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述往 > 正文

【长沙发现石鼓书院山长张少衡墓】沈绍尧2017年2期总108
2017-08-01 17:27:37   来源:   评论:0 点击:

近日我在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考察全域旅游时,在金花村南塘岭发现一处尚未进入文物管理部门视野的名人墓葬。墓碑上写着诰赠荣禄大夫张公少衡府君墓。此地清代属善化县六都,1912年并入长沙县,1951年后曾属长沙市
近日我在长沙市岳麓区莲花镇考察“全域旅游”时,在金花村南塘岭发现一处尚未进入文物管理部门视野的名人墓葬。墓碑上写着“诰赠荣禄大夫张公少衡府君墓”。此地清代属善化县六都,1912年并入长沙县,1951年后曾属长沙市望城县,今属长沙市岳麓区。村民说,这里有衡阳石鼓书院山长张少衡家族墓群,共有20多座。我随向导张科良先生察看了其中3处,即诰赠荣禄大夫张公少衡府君墓和两座诰封一品夫人墓。墓葬简约,圆顶形墓冢为三合土所筑,不规则的花岗石砌成腰椎形墓围,墓围中正嵌青石墓碑,原有官帽形碑顶,已毁。从痕迹观察,均被盗过。当地村民介绍,张的墓庐屋很大,守墓人前些年还在坚守 “职责”。相传死者下葬后托梦给后人,看中某地风水。后人一路找来,正是南塘岭。估计全家人都在此安息,是一处规模较大的家族墓群。据说墓前南塘还有石人、石马,今已不存。
 
张少衡墓                诰封一品夫人墓
 
据甘建华主编《湖湘文化名人衡阳辞典》,张少衡(1775—1851),名学尹,字少衡,一字子任,晚年自号听翁,清湖南长沙府湘阴县人,嘉庆进士。历任福建归化、莆田、闽清等县知县,因政绩优异,升台湾府北路理番同知,代理兴化府同知。后为忌者所诬,挂官归。归家30余年,以讲学著述为事,潜心研究经学,于《易》《诗》《春秋》皆有著述。善诗古文辞,有名于时。史评其文雄伟离奇,居“湖南五家”之一。自道光二十一年(1841)至咸丰初,一直主讲石鼓书院,以经术造士,从学者众,成名者也多,为石鼓书院的发展做出了一定的贡献。著有《周易辑义》十二卷、《诗义抄》八卷、《礼记辑义》八十卷、《春秋经义》一百二十卷,均传于世。其子张自牧(1832—1886),字笠臣,以生员筹贵州饷有功,授候选道,加布政使衔,筑“絜庐”于长沙今梓园巷6号。
嘉庆十六年(1811),张少衡中进士,后奉父丧归葬而迁居黄柏塅大河塘。服丧后,分发福建、台湾为官,勤于政事,清正恤民。在福建归化时,提倡植竹造纸,归化纸数福建第一。莆田历年积案4000余起,张少衡到任出榜开列案由,标明讯期,当事人按时听审,仅3月全部结案。有都司廖起贵妄报平海渔户行劫,副将庆善奉命领兵到莆田清剿,张少衡用计羁留,并连夜疾行百里,抵港口总督署查阅渔船出入册,得知平海渔船在所报行劫月并未出海,辩明其诬,使平海渔民幸免于难。
张少衡在台湾任上,善处涉外关系,用法律约束官吏,惩治贪赃枉法者,亲自训练兵卒缉盗安民,并创立义学以兴文教。以台湾富饶,正拟多有建树,然为忌者所诬去官。当地建“雨耕祠”以纪念。
张少衡博学能文,尤精经史。罢官归里后,治经讲学30年,主持宛南、濂溪、石鼓诸书院。其门生显贵者有左宗棠、彭玉麟、陈源豫等。咸丰元年(1851)卒。其子张蚪,河南候补州同,先卒。
张少衡与曾国藩、王闿运、郭嵩焘等名流多有交往,从下列存世文献可得到证实。
曾国藩在给同科进士王东槐的一封私信中,背面写有“悄悄话”:“衡州府城石鼓书院山长张少衡先生学尹系伊弟业师,求兄不必更换”。王东槐与曾国藩是清道光十八年(1838)同榜进士,登科后同入翰林院。同年、同榜、同科关系外,还一度是同事,私交甚厚。曾国藩曾为王东槐母亲写有《王荫之之母寿序》。此信背面还有曾国藩写给王东槐的几句“悄悄话”:“而莲湖书院山长欧阳沧溟先生系弟岳丈,亦求兄不必更换……”

曾国藩的亲笔信
 
王闿运曾赠张少衡两副对联:
 
念我能书数字至;
羡君不入七贵门。
 
知君开馆常爱客;
赖子高文一启予。
 
张少衡逝世后二十余年,郭嵩焘为其撰写墓志铭,从中可较全面地了解逝者的身世、业绩,评价甚高。墓志铭全文附下:
 
张少衡先生墓志铭
 
张少衡先生既卒二十有四年,遗命不为行状及铭墓之文;诏其子自牧曰:“若是以为名也,其将绍述吾学而光大之,无以名而以实,其可乎。”已而军事起,自牧积劳至道员,加布政使衔;以其官赠先生荣禄大夫,尽刻其遗书曰《周易辑义》十二卷、曰《诗义钞》八卷、曰《礼记辑义》八十卷、曰《春秋经义》百二十卷、曰《听园文存》二十四卷。于是,先生之学大光显矣。同治十有三年,重治鹤寿山墓道,以告于嵩焘曰:“吾先公不欲为名以自张也,自牧惴惴焉,惧隳弃先人名德,未敢有忘。而讫于今,无文墓;将使后世子孙无以考览先人之德业以称其家世,自牧盖尤惧焉!诚得君文纪其实,砻而掩之,被之无穷,犹先公之志也”。乌呼!若先生者,何所资于吾文。然综叙先贤政蹟与其箸书,固亦后死者之责也。
    先生讳学尹,字子任,一字少衡;晚年自号听翁。世为湘阴人;先世以行贾,寄籍宛平。既举进士,奉父丧归葬,复为湘阴人。改官即用知县,签发福建,署归化、莆田县事;补闽清县知县,调补侯官;擢台湾府北路理番同知,代理兴化府知府。以忌者中伤,罢官归。归而著书,讲学三十年;年七十七,乃卒。
    先生赴官福建,汪尚书志伊方总督闽、浙,考按史事、甄叙人才,尤勤于治盗;独谓先生精敏,值事庞剧,它令不能辨治,以任先生。先生亦喜自负,诛鉏梗化,无避嫌怨。捕盗为句距之术,求按验,有发必觉;扶奸擿伏,肃若神明。而要务为民利,未尝有苛刻憿憿之行。归化地硗,无生计民皆佣旁县造纸。先生课之种竹,求得养竹法十余事;逾年竹成,归化纸遂为闽中冠。县民张、杨、罗三姓,日为奸猾相讦控。先生知其宋儒裔,旧有横渠、龟山、豫章三先生祠;为诣祠讲《西铭》及豫章从事、龟山渊源,三姓人皆感服罢讼。莆田马洋盗发,都司廖起贵蔽罪平海澳渔者;汪公怒,檄副将庆善会捕。先生惊曰:“果渔者,一健捕收,系之有余;多兵何为!诚往,澳人殆矣。”因以计羁留。会捕兵急驰至澳,集验渔户,无出洋者;告之故,皆涕泣愿从入县受质。先生以能口给十人行,而上白渔户无罪;十人者皆得释。闽清俗:停棺不葬,岁久暴露。先生收瘗之;下令:“死三年不葬,官为收瘗”。民争即山以葬,俗以大变。侯官故有荔枝贡,先生为定经制:岁课园户二百株备贡。贡甫入,而报言二百株槁且尽。总督董公诘责急,先生召示园户,则已别储二百株以俟。董公为革领贡者承办之名,自是贡树为常例。先生所至,尤喜以儒术润饰吏事,兴教化、美风俗;虽处繁劳,御犷悍之民,温然若子弟之相接。闽俗喜械斗;先生闻,辄驰至以身扞之,徐徐开说道义,皆慴伏退听。其罢官,以失贵胄意;先生顾自喜曰:“吾道于世,有宜、不宜,天也。归勤吾学,在我而已;吾何歉焉。”
    先生治经,尤邃于《春秋》。自汉以来,说《春秋》数十百家;穷考其源流、校论其得失,而一准之经,以发明圣人之用心。三代典礼与春秋所以异同,由圣人言,推知其然。诸儒之说,或合、或否,若操绳尺以絜度长短,无爽锱铢。当自言“诸经有所论述,一守先儒之遗,未尝自为说。惟《春秋》,自得于圣人之意为多”。其治他经,亦多取旧说,融会贯通;而立论详赡典雅,自尽其意:故世尤高先生之文章。门人子弟刊行所说经曰《师白山房讲易》、曰《毛诗讲义》,其后皆有更定;《春秋》独晚成,未及刊行而卒。
    先生生于乾隆四十年乙未岁八月八日,卒于咸丰元年辛亥岁九月十九日。曾祖曰永嘉,祖曰世湖;考曰抡梁,例贡生,候选州同。自祖以下并以自牧贵,赠荣禄大夫,妣皆夫人。配殷夫人,继配蔡夫人,侧室杨夫人。子二:虯,河南候补州同,前卒;自牧,诸生,以道员遇缺题奏,加布政使衔、瑚松额巴图鲁。自牧,蔡夫人出也;而母杨夫人得并封。女子子一人,适衡山陈源,旌表节孝。孙九人:道琮,湖北候补州同;鸿,分发候补知府;璹,分部行走郎中;莹,盐提举衔候选盐大使;余皆幼。女孙九人。曾孙二人。
    先生罢官,里居三十年。在官行事,未尝为人言;又戒不求人文自表着。至是,距先生去官时且六十年,自牧乃采取《去闽送别诗册》及闽人所刻《三山谣略》存其事迹,以志于先生之墓。其《春秋经义》采择未备,自牧亦补具数十百条,刊行于世;于先生为有贤嗣矣,是固宜铭。铭曰:有儒一生,屈子之乡;勤学及耄,载曦其光。作宦于闽,其施未闳;有挤而踣,斯文以昌。堂堂《六经》,掇拾散亡。《春秋》圣功,其义微芒;权衡古先,如尺在量。生世不谐,惟直以方。沛然文词,与道偕臧。厥嗣绍家,纂承阐扬;遗书在笥,光烛湖湘。廿年斯邱,山高水长;镌石埋铭,以诏茫茫。
(作者单位:长沙市气象局)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山长 石鼓 长沙

上一篇:【吾今欲作洄溪翁——元结诗颂“洄溪寿域”】李荣喜2017年2期总108
下一篇:【走进“英雄山”——寻访湖南龙潭抗日战场遗址】黄禹康2017年2期总10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