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述往 > 正文

【大庸桑植慈利县境护国护法战事始末】戴楚洲2019年4期总118
2020-01-20 15:09:15   来源:   评论:0 点击:

1915年12月,中华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宣布恢复封建君主制度,自称“皇帝”。袁世凯倒行逆施,激起全国各族人民反抗,爆发护国战争。孙中山发表《讨袁宣言》,联络中华革命党人举行武装起义,开展护国运动,捍卫共和国。1917年8月在广州召开的非常国会,决定成立“护法军政府”,选举孙中山为大元帅。孙中山大元帅揭起“护法”旗帜,发动维护《临时约法》的护法战争,委任唐继尧为靖国军总司令,程潜为湖南省护法军司令。1920年11月,孙中山在广州掀起第二次护法运动,就任“非常大总统”,制定打倒北洋军阀、实现民主共和的目标。民国初期大庸桑植慈利县境(今张家界市境)内各族人民,积极参与护国、护法运动,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和北洋军阀血腥统治,为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作出历史贡献。
一、罗剑仇参加反袁护国的民主革命

罗剑仇,号赞候,湖南省大庸县天崇乡(今二家河乡)木讷里人。1915年,罗剑仇在上海会晤孙中山的追随者程潜,加入中华革命党人组织民义社。后于10月回到家乡,进行反对北洋军阀统治的斗争。1915年12月25日,蔡锷将军回到云南省首先宣布独立,反对袁世凯称帝,组建护国军,担任护国军第一军总司令,兴师讨伐四川省的北洋军阀,拉开护国战争序幕。消息传到大庸县,罗剑仇立即响应蔡锷号召,于1916年1月宣布成立“湘西护国独立军”,集结土家、苗族民众1500多人起兵反对袁世凯称帝。设司令部于大庸县木讷里,罗剑仇任司令,王耀茹任副司令,郑文光任参谋长,吴让伦、覃楚江任副参谋长,刘杰任秘书长,屈髯任稽查处处长,杨占廷、刘汉光、许春初分别任团长,贺龙、李吉宇、田竹卿、李国正、甘老七、甘老九、刘老四、田月楼、吴佩卿等16人任营长,丁昌铨任副官长,刘云山为标统。队伍很快发展到2000多人,但是武器很差,只有20多枝来福枪、毛瑟枪、九子枪和10多枝荆州啄子(火枪),其余都是刀和矛。为了改善装备,在司令部附近刘家大屋自制一些猪儿炮、棕树炮和土炸弹,准备出征。同时向蔡锷发电,呈报编制人数,请求给养。
3月初,蔡锷回电,以护国军总司令名义,委任罗剑仇为湘西护国独立军司令,命其策应贵州护国军司令王文华,向麻阳县进军,与黔军夹击袁世凯所属第6师马继增部。3月中旬,罗司令率部去麻阳县,途经永顺县、保靖县,侧击进攻湘西的北军。至保靖县时,西路黔军已克黔阳、洪江、东路黔军已克晃州、沅州。湘西各县拥袁的政府军加强了防卫,罗司令被阻于酉水河边,难以进击,乃回师攻打防守力量薄弱的永顺县城。3月17日,进驻松场、王村,勒令地方官绅缴枪纳粮,照会永顺县知事车赓反袁,交纳军费2000元。车赓是江西省南昌人,开始非常自信。在接见表示愿交纳军费、以避战火的商会代表时,说他即将请来绥靖镇兵,一定守住县城,拒绝了护国军的照会,随即亲自巡城,指顾目雄,大有与城池共存亡之气概。3月19日,护国军攻打永顺县城,旗帜如林,炮声震耳。城内警备兵60多名、绥靖兵30多名,在永顺县警备队队长谢伯纲带领下,分守五门。罗司令指挥将士破城而入,击毙警备队长谢伯纲、排长谢流壁和队兵、镇兵300多名。知事车赓抱头鼠窜,逃到邮局,换了一件邮差的黄绨袍,爬上天花板,躲进一个装药渣的篓中。第二天,护国军撤退,众人上去一看,已象一条僵死的老蚕,忙灌姜汤,将他救活。当夜,他携带小老婆乘船逃掉。护国军没收车赓的钱财,充作军饷,并且张贴布告,说明打击对象是贪官污吏,为百姓铲除祸害。
这时,黔军已经攻克麻阳、辰溪。退到辰州(今沅陵县)的北洋军队派出一支200多人的队伍,乘大庸城内空虚,准备偷袭大庸县木讷里。罗司令闻讯,于20日中午火速撤出永顺,开回大庸。他预计北兵偷袭庸城,必经沅陵而来,沿三十六绞下岩板溪出峪。便与众军官商议,于21日驰往天门山下岩板溪设伏,派人装扮成砍柴的守候在三十六绞,给北兵带路。三十六绞是条羊肠小道,处在两山相夹、长达十余里的深涧右侧,自上而下拐了36道弯。岩板溪在其下端,两壁青山茸茸,阴森可怖。护国军埋伏在这里,堆放着石块、木头守候。这天中午,北洋士兵果然来了,由伪装的砍柴人把他们带到岩板溪自生桥时,两面山上伏兵齐出,步枪、猪儿炮、棕树炮一齐开火,把北洋军队伍切成两段。敌人先头部队四散奔逃,后续部队占领山腰的燕子洞进行顽抗,他们武器精良,居高临下,火力猛烈。护国军屡攻不克,伤亡较大。岩板溪的敌人掉头反扑,护国军战士纷纷跳下山头肉搏,喊杀之声,震动山谷。战士黄辉书腿部负伤,忍着疼痛奋勇还击,夺得九子枪一枝。激战半天,北洋军死伤30多人,护国军死伤20多人。一部分北洋兵于黄昏时冲出山峪,向大庸县城逃窜,在岩板溪口前,烧了龙老七的屋,到白羊坡烧了王耀茹的屋。一路上见人就杀,把人头挂在树上示众。大庸县知事方驾舟,派出警备队接应他们进城。罗司令怕腹背受敌,当晚把部队撤回木讷里。北洋军后续部队于次日全部进城,闭门固守。
方驾舟迎接北洋士兵进入大庸县城,护国军将士大为恼怒,遂于3月22日夜晚包围大庸县城。攻击重点放在西门,北占紫舞台、凤湾,南占长岭岗、鲤鱼池,司令部设在教场街罗振兴家。当时,护国军人数虽多,但是武器低劣,又未经过训练,战斗力不强。围了三天,冲不进去。常澧镇守使王正雅得到方驾舟知事告急信后,速派李副团长率领武字营三千士兵增援,占领大庸县城紫舞台制高点,沿城墙360个雉堞,加强防守;同时从东门偷偷绕到北门,抄到后溶,对聚集在教场的护国军主力实行反包围。城内北洋军士兵看见援军到来,从西门冲出,直攻教场,一路烧杀,教场成了火海,从西门口至无事桥数百栋民房,化为灰烬。护国军在白龙庵吴聋子汇丰银行与敌激战一天,死伤600余人。北洋军士兵冲入天主教堂,将20多个老百姓和彭牧师一并杀害。罗司令的士兵向西撤退之时,放火烧了河街。北洋军跟踪追至木讷里,将罗司令及其外祖父弟兄(刘明灯、刘明烛、刘明燃、刘明煌、刘明燎、刘明燧)的房屋,全部烧掉。罗剑仇奉命率兵于4月向永顺奔逃,经保靖、花垣到贵州省铜仁,与护国军右翼东路司令王文华所部黔军会师。    
4月26日,程潜以护国军湖南省招抚使身份在靖县召开护国军湖南人民讨袁大会,全省48个县的代表参加。会上宣布湖南省独立,推举程潜为护国军湖南省总司令,把湖南人民反袁斗争推向高潮。罗剑仇派代表参加这次会议,接受护国军湖南省总司令部领导。程潜决定把湘西地区作为湖南反袁的根据地,遂命罗剑仇率部回大庸县,扩大势力。5月,罗剑仇回大庸时,途经永顺县野猫塌,拜访帮会首领熊孝卿,共商反袁驱汤大计,得到熊的支持。熊孝卿武功精湛,野猫塌上下七保的武装力量都归他掌握,一呼百应,很快召集500多人,参加护国军。罗司令任命熊孝卿为团长,护国军发展到3000多人。回到大庸,继续招兵买马,筹集粮秣,打富济贫,惩办贪官。杀掉西教乡团防局长杨尧渠、天南乡团总赵子厚、官尹乡团总周部堂。
6月2日,罗司令率民众千余人第二次围攻大庸县城,占据城北紫舞台和城东回龙观等高地,用棕树炮轰击城内县衙,轰垮了普光寺的耳房,知事石梁和警备队长周朝武率部逃往澧州。城内武字营士兵抵抗两天,眼看武力不支,遂向澧州告急。王正雅施缓兵计,委派唐荣阳为调解使来大庸县和解。武字营退回澧州,护国军进驻大庸县城,由唐荣阳兼县知事,护国军司令部与县知事合署办公。不久,唐荣阳自觉孤立,回澧州去了。罗司令委派吴树勋为知事,废除袁政府各种政令,打开监狱放出犯人,去除贪官污吏,安定百姓,同时筹款筹粮,训练军队。
护国军兵员激增,给养供应不上,罗司令乃派出军队,对城乡豪绅,指名摊派。在慈利、大庸边境,发生护国军掳掠财物行为。一些豪绅向常澧镇守使王正雅控告。王派兵捉住掳抢的护国军士兵,在澧县枪毙。王正雅于7月20日率领4个营,从岩口、潭口、老鸦口三处进兵围剿。攻入阳湖坪后,因屈髯是护国军稽查处长,便将屈家坊的房屋全部烧光。罗剑仇大怒,一面指示在长沙的参谋长郑文光活动于省政府,多方开脱,指示胞弟罗端候到上海各报游说湘西护国军的反袁功绩;一面组织10个营的兵力,撤出大庸县城,奋勇迎敌,将敌人赶到慈利、大庸交界的溪口,激战两个昼夜。敌军大败,退回澧州。王正雅在进入大庸县境时,途经黄家铺王家垴。这里王姓颇多,因为家族关系,多附会王正雅,为其提供粮饷,富者求其庇护,使得罗司令十分恼怒。在追赶武字营时,将王家垴的房屋全部烧毁。8月23日,罗司令乘胜追击,与王正雅再战于三江口,准备攻占澧县县城,捣掉王正雅的巢穴。王正雅战败以后,非常着急,赶忙电告省政府请求增援。    
1916年5月,拥袁的湖南都督汤芗铭宣布湖南独立。而王正雅早已“反正”,罗剑仇不买他的账,仍然追赶不已。湖南护国军总司令程潜也不买汤芗铭的账,宣布汤芗铭罪状10条,于7月5日将汤芗铭驱赶出长沙,推举刘人熙为湖南督军兼省长。刘人熙接到王正雅对罗剑仇的控告和兵败的告急,与军界官员商议,认为罗剑仇的军队,早就造具官佐目兵履历表册,呈报省政府备案。同时,他的护国独立军司令的称号,早就得到蔡锷将军承认,不能当作土匪看待。于是谕示岳常澧宣慰使林德轩,立刻前赴澧州彻查实情,分别调解,并且分电王、罗司令暂行停战,听候查办。罗剑仇接受调停,率师三千伍百多人回到大庸,整顿军纪,大义灭亲。四舅刘老四、表弟刘子鸿是护国军起义骨干,因为奸污妇女违犯军纪,他执意严惩,虽然舅父、姨母多次说情,也不宽恕,亲自审问属实,就地正法。7月底,在西门外召开盛大的追悼会,以慰藉阵亡者家属,激励士气。对于王正雅的诽谤,罗司令很不服气,组织撰写“湘西护国独立军司令罗剑仇启事”一则,刊载在8月25日的湖南《大公报》上。全文是:“敝军自奉督军电令,驻扎大庸,昼夜整饬,静候编遣,限守雷池,未逾一步。苟于驻地外,行为枉正,有称敝军名义者,非是匪徒假冒,即系奸人诬陷,驻防各军皆有维持治安之责,务望痛切勒办,以靖善良,除害造福,不无感佩,此布。”
8月上旬,王正雅撕毁协议,派参谋吴馥生、营长黎炳炎率领炮队围攻大庸县城,罗剑仇与贺龙率兵与敌激战。
8月18日,护国军湖南省总司令程潜,鉴于“挞伐既张、逆焰旋息”,通电全国,自行取消护国军湖南省总司令职务。
8月23日,谭延闿继任湖南督军,指令省军第4师师长陈复初于9月在桃源县收编湘西护国独立军,罗剑仇调任湖南省督军府顾问官。
二、贺龙创建湘西北讨袁护国民军

1914年秋,年仅18岁的贺龙(字云卿)经桑植县留日学生、中华革命党人陈图南介绍,加入孙中山组建的中华革命党,投入孙中山领导的民主革命斗争。入党以后,贺龙服从孙中山领导,反对地方军阀统治,接受任务,前往沅陵、大庸等县团防局开展兵运工作。
1915年12月25日,蔡锷在云南省宣告独立,讨袁护国战争开始。贺龙积极响应,奉命带着几十个乡友赶到石门县泥沙镇,会同大庸县(今张家界市永定区)吴佩卿等人策动兵变,夺取枪支。1916年1月21日,贺龙与陈图南、谷绩廷、吴卓然、张智、谷彩之等人组织“湘西暴动”,夺取石门县泥沙镇团防局的80条枪,一些土家青年跟随贺龙参加反袁护国战争。贺龙队伍乘胜冲进南北镇,夺取团防队的40多支枪。几天以后,队伍发展到300多人,取名为“湘西讨袁独立军”。贺龙等人发动万余群众于1916年1月两次围攻保袁武装驻守的石门县城。后因北洋军阀派兵镇压,导致石门县城失守。这次“护国举义”是贺龙领导武装斗争的开端,是贺龙戎马生涯的起点。
贺龙回到桑植县洪家关以后,准备重新拉起队伍,举行武装起义。1916年3月16日,贺龙与韦敬斋、贺勋臣、贺占清、韦寿荣、田子云等21位青年志士,带了1支火枪、3把菜刀、3把马刀,从洪家关出发,经过樵子湾等地,深夜刀劈芭茅溪盐局税卡,砍死税警队长姜玉清,夺得12支枪,并且烧掉账据,把盐分给群众。次日,在归途中又缴分水岭团防分局沈典三的4支长枪。3月下旬,贺龙在洪家关领导千余农民起义,成立“反袁护国独立营”,贺龙担任营长(参见《张家界市军事志》)。事后,贺龙率领反袁民军攻克桑植县城,处死恶霸朱海珊,宣布桑植独立,讨袁护国。4月,组织大庸、慈利、永顺、桑植、龙山五县农民联合暴动,先后攻占永顺、龙山、桑植三县县城,护国队伍达到万人,威震湘西地区。4月下旬,孙中山派遣程潜在湖南靖县召开全省讨袁大会。贺龙被罗剑仇委任为湘西护国军第一梯团第二营营长,贺龙组建的民军被编入护国军序列。
三、湘西靖国军与湘军的战斗
民国九年(1920年),湖南省长兼督军张敬尧下台。谭延闿第三次任湖南省长兼督军以后,提出“湘省自治”主张,扩充兵力,争夺地盘,各派军阀进行割据。湖南省是南北要冲,护法战争首先在湖南省境内进行。
谭延闿认为常澧镇守使王正雅已靠拢孙中山,乃于1920年7月命令湘军警备司令李韫珩、五区司令刘叙彝、七区司令陈嘉佑等部围剿澧州。7月19日,王正雅率部撤离澧州,退向慈利。7月22日,王正雅被其副使卿衡部喻光明营长刺杀于慈利县猫儿峪。王正雅长子王育璌(又名王春初)于7月27日在慈利县江垭镇举起“倾家复仇”大旗,统领其父旧部9个团、7000余人,组成“常澧护国军”,自任司令兼常澧镇守使。在江垭誓师起兵,所部经杉木桥、东岳观,挺进垭门关,攻打驻守慈利县城的卿衡部三个营。7月29日,贺龙所部攻打北门,黄虎所部拦截东门,周朝武所部进攻西门。贺龙率部首先向慈利县城发起炮击,消灭北门守军一个营,黄虎、周朝武两路相继向东门、西门发起进攻。激战一天一夜,卿部溃不成军,卿衡带领残兵越墙逃向常德。王育璌攻占慈利县城以后就传一首战斗歌谣:“贺龙黄虎周铁鞭,大炮架在垭门关;一炮打到羊角山,卿衡吓得喊皇天。”
常澧护国军占据慈利县城以后,王育璌一面安定商民、处理后事,一面整训军队,准备迎击。8月,湖南省长兼督军谭延闿责令王育璌所部限期缴械,听候收编。王育璌采纳贺龙建议,立即派人向护法军政府大元帅孙中山求援,并且表示拥护孙中山、愿率所部讨桂援粤。孙中山派遣革命党人林修梅前往慈利县,并且电告湖南当局:“王育璌派员来,自请援粤。文以其颇知大义,遂令林修梅亲往该处视察一切。”9月,林修梅来到慈利县。10月5日,王育璌率团、营长贺龙、王恩渥、王育琦、周朝武等人发出通电,将常澧护国军改称“湘西靖国军”,拥戴南方护法将领林修梅为总司令,王育璌自任副司令,委任贺龙为湘西靖国军第三梯团团长。孙中山复电鼓励,并且致电谭延闿称:林军讨桂是湘军的光荣。但是谭延闿不予理采,反而通电讨伐湘西靖国军,派遣湘军第一旅旅长宋鹤庚、五区司令刘叙彝、七区司令陈嘉佑、八区司令田镇藩、辰沅靖清乡督办蔡钜猷、湘西镇守使陈渠珍以及卿衡等各军司令分路出兵镇压湘西靖国军。10月8日,湖南省议会致电林修梅,声讨王育璌。
在孙中山支持下,林修梅高举“援粤讨桂”旗帜。10月13日,湘西靖国军7000余人向常德进攻,于次日在热水坑击败五区司令刘叙彝的先头部队。17日逼近常德城下,王育璌于次日亲率一营枪兵进逼小西门等处,贺龙组织敢死队千余人猛攻大西门,但是尚未攻克常德城。19日,湘军第一旅旅长宋鹤庚所派援兵赶到,激战数次,湘西靖国军不支,伤亡很大,向后退却。10月22日,刘叙彝、宋鹤庚兵分两路追击:一路由常德向热水坑尾追,一路由桃源绕至慈利溪口,以断绝王军退路。同时,李韫珩部亦由石门分兵两路进逼慈利,右路经东岳观于22日攻占垭门关,炮击县城;左路由猫儿峪、茶林河攻占县城。湘西靖国军从慈利县城向溪口、江垭败退。28日,宋鹤庚旅在慈利县城东门外用木排架设浮桥,以利湘军向江垭追剿。卿衡部由常德经临澧向慈利进击,陈渠珍部在大庸堵击王部退兵,对慈利形成包围。湘西靖国军退出慈利县城以后,主力驻在溪口、渔浦一带,另一路退守桑植。
10月初,宋鹤庚旅唐生智团驻兵甘堰为正面,李韫珩部从慈利县而上,刘叙彝部从桃源县黄石而上,联合围剿溪口。2日拂晓,唐生智团一部在野牛铺渡过澧水向溪口猛攻,唐生智团第三营击溃渔浦王军以后在澧水上游攻击,占领溪口。王军三面受攻,势不能敌,遂向大庸县撤退。3日,唐生智团占领大庸县,王军败退桑植县、鹤峰县边境。林修梅率一部继续在湘西地区活动,改称湘西讨桂军,自任总司令。
12月中旬,王军开始反攻。贺龙于12日击败陈渠珍,占领桑植县城。王育璌部于17日,到石门县南北镇一带活动。12月22日,兵分两路:一路于当日进占石门县泥市镇,于30日占领澧州,于31日占领临澧县;另一路于24日占领大庸县,于28日进攻慈利县城,李韫珩部撤向澧州。
1921年1月,湖南省长兼督军赵恒惕命令部分围剿王军。1月15日,李韫珩部围攻澧州。王军修复城墙,连战五个昼夜。湘军攻城不克,遂令湘军第八混成旅长唐荣阳率部赶赴澧州会剿。19日,唐生智、何键、刘兴等部击败王军一部,占领石门县城。唐荣阳旅第一支队唐振铎于22日在凉水井一带与王军一部接战,于23日占领慈利县城,王军向溪口溃退。1921年2月初,湘军总指挥赵恒惕调集大军围攻澧州。2月18日,王育璌部终因众寡悬殊,在澧州失败,被湘军第八混成旅收编。贺龙所部返回桑植之时,打败陈渠珍所设伏兵。湘西靖国军支持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征战半年,贺龙所部作出较大贡献。这次湘西地区政变,震动湖南。虽然湘西地区政变失败,但是迫使第三次担任湖南省长兼督军的谭延闿弃职。
(作者单位:张家界市委党史研究室 )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柳直荀雅礼大学预科及本科毕业年份考—兼考早期雅礼大学的学制】李忠泽2019年4期118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