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名人轶稿 > 正文

【曾国藩佚文:《壶天贺氏家乘序》】李超平校点2017年4期总110
2018-01-12 17:10:31   来源:   评论:0 点击:

2017年9月,友人杨新跃先生于湘乡市内某打印店邂逅一位正在打印族谱的老者,遂发现其族谱中有曾国藩所作序文一篇,如题。经查阅2011年岳麓书社新版《曾国藩全集》,此文为集外之文。尽管这是一篇常见的应酬之文,
2017年9月,友人杨新跃先生于湘乡市内某打印店邂逅一位正在打印族谱的老者,遂发现其族谱中有曾国藩所作序文一篇,如题。经查阅2011年岳麓书社新版《曾国藩全集》,此文为集外之文。
尽管这是一篇常见的应酬之文,但有一定的学术价值。
首先,这是迄今为止所见曾国藩写于同治时期的族谱赠序。新版《曾国藩全集》中收录了曾国藩撰写的族谱赠序自咸丰元年至七年间共有八篇,而整个同治朝没有此类序文,本次赠湘乡壶天贺氏之序,是填补了此项空白。
其次,根据落款时间和官职可知,本文写于同治六年秋,正值曾国藩结束剿捻回任两江总督之际。此时离他同治十一年春去世已经不到五年,可视为其晚年的文献,序文措辞更趋沉稳内敛,不如早年那么热情四溢。
至于序文中提及的友人贺石农,经查阅同治《湘乡县志》,贺石农名洪熙,原名“勲”,“石农”其字。他是道光二十三年举人,曾官四川郫县知县,而曾国藩是道光十四年举人。从序文内容来看,两人为年轻时期的好友,后来并无太多交集。但位高权重的曾国藩仍愿意为故友之族赠序,既体现了他重情重义的一面,也不乏带有晚年怀念乡梓的情愫。
原文无标题,兹整理如下:
 
    贺氏以明德之后承诗礼之传,簪缨世守,由来称望族。邑贺君石农与余平时相友善,往年入都赴春闱,余适莅礼部郎官任,樽酒款谈,询及世阅,得悉其家学渊源并氏族之蕃衍多材。岁咸丰癸丑,石农君以贤书挑选知县,签分四川,未入蜀,先为衡州之游。余又适膺简命督办军务,驻扎于兹,觌面后谓:“君此行晋川也,委身巨任国政,于家政谅已从容就理?”时石农所耿耿于怀者,则以建宗祠修谱谍为言,并道:“昔年先兄伯昂纠族捐资储祭费,即思为异日建祠修谱计。仲兄祖铿步后尘,亦有志于辑修而未果。待解组后,当率族众董成之,以妥大事。”奈不数年,祖铿君物故,石农又相继作古。今岁丁卯秋,石农弟椿舫君驰书数千里外,言祠宇在咸丰庚申、辛酉两年已私捐修建,兹复纠房辑修族谱,索序于余。窃念余宦海浮沉,久疏文义,欲为之序恐致誚于刻鹄不成。然承其请,不得不勉强从事,慰数千里相知之深、相望之切焉。
夫谱学本于古史,盛于汉,废于唐。汉以来则惟谨宗法。唐以来则徒矜门第,承讹踵谬,贻误后人,非徒无益而又害之。逮宋欧、苏氏准百世不迁、五世则迁之义而敬宗收族,其道始得其真。修谱者年湮代远,移枝就干,而书缺有间,将以传信,适反滋疑,故眉山之谱断以五世非略也。收族必先敬宗,敬宗即以尊祖,盖源流远则稽考愈难,派衍多则记注易紊,何必远稽近附以自滋其惑为?
贺氏人文蔚起,上可备朝廷之用,下可为乡里之光,用能恢大前业。完先人未了之事,见诸躬行;取先人欲为之端,加以廓达。主其事者有人,赞其成者亦有人。类皆蓄道德,能文章,贻谋大而且远箕裘焕而弥新,行自此见之矣!
诗曰:永言孝思,孝思维则。又曰:昭兹来许,绳其祖武。
书此以弁其首,以传之后。
时同治六年丁卯岁仲秋月中瀚谷旦
    赐进士出身、体仁阁大学士、赠太子太保衔一等侯爵、现任两江总督、乡愚弟曾国藩涤笙氏顿首 拜撰。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佚文 曾国藩 贺氏家

上一篇:【鲁实先珍藏书信】鲁传先整理2017年3期总109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