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述往 > 正文

【走进“英雄山”——寻访湖南龙潭抗日战场遗址】黄禹康2017年2期总108
2017-08-01 17:30: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龙潭抗日阵亡将士公墓一座山峰,因为一场战争,冠名英雄山。一个地方,因为一场战争,青史留名。漫山杜鹃盛开的清明时季,我慕名来到湘、桂两省交界的雪峰山下的湖南西部地区的溆浦县龙潭镇。骄阳下,田野上一片

龙潭抗日阵亡将士公墓
 
一座山峰,因为一场战争,冠名“英雄山”。
一个地方,因为一场战争,青史留名。
漫山杜鹃盛开的清明时季,我慕名来到湘、桂两省交界的雪峰山下的湖南西部地区的溆浦县龙潭镇。骄阳下,田野上一片片金黄的油菜花与紫色草籽花如锦绣彩练,山谷中盛开的红杜鹃像一团团火焰与绿树相间,山坡上盛开的桃花与洁白的梨花争奇斗艳,山头的湿地松绿油油一片;白鹅在河滩摇摆着肥沉的身子觅食,吃饱的老牛在柳林下悠闲地躺着反刍。小小山村宁静而平安。
然而,当我们跨过眼前这一片农田,踏上对面山坡,就看到大片大片的人造地貌——一条一条的壕沟,从山谷旋上山顶;一个一个的战斗掩体,彼此相连,布满了山岗、峡谷、山顶。如果你再细心寻找,还会从这些壕沟的泥土里寻找到锈的发绿的子弹壳和炮弹碎片,或许还有飞机上丢下的哑弹哩。
70年前的1945年4月中旬至5月中旬,这里发生了一场十分悲壮惨烈的战役,是抗日战争以来中国军民与凶残的日寇最后一场战役——湘西会战中最惨烈的一场战斗,也是中国人民大获全胜的一仗。我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就是中国军民与凶残的日寇决战的龙潭战役遗址。
据军事专家们考证,“位于龙潭东北的鹰形山海拔1450米高,山势平缓,无甚险要,但却是扼守进出龙潭、圭洞,富有战略价值的据点。”可惜,这个山头被日军坂岛挺进队抢先占领。他们在这里修筑工事,与占领附近的青山界、红岩岭的部队摆成了犄角之势,接应后续主力部队合攻龙潭古镇,企图由此合围“飞虎队”所在地芷江,然后直插西南陪都重庆。
会战自4月9日开始,日军分左、中、右三线犯进,左线由广西边境向新宁、绥宁方向犯进;中线以116师团为主力约3万人由邵阳沿“湘黔公路”向隆回、洞口方向犯进;右线由湘潭、邵阳等地向新化、溆浦、辰溪方向犯进。表面上看,日军右线有侵袭溆浦桥江机场的企图,于是我军将驻守龙潭镇的47军51师火速调往溆浦应急。谁知,右线日军只是虚晃一枪,我51师刚撤离龙潭,日军中路116师团“泷寺联队”加上炮兵、特种部队约5000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隆回小沙江抄小路向龙潭急进,并占领了龙潭青山界险隘和鹰形山及圭洞附近的松林高地,圭洞距龙潭镇不足3公里,情况十万火急。好在我51师回应也极为速迅,17日下午6点泷寺联队的先遣队才到达圭洞,51师晚上10点就回到龙潭镇,并很快占住了龙潭镇外围的主要战略要地;同时我隆回小沙江守军给后续到达的日军以沉重打击,并堵住了退路。
于是争夺鹰形山惨烈的战事发生了。当年参战的中国军队幸存者傅洪山老人这样回忆:雨天路滑,进攻的中国军队先是穿“钉鞋”冲锋,接着穿草鞋冲锋,最后挑选一批湘西籍的土家族、苗族、侗族强壮士兵组成敢死队赤脚冲锋,硬是冲上了山岗,和凶残的日军白刃相向、肉搏以对,终于将鹰形山拿下。接着反攻、防守,再反攻、再防守,拉锯般地阵前拼杀争夺,陈纳德的“飞虎队”前来为中国军队助阵,投下了无数的燃烧弹、炸弹,“硫磺和硝烟将山石烤成了黑色,找不到一根绿色的青草 。”当中国军队又一次攻上鹰形山时,阵地上“尸横遍野,枯木狼藉……”
上世纪80年代,两位日军老兵来这里战地重游时作了印证。一个日本老兵回忆说:“战役前期,中国军队攻占那个山峰(鹰形山),吃了大亏,组织十几次冲锋,都没有攻上去。”另一个老兵则感慨地说:“(日军)在东北打仗,如入无人之境。在龙潭这个地方打了这么久,战斗如此惨烈是我们意料不到的。”另一个日本老兵讲述了他的历险记:“我们一个排冲到山脚下,还没过河,就被对面高山上的中国军队打死一部分,一部分冒着弹雨,决然过河”,“我们过了河,冲到对面的山脚下,一排的士兵最后只剩下2个人了。”
不管日军怎么疯狂,最终只打了28天,“入侵龙潭的5000多日军,被歼2000多人,被俘500余人。”
据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英雄山下的几位苗族老农说:“仗打完了,这个山头也被削掉了两尺多高,解放后好几年都是寸草不生。”另一位老农则说:“山上的弹片和弹壳,我们家三代人捡了几十年,到现在还没捡完……”
湘西会战是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战”,龙潭战役也只是湘西会战的一个局部,对鹰形山的争夺又只是龙潭战役中的一个“点”。后来,有历史学家这样评论,“龙潭战役是整个湘西会战中最经典的歼灭战”,“打出了中国军人的威风和志气,几乎把积压在中国军民胸中几年来的愤懑和怒火,淋漓尽致地发泄出来了”;“整个雪峰山区,中国阵地上的怒火可以熔掉顽石。所有雪峰山涧,中国军民是用鲜血垒起的长城阻挡着日军前进的铁蹄。”鹰形山不仅见证了这个过程,而且洒遍了抗日英烈的热血,战后也就改名为英雄山了。
与英雄山对望的弓形山上,有一座抗日烈士陵园,里面长眠着700多名英勇的抗日将士。我们沿着300多级的石阶拾级而上,到了山腰迎面是一座排楼;排楼横额上书写着“抗日阵亡将士永垂不朽”几个遒劲醒目的大字。烈士冢和纪念碑的造型独特——一颗炮弹模型。纪念碑的大理石上刻写着当时国民政府要员的题字。墓碑上刻写着钱钟书的父亲、当年身在湖南的大学著名教授钱基博题写的祭文——“彼狡者寇,坠我百城,百城可坠,众志不倾。龙潭寸隘,屹不我争……寇血既沥,我尸也横……国殇雄鬼,化作长庚……”
春阳融融,熠熠生辉,为这片英雄土地镀上了一层金光。春风阵阵,百鸟鸣唱,仿佛在诉说这里的当年抗击日寇的英雄故事。放眼四方,巍巍青山,层峦叠嶂。陪同我们的龙潭镇党委书记向秀亮告诉笔者,在太阳西下的那边,距这里不到100公里的地方,是日本侵略者70年前受降的“中国凯旋门”所在地——湖南芷江七里桥。湘西会战结束三个月后,那里发生了举世皆知的“芷江洽降”——日军承认战败,日本驻华最高司令部派总参副长今井武夫、参谋桥芳雄率随员3人,于1945年8月21日乘坐飞机降落芷江机场,并在机场附近的七里桥进行了“受降洽谈”。  
(作者单位:湖南省档案局)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龙潭 英雄山 湖南

上一篇:【长沙发现石鼓书院山长张少衡墓】沈绍尧2017年2期总108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