程中,他做了大量工作。他认为,办好一张党报,等于在省委和全省人民之间搭起一座桥梁,开辟一条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渠道。《新湖南报》是南下前以原冀察热辽分局机关报《群众日报》的班底为主组成的。南下途中,加入了从其他解放区南下来湘的老同志,又陆续吸收了一些青年知识分子。进入长沙后,报社曾与省委机关同在一处办公。报社的工作,由社长李锐直接向省委负责。周小舟作为宣传部长,与李锐相处很好,也经常关心报道方面的事情。
周小舟经常利用晚上去报社审查稿件。他民主作风好,服从真理,从不以领导自居。抗美援朝初期,国内敌对势力沉渣泛起,社会上谣言纷传,严重影响清匪反霸、民主建政等运动的开展。李锐撰写了几篇评述时事的社论,意欲让全省人民认清形势,戳穿谣言,批判“崇美”、“恐美”思想,坚定胜利信心。周小舟认为:地方报纸不得就国际问题随便发言。李锐则认为,在特殊情况下,联系社会思想动向进行国际形势宣传,对安定人心、稳定湖南大局,是完全必要的。两人相持不下,周小舟将双方论点如实向省委书记黄克诚汇报,经请示中央,中央同意了李锐的意见。后来,周小舟笑着对李锐说:“这回你胜利了!”
周小舟往往为了一篇文章,一个论点,甚至某一措词表述,与人争得面红耳赤,但一旦对方用道理说服了他,他就能放弃自己的意见,择善而从,丝毫不因你冲撞过他,伤害了他的“尊严”和“面子”而耿耿于怀。
周小舟尊重知识、尊重人才。他亲手创办湖南革大,为建设新湖南培养了大批基层干部。他在干部会上说:在新形势下,要注意吸收知识分子参加革命。湖南是和平解放的,有大批党外的饱学多才之士,特别是有相当多的旧军政界的知名人士。根据这个特点,认真做好这些人的工作,动员他们为党共同的伟大事业服务,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他反复强调,一个执政党,如果只听得进“伟大”、“万岁”之声,那将是十分危险的。党外各界朋友对我们工作中的失误和缺点往往看得客观、清楚,我们应认真倾听各方意见,用以丰富自己思想,提高领导艺术。他利用节假日,常去探望程潜、唐生智、陈明仁等党外朋友。周小舟担任省委第一书记以来,凡是要作出较大的人事安排,以及省内牵涉面较为广泛的事情,他都事先调查研究,深入了解党外人士的意见,并尽量采择他们的建议,使大家取得一致的认识。
 
注重实事求是,两次批评
“世界上最大型标语”

 
1958年,湘乡与醴陵两县在开展竞赛中,相互派驻观察员,观察竞争对手“大跃进”的新举措,及时向派出方通报信息。8月,醴陵县用瓷泥在山头上制作了一条鼓舞人心的大型标语。湘乡县委立即研究决定,制作“我为人人,人人为我”;“苦战三年,改变湘乡面貌”共18个字的两幅大型标语,要求规模和气势都要超过醴陵。每个字按60米见方设计,由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冯嘉仁挂帅。
会后,冯嘉仁率技术人员带望远镜,初步确定大标语位置。随即,县委决定调一中、二中、三中、四中及东山学校的2500名师生施工。这批师生于10月17日上山,至12月5日竣工下山,历时48天。参与施工的师生按军事建制,以校为单位建营,下分连、排、班,任务按“字”分到营、连、排、班组织施工劳动。施工中先将各笔各画的四周挖好坑,坑深25公分,四边以石灰浆嵌砌片石或块石,中间填充卵石与黄土并夯紧,呈龟背状,以利排水;上面再覆以石灰沙浆拌稻草,压紧嵌实,使各笔各画连结成一个整体;再在石灰沙浆上嵌插玻璃碎片,使之在阳光照耀下闪闪发光。18个字共用去片石、块石240万公斤,河沙180万公斤,石灰17.5万公斤,稻草3.6万公斤,水2.4万担。除片石、块石部分在山下采捡外,其余物资均须从几公里外肩挑上山。河沙从河中捞取,稻草、石灰均无偿从各生产队稻田中和各公社的石灰窑内挑运上山。施工中,共砍伐大小树木1.9万余株,总耗工9.7万个。
大型标语打造后,几十里以外的地方,只要能看到东台山和塔子山,18个银光闪闪的大字就赫然入目。据说,飞机经过此地,机上的人也看得一清二楚、县委对此十分满意,对参建的单位和师生给予了表彰奖励。《湘乡报》于11月11日以《青山当纸手当笔,把人民的心愿刻在塔子山上》为题,作了第一次报道。12月23日,又以《世界上少见的巨型标语》为题第二次报道说:“‘苦战三年改变湘乡面貌’,是湘乡60万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向共产主义进军的豪迈口号;‘我为人人,人人为我’,体现了全县人民崇高的共产主义风格。现在这两句有深长诗意的标语,已经镌刻在县城对面的塔子山和东台山上,光芒万丈,照耀着全县人民挺进。”数日后,《新湖南报》又转载了《湘乡报》的报道。从此,三湘四水甚至全国各地都知道湘乡打造了两条“世界上罕见的大型标语”。
1959年3月16日,在全省六级干部大会上,周小舟在报告中根据中央第二次郑州会议精神,总结了全省半年来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成绩及存在的问题与经验教训。在讲到发生的问题时,他离开讲稿,声色俱厉地批评了湘乡搞巨型标语的作法,他说:“湘乡山头上的大标语,可说是世界第一,劳民伤财……”参加会议的县领导听后大为震动。会后,县委常委开会,传达省六级干部会议精神和周小舟的批评,对公社化以来的得失进行了回顾检查。紧接着召开有6139人参加的县、社、大队、生产队、作业组五级干部参加的大会,进行传达贯彻,批评了1958年的高产指标和人民公社化的一些形式主义作法,纠正了一些过“左”的政策措施。
1959年夏,周小舟到湘乡检查工作,看到了东台山和塔子山上的大标语,再次神情严肃地对县委领导说:“对面山上的大标语实在是浪费人力、财力、物力,劳民伤财,今后决不能这样搞!”县领导当面向他作了检讨。
 
“兔子和乌龟还不一定谁真得第一呢”
 
1958年下半年,随着“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的热风,以高指标、瞎指挥、浮夸风和“共产风”越刮越烈。周小舟对人民公社“一大二公”的提法持保留态度,主张公社的规模“力图搞得小些”,对于“共产风”和大搞土法炼铁非常担心。他说:“要不是我们工人、农民好,党和毛主席的威望高,恐怕会要出大乱子的。”后来,周小舟与省委研究决定:停止土法炼钢,这使得湖南的多数土高炉,没有点火就“下马”了。对于口粮供应控制得也比较紧,没有放开肚皮吃饭。
同年11月,全国农业工作会议在广州召开,湖南派省委副书记胡继宗去参加。胡继宗动身前问周小舟:我这次在全国会上对湖南的粮食产量报多少?周小舟认为,湖南最高年产量是225亿斤,报增产一成也就是250亿斤。结果在高指标的压力下,会上湖北省第一个报的产量是翻一番带拐弯。对此,胡继宗坐不住了,急忙打电话向周小舟请示对策,周小舟说,咱们翻不了跟头,还是照原定数字上报。随湖北之后,各省都跟着翻了番,结果湖南省插了白旗。当时主管农业的国家领导人嫌湖南报低了产量,拍桌子骂道:湖南插了大白旗,丢人!
胡继宗回湖南后很生气,觉得出门抬不起头。周小舟说:第一只有一个。湖北第一,我们倒数第一,他们前面开道,咱们乌龟跟着爬,最后兔子和乌龟还不一定谁真得第一呢。结果到了第二年,插了红旗的湖北、广东、河南等省过不下去了,都伸手向插了白旗的湖南要猪肉要粮食……
庐山会前的6月23日,周小舟在长沙蓉园恭候毛泽东。“周小舟呐,我把任重同志给你带来了!”毛泽东刚跨出车门,便冲着迎上来的周小舟等湖南省委领导大声说着,周小舟一下子给怔住了。
毛泽东笑着说:“我带王任重来,就是要他向你们学习,湖北要向湖南学习哟!”“学什么呀,我们有什么可学么?”周小舟松了口气。“学什么?学好日子当穷日子过。”毛泽东自问自答。“我们搞的也是一般般,”周小舟很谨慎地说:“湖南‘共产风’制止得早些,也是省委集体讨论决定的。”
 
“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
 
1959年6月25日,毛泽东由周小舟陪同,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韶山。毛泽东从韶山返回长沙后,一下车便又招呼迎候在主楼前的省委副书记周惠,“这次庐山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你们两要参加。” 周小舟说:“不行呀,我要主持省委召开的农业会议,离不开。”“一定要去。农业会议一完你就上山。”毛泽东掰着手指,数着会议准备讨论的问题,接着说:“对形势看法不一致,就不能团结。没有团结,就什么事也办不成。”
周小舟趁毛泽东谈得高兴,横插一句:“这次下去,主席看形势怎么样?”“我看不错嘛。”毛泽东答得比较轻松,毕竞湖南的老百姓此时尚有饭吃。他望望周小舟,心有所动,反问一句:“你看形势怎么样?”周小舟因前不久刚到湘西、湘北15个县、乡及部分农户做过深入调查,对形势的看法较成熟,便顺口说:“要让我说,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还是光明的。”毛泽东凝视周小舟片刻,忽而一笑说:“好:概括得好!”“成绩很大,问题不少,前途光明”三句话,后来被毛泽东接纳为庐山会议方针,在庐山乃至全国广为流传。
7月1日,当周小舟等人一抵达庐山,毛泽东就把自己新近刚赋的《到韶山》、《登庐山》两首诗写给周小舟、胡乔木二人,附言征求修改意见。《登庐山》原有小序:“1959年6月29日登庐山,望鄱阳湖、扬子江,千峦竞秀,万壑争流,红日方升,成诗八句。”由此可见当时毛泽东赋诗的轻快愉悦心情。当时提笔赋诗的还有朱德、董必武、康生、陈伯达、田家英等一批文官武将。
7月11日晚,毛泽东找周小舟谈话。当时湖南的情况比其他省份都要好些,所以毛泽东对周小舟的意见格外重视;越是如此,周小舟越是谨慎。但他总觉得去年憋的一口气不吐不快。并认为许多问题应当摊开来谈,是非曲直交锋才有好处。因此,周小舟说:“现在还是有人不喜欢讲缺点,小组讨论还是有压力,不能畅所欲言。李锐在小组会上发言,几次被人顶住,讲都讲不下去了”。听到这里,毛泽东叫李锐马上过来一起参加谈话。
当李锐一进门,毛泽东就笑着说:“我们来开个同乡会。”可见平时气氛之融洽。“1958年有些事,我有责任。”毛泽东开门见山地主动承担责任,这使大家既吃惊又感动。“因此,不能全怪下面和各个部门。否则?人们会像蒋干一样抱怨:曹营之事,难办得很哪!”
受整个会见气氛的感染,周小舟谈兴渐高,口无遮拦:“高指标、刮‘共产风’不能怪公社书记,主要怪上面。哪里有什么亩产万斤粮食的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这话讲得相当尖锐,且话锋已直指毛泽东了。说完后,他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妥。但毛泽东却很平静,不仅丝毫没有引起反感,反而更加谈笑风生了。
湖南省委领导受到毛泽东的召见,在庐山上立即“红”起来。受毛泽东谈话的鼓舞,第二天上午,周小舟找到彭德怀,要彭总向毛泽东进言?因为彭总的话有份量。彭总听周小舟谈了先天晚上的召见的情况,也就动了心,但还是有些犹豫:“唉,我这个脾气,怕同主席谈不好呀。再说,有些意见还没想成熟,一下子去跟主席谈,怕谈出毛病来。还是写封信为妥。”
“写信也好。”周小舟继续鼓动说:“就把您在西北小组的发言纪录整理一下就很好了。”“行,我这就给主席写封信。”彭总欣然同意:“你可要好好当当我的参谋哟。”这就是后来毛泽东加拟了《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的那封石破天惊的“万言书”。它引发了中国政坛上一场大地震,并扭转了中国政治生活的航向。
从7月23日起,毛泽东开始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彭德怀)、黄(黄克诚)、张(张闻天)、周(周小舟)等人的批判。庐山会议离开了预定的主旨,来了个急转弯,走上了相反的路,从开始的纠“左”突然转向“反右倾”斗争。面对这种狂风暴雨的党内斗争,周小舟大概是第一次经历,他有许多事想不通,心情非常沮丧与沉痛。因此很想“挂冠”去搞个农场,甚至有“出家”的想法。
8月1日,毛泽东派人送来一封信及一本《与陈伯之书》。信中说:“此书当作古典文学作品,可以一阅。”还引用书中“迷途知返,往哲是与;不远而复,先典攸高”的话。毛泽东以古喻今,传递出心底对周小舟的期望,真诚地盼着他“迷途知返”。而周小舟这只“迷途的羔羊”令毛泽东很失望,最终打入到“俱乐部”中去了。
随着庐山斗争的深入,周小舟感到事态发展越来越严重。8月7日,他对一同参加会议的省委副书记周惠说,湖南的事由他完全负责,如果他因此不能回湖南,要求周惠帮助做三件事:(一)证明他确实不是有意参加“反党集团”;(二)证明他拥护中央,拥护总路线,拥护毛主席;(三)托他代为照顾家小。说完,二人抱头痛哭一场。
庐山会议后,周小舟被撤销湖南省委书记职务,下到浏阳县大瑶公社任党委副书记,接受改造。在随后几年的政治运动至“文革”期间,周小舟成了批斗的“靶子”。一代英才,不堪人格、人身侮辱和身体的摧残,于1966年12月26日自杀于广州。1979年2月15日,中共中央恢复了他的名誉。
21世纪初,位于湘潭市隐山的周小舟故居修缮一新,面向社会开放。
(作者单位:湖南省档案局)

隐山周小舟故居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湖南 周小舟

上一篇:【龙膺的戏曲创作】罗金龙2017年4期总110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