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湘文化 > 正文

【从与华昌公司有关的折片看清末对工商业的扶持】梁晓新2019年3期总117
2019-10-24 07:44: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华昌公司产品商标
 
为了搜集先祖梁焕奎和他创办湖南华昌炼矿公司的史料,近日赴台时,我们专程前往台湾故宫博物院图书文献处,在该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检索并复制到清农工商部奏折一件及岑春蓂、孙宝琦片各一件。
 
清农工商部奏折题为《湖南华昌公司试炼纯锑渐著成效,请将直隶等省补助官款立案由》,全文如下:

臣溥頲等跪,奏为湖南华昌公司试炼纯锑,渐著成效,请将直隶等省补助官款,奏明立案,以维护矿业而固商情,恭折具陈,仰祈圣鉴事。
窃据湖南华昌炼矿公司总理、候补四品京堂杨度呈称:湘省每岁出口物产,惟锑为大宗。徒以炼法未精,致矿商亏累,停业甚多。前年始由度创设华昌炼矿公司,曾在部呈准立案,并蒙奏明,暂准酌减税项及给予专办年限。等因在案。惟公司开办之初,购求秘法暨设炉建厂、收买矿山,所费至重,湘中商力薄弱,集股至难。前由湖广总督、湖南巡抚借拨官款各二万五千两,后见公司成立不易,乃改借款为补助,并由直隶总督、两江总督各筹拨补助款四万两,山东巡抚筹拨补助款三万两,五省合计十六万两,皆于光绪三十四年由公司先后领齐。公司不付息银,不给股票,惟以补助名目,借为保息招股之资。于是商股渐多,公司乃立。
两年以来,先后将湖南著名锑矿如益阳之板溪,安化之木李坪、滑板溪,溆浦之伍家冲,收为公司附属之矿。去年夏间,遂将纯锑炼成,售与欧洲市场,竟可与美、法一等纯锑相抗,远出奥、意等国之上。各国纯锑炼厂互相惊骇,乃公共派人来湘考察。因一面与联世界锑业之同盟,籍广销路;一面与全省锑商集议,期三四年后,不令锑砂、生锑出口,俾免洋商卡买之虞,众商无不踊跃赞成。惟五省补助之款多未由该省奏准立案,众商惴惴,诚恐公司基础未稳,设有摇动,则关系全省矿业。然当其时成效未著,何敢率请。今幸所营尚无贻误,在公家所费不过十余万金,而公司赖以成,股份赖以集,全省锑业赖以维持。是朝廷惠商,固已无微不至,岂复有收回补助之名,改为股款、借款之理。
第众商愚蒙,不无过虑。兹谨臚述办理成效,特恳将直隶、两江、湖南、湖北五省补助官款共十六万两,代为奏明立案,俟将来公司完全发达,再行报效国家等情。
查臣部于宣统元年十月初七日,由内阁钞出湖南巡抚岑春蓂片奏,内阁准前任湖广督臣赵尔巽咨,杨度等购买法国提炼纯锑机器,签字期迫,股款未能遽集,恳息借官款银五万两,湘、鄂各半。嗣于五月准督臣陈夔龙、准原任大学士张之洞电开,华昌公司股份未齐,已商允北洋、南洋、山东等省各筹补助,请将两湖所借之五万两,亦皆改作补助,将原具领字发还等语,均经饬善后局遵照办理。各等因。是该公司于两湖改借款为补助,暨北洋、南洋等省续筹补助各款,业经湖南巡抚岑春蓂奏明有案。兹据该公司呈称,基础未稳,设有摇动,关系全省矿业,亦属实情,应准予立案,将各该省筹拨官款,永远作为补助,以符奏案而固商情。惟该公司得兹巨帑,既可藉坚商民之信,以为提倡之资,仍当纠合群商,招足股额,力求扩充地步,不得专持官款为补苴挹注谋。至所称俟公司完全发达,再行报效一节,应由臣部饬该公司将办理情形,随时呈报,臣部酌核办理。
原呈又称:拟恳奏明,无论中外官商,亦无论用何种纯锑炼法炉式,均不得于奏办湖南华昌炼矿公司之外,再在湖南全省境内设厂立炉、提炼纯锑等语。查臣部于宣统元年闰二月初八日具奏,华商试炼纯锑,请暂准酌减税项,并给予专办年限。折内即经声明,准其在湖南境内专办十年。在此年限内,无论中外官商,不得于湖南境内再设纯锑炼厂。所谓纯锑炼厂,即以包括各种炼法炉式在内。既经奏奉俞允在案,应仍饬遵前案办理,免涉纷更。
所有华昌公司试炼纯锑,渐著成效,请将直隶等省补助官款奏明立案,免改股款、借款各缘由,谨恭折具呈,伏乞皇上圣鉴。谨奏。
     宣统二年五月二十日臣溥頲、臣熙彦、臣杨士琦、臣溥善

两件附片,分别为岑春蓂、孙宝琦所上,岑春蓂片全文内容如下:

“再,光绪三十四年二月,据在籍职绅杨度等称,拟就长沙城外,创设华昌炼矿公司,恳请立案等情,当经批准照办。是年三月,准前任督臣赵尔巽咨,杨度等购买法国提炼纯锑机器,签字期届,事机甚迫,所招股款未能遽集,恳息借官款五万两,湘、鄂各半,以应急需,请湘省筹借银二万五千两,汇鄂给领。等因。当饬善后局如数筹拨汇鄂,并准将借据咨送备案。嗣于五月准督臣陈夔龙咨,准大学士张之洞电开,华昌公司现在股份未齐,缺款十五万两,已商允北洋、南洋、山东等省各筹补助,请将两湖借注之五万两,亦皆改作补助,并将原具领字发还等语,又经饬善后局遵照办理各在案。查该公司在长沙设厂,提炼纯锑,自保利权,于中国实业关系甚钜。借拨前项官款,以示提倡。鄂省且慨允补助,湘省自不能不力为维持。所有改借为补助办法,实为提倡实业起见。除咨度支部、农工商部查核外,理合会同湖广总督臣陈夔龙附片具陈,伏乞圣鉴。谨奏。”

孙宝琦片全文内容于后:

“再,候补四品京堂杨度,创办湖南华昌炼矿公司,于光绪三十四年前直隶总督臣杨士骧随嘱本省分认经费,以资补助。经前抚臣袁树勋饬由筹赈局拨银三万两,汇交杨度收领。兹经农工商部以该公司试炼纯锑渐著成效,请将直隶等省补助官款呈明立案,又经度支部以直隶等省拨返官款,应令该督抚迅将动用何款,查明奏报,以符定章。先后奏奉俞允,钦遵随行到臣。查本省补助该公司之银三万两,系由筹赈局赈捐项下支拨,除分咨外,理合附片陈明,伏乞圣鉴,敕部立案施行。谨奏。”

岑、孙两片,分别于宣统元年十月初五日、宣统二年七月二十五日奉朱批:“该部知道。”
从以上一折两片可知,从清光绪三十四年(1898)二月起,清政府就对初创之湖南华昌炼矿公司(以下简称华昌)进行了大力扶持,其“惠商”政策有三:其一,及时贷款给华昌,稍后又将“息借款”改为“补助款”,并声明“公司不付息银,不给股票,惟以补助名目,借为保息招股之资。”为华昌初立解决了燃眉之急;其二,施行了“华商试炼纯锑,请暂准酌减税项”;其三,为有效抵制外国侵略者攫取矿权的活动,清廷“并给予专办年限。折内即经声明,准其在湖南境内专办十年。在此年限内,无论中外官商,不得于湖南境内再设纯锑炼厂。所谓纯锑炼厂,即以包括各种炼法炉式在内。既经奏奉俞允在案,应仍饬遵前案办理,免涉纷更。” “经声明,准其在湖南境内专办十年。”对华昌施行了专利保护。
为什么清廷要扶助华昌?可以从1894年“甲午战争”后说起。战争的失败,损失之惨重,强烈震撼中国朝野,对以“湘军”为傲的湖南人更是刺激。当时国家面临的压力是巨大的,各国列强控制了中国的财政经济命脉,还气焰嚣张地争夺中国的筑路权、开矿权等等。清廷上下,甚至保守派都感觉到了再不改革,不实行新政,迟早会亡国的切肤之痛。清廷力图在军事、官制、法律、商业、教育和社会方面进行一系列系统性改革。
敢为天下先的湖南,实行新政的呼声极高。先后几位湘省巡抚,推行新政居功甚伟。特别是时任湖南巡抚陈宝箴,在他任上,大力提倡实业:开矿、机器制造、发电、通信、铁路、内河轮船运输等项目,都一一上马。于湘于民,功不可没。在他推行的一系列新政中,最为成功的是开启了湖南冶金矿产行业的新篇章。清光绪廿二年(1896年)陈宝箴上《开办湘省矿务疏》,陈述湘省矿务设局试行开采以济民增收之理由,拟于省城设立矿务总局,为湖南近代矿业出现的标志性事件。而后因戊戌变法失败,陈宝箴革职,不少新政措施被废止,唯一不废的就是矿政。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湖南巡抚赵尔巽奏准将1902年创办的阜湘、沅丰两矿务公司并为湖南全省矿务总公司,旨在垄断全省采矿、炼矿之权,抵制外国侵略者攫取矿权的活动。
农工商部奏折中提到“湖南华昌公司试炼纯锑渐著成效”一事,即源自湘抚陈宝箴的“新政”。光绪廿二年(1896年),陈宝箴的姻亲刘鹤龄将安化、溆浦的一种矿石,通过湘省矿务局派人送至汉口,请亨达利洋行代为化验,知其为“安的摩尼”(锑矿石)。陈宝箴旋派员大举搜寻,在新化、益阳、沅陵找到矿场数十处,并进行开采。惜当时国内冶金工业基础极为低下,仅能少量提炼生锑;又因为交通不便,矿砂品位较低,开采费用过高;再则,举步维艰的本土企业实不堪仰仗资金、技术优势的外商倾压,亏损不少。因官办板溪锑矿久未获利,当局不堪亏累,湘抚俞廉三决定招商承办。
时任湘省矿务局文案的梁焕奎先生,认识到“无数阿堵物,藏之泥土中。……能者探取之,使我民力充。”他得此信息,即变卖夫人陪嫁等,筹措资金与友人合股购得益阳板溪锑矿的开采权,成立了民营久通公司。至光绪三十二年(1907年),梁焕奎先生为久通前途计,认为非在山内设炉提炼,并采用西法,提高技术,别无良策。梁焕奎与朋友、兄弟诸人商议创办华昌炼矿公司。并遣三弟梁焕彝赴欧西,精求炼锑新法。功夫不费有心人,梁焕彝最终访得法国赫伦士米德氏的蒸馏炼锑法,适合提炼板溪矿等低品位锑矿砂,他即刻通知国内筹款购买。华昌初立,巨额款项,无从着落。急骤之间,适逢好友杨度(字皙子)从日本回国,为其叔父奔丧。梁即将此事商之杨度。杨度极表赞同。谓曰“此事实湘省大利,必不可错过”,并表示愿意设法筹款。时值杨度因替出洋考察宪政的五大臣代写了宪政调查报告,被认为“才堪大用”,拔擢宪政编查馆提调,正待赴京就任。见此事“签字期届,事机甚迫”,便向湘鄂两省政府“恳息借官款五万两,湘鄂各半,以应急需”,随即将此款汇往巴黎作为购买专利权之定金。此处的“息借”即是政府贷款,是晚清政府当时支助民营企业的一种贷款形式,是应付利息的。
购买专利的款项虽解决了,但添置机器设备、构建厂房、开工生产“所费至重”。杨度游说北洋、南洋、山东各省巡抚又贷款十一万两,共计十六万两。而湘中商力薄弱,集股难至。湘府认为“查该公司在长沙设厂提炼纯锑,自保利权,于中国实业关系甚钜。”而“众商惴惴,诚恐公司基础未稳,设有摇动,则关系全省矿业。”于是,“嗣于五月准督臣陈夔龙、准原任大学士张之洞电开,华昌公司股份未齐,已商允北洋、南洋、山东等省各筹补助,请将两湖所借之五万两,亦皆改作补助,将原具领字发还”。农工商部也查到“所有华昌公司试炼纯锑渐著成效”,即决定“将各该省筹拨官款,永远作为补助,以符奏案而固商情。”。得此优惠政策的扶持,举步维艰的华昌公司方能进一步扩股集资。华昌公司的股本由原来的三十余万两,扩充至九十六万两。
华昌炼矿公司初期的成功,还有赖于当时政府批准执行的减税政策和专利保护政策。农工商部照准了华昌的专利申请:据史料记载,在此奏折立案后,农工商部当时多次以此政策为依据,驳回了日、英、德等外商觊觎湘省矿权,不满华昌拥有专利权,要求在湘经营锑矿的蛮横要求。
凭借奏折中提出的三项政策扶持,湖南华昌炼矿公司发展迅速。如奏折所云:“两年以来,先后将湖南著名锑矿如益阳之板溪,安化之木李坪、滑板溪,溆浦之伍家冲,收为公司附属之矿。去年夏间,遂将纯锑炼成,售与欧洲市场,竟可与美、法一等纯锑相抗,远出奥、意等国之上。各国纯锑炼厂互相惊骇,乃公共派人来湘考察。”
1910年,南洋劝业会在南京举办,华昌所炼纯锑获赛会一等奖。至1916年,板溪至桃花江的铁路竣工,由资水至省城长沙的铁驳船也开始营运。对华昌生产经营之盛况,时人曾作于是记载:“长沙总公司事务所以下,分设冶炼、化验、水电修理、翻砂、航运诸部。机构繁杂,组织庞大。全部员工达数万余人。省垣城南一带,机声喧扰,烟囱林立,厂房屋舍,鳞次栉比;湘江沿岸,火轮电艇,络绎于途。无非皆华昌所有,情况之盛,规模之大,可见一斑。”华昌“初设分厂于汉口、上海,继乃设厂于檀香山、纽约、华盛顿。梁氏五兄弟独辟垣主持于长沙,以次坐办于汉口、上海及于纽约太平洋中,无处无华昌商旗;亦无处无梁氏兄弟踪迹焉。欧战兴,锑砂用途广,欧美缺,而华昌公司之纯锑遂为中国第一国际商业。”“当其盛时,一公司税入过湖南省款税额三分之一。”
民国初期,是华昌的全盛时期,华昌公司除税收外,还圆满完成了公司初立时对国家的承诺:“本公司成立之始,领有政府补助款银十六万两,当时奏案,有‘俟营业发达再俟报效国家’之语。去年锑价涨后,政府责令报效,公司乃于七月将原补助款十六万两照数缴还农商部,作为调查矿产经费,即充报效。”至此,清末农工商部所立直隶等省补助官款案,算是划上了圆满句号。达到了清末农工商部的预期:“今幸所营尚无贻误,在公家所费不过十余万金,而公司赖以成,股份赖以集,全省锑业赖以维持。是朝廷惠商,固已无微不至”。由此在民国初期还曾“奉大总统指令奖励通行有案。”
湖南华昌炼矿公司曾经的辉煌,证明民营企业的成功,离不开政府的“惠商”“固商”政策的扶持。后来华昌公司的破产,虽有其他种种历史原因,但其中有一项,就是当时政府有心而无力继续保护企业的专利权益。当然,这又是后话了。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我为王岐山同志当讲解】梁小进2019年3期总117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