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述往 > 正文

【师大美院往事】李儒光2014年4期总114
2019-01-26 21:37:50   来源:   评论:0 点击: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从诞生至今已六十年,我近六十年生活在美院,有三件事使我常暖心怀。两张试卷一九六〇年我在郴州一中高中毕业,当年湖南文艺学院(今美院前身)来郴州设考点招收美术、音乐学生,是湖南高等
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从诞生至今已六十年,我近六十年生活在美院,有三件事使我常暖心怀。
两张试卷
一九六〇年我在郴州一中高中毕业,当年湖南文艺学院(今美院前身)来郴州设考点招收美术、音乐学生,是湖南高等艺术专业第一次公开招生。来郴州招生的有副院长、书画家周达,钢琴老师潘家华等三人。当年艺术考生先考先录,未录取者还可参加当年统考,有此好机遇,我便进入了艺考场。考场设在苏仙岭下的郴州师范。专业只考两门,不考文化,一天结束。考生不到百人,上午考素描,监考老师给每人发了一张相当于今日A4大小的素描纸,上面盖有大红的招生印章。在动笔画之前,三次要求考生先把自己的考号、姓名工整地写在试卷正面右下角。考的内容画石膏头像,三小时交卷。高中没有美术课,我也从没有画过石膏像,能顺利画完交卷,全凭自己的爱好和感觉。
 
(1960年美院考生李儒光的素描试卷)
下午考创作,题目是《报喜》,试卷纸比上午的稍大一些,画的手法除雕塑外,任何均可。我用着色国画手法。当我在考场看到试题后,心中有说不出的高兴,大有“鸟儿撞枪口上”的味道。那跃进的年代刚刚过去,报喜的场面我经历和见过不少,加之我又喜欢文学诗歌。“三天打破一张鼓,五天打烂一面锣,不是锣鼓不禁打,跃进年头喜事多。"这首民歌我记忆犹新。我依诗意,运用国画无背景的图式,顺利的画出一支报喜的队伍,最后把这首民歌题写到试卷上,并按要求把我的考号姓名写在试题后,自我感觉不错。
 
(1960年美院考生李儒光的创作试卷《报喜》)
在统一高考开考前,我收到了艺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和院团委的欢迎信。学院开学之初是搞环境卫生,然后是基建、挑土方。一天我和另外两个同学受周振克老师分配打扫办公室,先将散落的试卷堆放在墙角,在清理试卷时,我发现了自己的两张试卷,当时就问周老师,这些试卷以后如何处理?周老师说:“我打电话去问问废品站做废纸要不要,不要的话把它搬到楼下的垃圾堆里烧掉。”有缘再见到我的这两张试卷,发现卷子上各多了一个“5”字。那是满分的记录(当时是用五级记分法)。随即我将自己的两张试卷收起来,成了今日60年前我省唯一尚存的美术高考试卷。从此我在美院走过了从学生到教授两届校教学督导的人生历程,还被省委省政府推荐聘为省政协委员和省文史研究馆馆员。
两床棉絮
作为教师,给学生授业解惑是爱,教书育人是爱,解学生之难更是一种暖心之爱。在深大读书的女儿说起她被学校推荐到深交会做义工的事,由于她语言传情,穿着朴素,受到一位侨商蚁民先生的关注。
蚁老问她:小李同学,你爸爸做什么工作?
“蚁老,我爸爸是美术学院教授,画家。”
“啊!教授,画家,不穷,我原想资助你读完大学呢。”
女儿说她当时灵光一闪,想到班上来自农村的几位贫困同学,便说:”蚁老,我班上有两位从农村来的同学,家里很困难,我湖南老家有个穷亲戚的女儿也需要资助,您能帮帮忙吗?“后来我去深圳,女儿陪我应约到深南大道旁的高尔夫球场客厅见蚁民先生。这球场是他在深圳的产业之一,客厅的墙上挂了不少名人字画,都不是应酬之作。他应我之请,先后两次给五位美院经济困难的学生资助大学期间的学费。受助学生由学院提名,每年学费由蚁民先生直寄学生本人。我做的这件事,被美术学院副书记周玉波在全院大会上,扎实的赞扬了一番。
蚁民先生对学生的资助,不要任何回报,唯一的期望他们能顺利完成大学学业,将来报效国家。但其中一位受助的岳阳学生,因父母离异,母亲怀感恩之情,在自家自留地上种棉花,然后将棉花打成两床各重六斤的棉絮,一床送我,另一床请我转送给蚁民先生。我盛情难却,背着棉絮去深圳。蚁民先生摸了摸,很感动说,“不容易,不容易,单亲人家自家地上种的棉花打成棉絮,这种情谊暖人心。”但他并没有收下这床棉絮,他说他不图任何回报,而且自己年纪大了,身体又欠佳,不久要将在深圳的产业转卖后回东南亚去,还说“深圳和东南亚都不要盖这么重的棉被,你家在长沙正用得着”,执意将这棉絮转送给我。这样我便拥有了两床棉絮,拥有了两代人的情谊,一位是殷殷老侨商的,一位是那位知恩图报的美院学子的。
 
(资助美院学子的侨商蚁民先生(中)与李儒光(左一)及其女儿(右一)合影)
二十万元
远大集团是我省有实力,有作为的大型民企,总裁张跃毕业于郴州师专美术科。母亲原从事幼儿教育,退休后在家弹琴学画,为人和善,员工都叫她周老师。上世纪末经人推荐我去张总家,教她母亲画山水,每周去一天。因为同是郴州的画画人,感情易融洽。在交谈中,张总听我说起美院师生,除了院长因公去过加拿大外,都没有出过国。他听后很有感触,也理解其中之难。过了些日子,张总约我到他办公室,告诉我,他给美术学院20万元提供给院里9到10位老师、学生去欧洲艺术考察。张总还具体交代,成员由学院决定,老师要有学术和年龄层次,学生要有本科生和研究生。
后由学院挑选了六位老师,两位本科生,一位研究生,最后由省外办的一家旅行社具体联系,安排运作。2000年,捐款到位,美院九位师生,加上院外三位自费画家组团,于次年3月29日经香港出境,踏上了西去艺术考察的旅程。
考察团以激动的心情观赏了法国,意大利,奥地利,梵蒂冈等地的艺术作品和风情,还以画家的眼光拍了很多照片,回长沙后编印了一本图文并茂,设计印刷精美的文集,还办了一个摄影作品展,除在美院展出外,还到远大集团总部和兄弟院校展出,广受好评。同时也促成了张跃总裁“泛美术”活动与美术学院合作开展。张总亲临美院指导,陈湘生副校长在活动开幕会发表热情讲话,校报在头版载文报道。后来连续两年在美院开展“泛美术”活动,远大集团均给予经济支持。两年后,因主要人员退休,活动缺乏深入研究,协商后停止了。“泛美术”活动在学院的开展虽不久,但却开启了校企合作的先例,拓宽了美术教育思路。
(作者为本馆馆员)
 
(远大集团总裁张跃(左一)在时任美术学院院长朱训德(中)、美院教师李儒光等陪同下参观美院)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场取消中医的风波】彭坚2014年4期总114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