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湘人物 > 正文

【辛亥志士黎尚雯】黎懋劲2018年2期总112
2018-09-01 16:36: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黎尚雯我国自从先秦起就有在青铜器上刻写文字图案的辅助工艺,但作为一门独特的刻铜艺术,直到晚清同,光年间,在北京的秀才陈寅生自书,自画,自刻书画于铜质的文房器具上才渐渐流行,被认可。它能赋予书画作品

黎尚雯

我国自从先秦起就有在青铜器上刻写文字图案的“辅助工艺”,但作为一门独特的“刻铜艺术”,直到晚清“同,光”年间,在北京的秀才陈寅生自书,自画,自刻书画于铜质的文房器具上才渐渐流行,被认可。它能赋予书画作品以浓厚金石韵味。如施之于铜质墨盒盖上,“或携篆楷,或镂花木,字有作蝇头楷者”。人们生动赞美为“以刀代笔,以铜为绢,铜铁相搏,铿锵奏进”!融雕,镂,刻,镶,磨等工艺于一身,汇诗,书,画,印成一器。晚清“铜墨盒”是我国“刻铜艺术”高峰佳作,人们“案头文房清供”中的珍品!本文“传主”黎尚雯公,生前诗文器物大多毁于烽火。人们却惊喜地在《中华古玩网》上发现了这件“藏品号为358396”的“晚清,黎尚雯刻。三层铜墨盒”!更耐人寻味的是,在这墨盒盖上镌刻了唐宋“八大家”之一欧阳修代表作《丰乐亭记》前段。文字铁钩银画,遒劲刚健,内容清幽雅致,且指点江山,显现镌刻者胸襟气度,雅人深致。足见雯公多才多艺,志向远大。(落款“表兄黎尚雯书”)。“文房墨盒”,当时读书人无一日无之,盒盖刻文,自警自励,是传主雯公的“座右铭”啊!从这盒盖“铜刻”文字可看出他“雅好自然”情趣,“仰而望山,俯而听泉”,”四时之景,无不可爱“。有“与山水同乐”,“与民同乐”之情,更引述“太祖帝破李景兵十五万,平滁”后,“圣人出而四海一”,”山高水清“。当“使民知所以安此丰年之乐者,幸生无事之时也”。雯公在提醒,在呼吁人们珍惜和平幸福生活,更在抒发自己立志为民请命,济民之苦,平定天下的远大襟抱,后来他“处江湖之远。则忧民疾苦,居庙堂之高,则为民请命,折冲樽俎”。雯公作为国会议员(民选),维新变法先驱,辛亥革命播火者,反袁驱汤斗士。以致横遭抄家,父子系狱,弟兄捐躯。依然大义凛然,百折不挠,卓励敢死,特立独行。在中国近代“民主,共和,立宪,革命”前驱队列奋斗向前,更抚育桃李遍天下,为中国自由民主宪制,求民族复兴富强奋斗一生。此盒盖之文乃其谶乎?寄其志也!
    一,幼承庭训,好学深思。守心于学,矢慎矢勤。大时代风云催生远大抱负。
    黎尚雯(1868——1918)​字瑞章,号桂荪。晚号竞存轩老人。居处尝自署“储有才斋”。光绪壬辰(1892年)入泮(秀才),清封贡生,例授“儒林郎”。光禄寺署正,保举知县加五品衔,赏顶戴花翎请 封。(未就)。留学日本法政大学。同盟会员,湖南支部负责人。中国“宪友会”会员(帝国宪法起草三人组一员)。湖南省咨议局常驻议员,审议长。北京资政院议员。民国参议院议员。湖南高等工业学校校长。(湖南大学前身)。先后历任从教学校略计:衡州府中学堂监督(校长),衡阳高等小学堂校长(石鼓书院改)。衡阳莲湖书院讲师。长沙经正,明德学堂管理员,湖南高等师范学校教务主任。惟一学堂教务长。监督。广益英算专修校长。中路师范学堂斋务长。湖北江汉大学校长。诗社《南社》成员。湖南近代六大人材群体“立宪派”代表人物。湖南近代政治活动家,杰出教育家。
1906年,刘道一,黎尚雯发动领导衡山会党暴动,国民政府曾追授中将军衔。(见浏阳文联副主席刘政初文,另见衡阳谢彬回忆文)。​
​1918年二月初八逝世,初葬长沙西洋湖周家湾,1930年以名属辛亥英烈,奉令公葬岳麓山赫石坡。
雯公出身儒宦世家,书香门第。生于1868年(同治七年)闰四月初六日。浏阳县城营盘里,后迁到西乡青草市元甲山。自高祖黎志生,曽祖定吾,祖父宗学,父亲​先杓四代人百余年经办《浏阳南台书院》,加上黎尚雯终生从教。堪称五代教育世家。
在浓厚家学渊源熏陶下,雯公自幼养成了”好学深思“,不骄不矜​,”矢慎矢勤“,”守心于学“的优良学风,在雯公家族长辈的墓志铭里,都高频率地出现上述词汇。并明确指出把家从城里迁到乡下,就是“兹避尘嚣而躲泉石”。长辈们“性恬淡而喜吟咏”。“守心于学,不以外来分仕”。“躬力勤俭,延节课读”。使得雯公打下了扎实的国学基础:经史子集,遍览群书。尤其深研王船山,顾炎武之学,经世致用,实事求是。他自号居室为“储有才斋”,是抱负远大,待时而动之意。他后来进入“南社”这个中国最高水平的“诗社”,是实至名归的。(见《南社丛刻诗文名录,黎尚雯三首》84第7页“观竞渡”等)。还有《南社社员名单》均有之。囿于资料,在此录一首雄壮激越的“为悼念辛亥援鄂湘军死难将士”挽联:“拼命争长江上游,论功最佳,其死亦烈。招魂有异乡旧馆,准礼宜祀,取怀不忘。”用词兼有雅俗,对仗工稳,情蕴内敛又激越慷慨。另一首挽联(待考),也大有那个风云激荡年代,湖湘烈士之豪迈英气:”死沙场是男儿善终,手提头颅,前军忽殒百夫特。举汉帜为种族革命,认扼喉亢,后劲还推三户雄“。确实,他自幼接受”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民族气节,大义熏陶和爱国主义教育,(其祖父立下家训),尤其重在培养“气节踔厉”,为理想勇于“赴汤蹈火”精神:“自古仁人志士,但求于事有济,于心得安,虽百忍可蹈,汤镬不辞!”。
值得强调的是,在“经世致用”总原则下的“湖湘文化”对一代青年的培养尤其看重“动手”,“实践”能力。雯公好学深思,足智多谋。又在弱冠之年东渡日本东京法政大学留学,实地考察先进宪政制度,教育制度,认为日本明治维新成功得力于教育的发展。于是决心以教育救国,培养人才,复兴民族为己任。并结识同盟会领袖孙中山,黄兴,宋教仁等众多人物,加入同盟会,在各种活动中培养了演讲才能与干练务实特长。在当时国内议会集会等场合,渐渐崭露头角。成长为清末民初“立宪派”代表人物。晚清著名国史馆总纂修恽毓鼎的《澄斋日记-28》中有一段文字记叙“孙中山到北京举行茶会,时二百余人奏乐登楼,孙畅论开放中国政策,​章丙麟,黎尚雯各有演说云云”(1912年旧历七月二十四日)。可见雯公当年曾与孙中山,章太炎等旧民主革命家同台演讲,深孚人望。但更突出展露才干的是1895年的“赈灾”活动,雯公入幕,参与欧阳中鹄组织救灾工作。他从实际出发,变单一“输血”式散发粮谷为“双管齐下”:资助发动“造血”式赈灾,如引进'菜种“让灾民生产自救。下矿挖煤,以工代赈。开辟赈灾新渠道。自己乃至母亲家人,都捐出薪俸,钱物,谷粮赈济灾民。人们交口称颂,官府重赏保举他为光禄寺署正,”五品知县“请封顶带花翎。他一概婉拒。
    二,投身时代风云,维新变法闯将,先“文事”后“武备”。
1895年”甲午战争“之后,是湖南由”保守“转向”维新变法“的转折点。在陈宝箴主湘以来,湖南成了全国”最有活力生气的省份“。突出的有'三大块”表现:创立了带有议会性质的“南学会”,带动了各地许多“学会,协会”的建立。开办了培育新一代维新改良人材的“时务学堂”。新闻舆论方面则是创办发行了“湘报”和“湘学新报”,大力鼓吹变法维新。而这三大块里都留下了雯公积极参与,努力奋斗的印记。​
”南学会“,​1898年春成立。主事者谭嗣同,唐才常等,得到开明官吏陈宝箴支持。长沙设总会,各地设分会。主要活动是开”讲论“会。即演讲。总计在四个月里共讲学13场,45人次。所讲内容广泛,中学,西学,实务,变法,开通民智,辩驳”天主教必无剖心挖眼睛事“等。雯公积极参与,奔走呼号,并在浏阳筹办”浏阳算学社“,”不缠足总会“,”群萌学会“等新式组织以相呼应,为“倡新法,开民智”推波助澜。同时参与“时务学堂”与“湘报”等的宣传发动工作,在这些维新文化启蒙活动中,特别是在带有地方“议会”色彩的各类“学会”组织工作中,雯公表现出色,深得大家赞扬,所以后来在”省咨议局“,中央”资政院“以及“民国参议院”议员,”审议长“的选举里都接连当选。然而,这些维新运动中的“文事”很快被守旧势力扼杀。1898年,戊戍变法失败,人们担心他安危,他坦然说自己“不改素志,本性难移”!而后,雯公积极转入“武备”,即按照“同盟会”布置,在长江中下游发动各地“会党”,策动“新军”中下级官兵,“武装起义勤王”。1899年,他协助唐才常成立“正气会”,对外称“东文译社”作掩护。“纠合爱国正气之仁人君子奋起救国”。但又“忠君勤王”。1900年7月26日,在上海“愚园”开会,成立“中国议会”。选容闳,严复为正副会长,唐为总干事。宣布三项“宗旨”,大略是,中国自立,创造新自立国。不承认满清统治权。请光绪帝复辟。要“武装勤王,起义北上救出光绪”。后在汉口英租界设自立军总部,各地勤王武装分七军:中,前,后,左,右,总会亲军,先锋军。据记载,雯公与才常素交谊厚,不但参与自立军起事机要,而且频频往来于湘鄂间,联络安排有关事宜。应当是联络于总会亲军和湖南左军,湖北右军之间。后起义失败,唐遇难,雯公避走衡阳。应衡州知府邀,出任衡州府中学堂监督(校长)。1906年,雯公又按同盟会部署,与刘道一诸同志组织发动衡山会党武装暴动。原计划趁清廷年底“封印”,疏于防范时机起事,曾在长沙橘子洲船上开会安排部署。后事泄,刘道一就义。加上后来他在北京策动会党呼应“萍浏醴起义军”,在反袁驱汤,护法战争中成立“铁血团”锄奸等“武事”工作的成效,国民政府追赠他“中将”军衔。
     三,走上议会论坛,有破有立,为中华“立宪”,'共和“制度筚路蓝缕建功。​
1909年6月,湖南省”咨议局“第一届会议,雯公当选为”常驻议员“与”审议长“。同年9月,补选为北京”资政院“民选“议员。(议员席151号)。在”省,国两级议会讲坛“上,雯公纵横裨阖,折冲樽俎。有破有立,大破大立。在我国议会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探索前驱足迹。如对湖南全省,大声疾呼要”改革政制“,”整顿吏治“,”整顿教育”,“提倡民主”,“兴办矿务”等,疾言厉色,痛陈时弊。为民鼓与呼:“于人所讳言者尽言无隐”。具体来说有“四破一立”(四次大的斗争和一次重大教育全面整顿方案):
1,​抗争湖北巡抚滥发公债斗争。1910年8月,湖北巡抚扬文鼎发行120万两地方公债,未经过“咨议局”审批,于是上告到北京“资政院”,朝廷却公然袒护杨,“虽有疏漏,但经度支部(财政)议定,遵前旨办理“。一时资政院大哗:”以命令改变法律!“是可忍孰不可忍!”。雯公仗义直言“我们与军机大臣势不两立!立宪国精神全在法律,督抚违背法律而不予处分,则资政院可以不必设,咨议局可以不必办,宪亦可以不立!”。经过反复抗争,朝廷最后将奏折“留中”不发。但还是通过“弹劾军机处”案,后终废军机处而立“责任内阁”。 2,”弹劾军机案”之一。据当年资政院”议场今论“《速记录》401页,雯公在弹劾军机案时直言:“从前极言敢谏之士,因参劾庆亲王而去位者已非一人。自古君明臣直,何必隐言?本员主张此次上奏,先弹劾军机大臣首领庆亲王,要历数其误国殃民之过失。以昭示天下而儆将来。。。。。我们资政院议员,对于朝廷是议员,对于人民是代表。本有兴利除害责任,现在既未能兴利,应为朝廷先除一害,也就可以上对朝廷,下对人民了。“
3,”弹劾军机案“之二。在与保守派反复辩驳交锋中,雯公冲在民主与专制斗争前列,如对于刘廷琛上奏弹劾攻击资政院的缪论进行了“三段式逻辑推理”反驳:”国家所以要立宪的缘故,就是要君民一气,保护国家。​要使君民一气,必使民间信任朝廷,要使民间信任朝廷,就要使民间信任咨议局,资政院。然后才能信任朝廷是真立宪。当此危急时代,如果资政院上奏的奏案没有一点效力,民间就不信任资政院了,不信任资政院就不信任朝廷立宪了,如此看来,与立宪前途很有危险。“三段逻辑推理,再加一正一反对比,论辩周严,结论鲜明。足见雯公言辞锋锐,折冲樽俎,横扫千军如卷席!(《近代宪政视野中的晚清弹劾军机案》李启成。) 4,怒 斥内阁邮传大臣盛宣怀”四大罪“。1911年10月25日,清政府内阁资政院召开第二次会议,下午1点45分,按照会议议程,是审议”内忧外患,恳请标本兼治,以救危亡具奏案“。但很快就变成对盛宣怀的揭露批判大会。原来,1910年英法德美四国银行团逼迫清政府订立借款修路合同,1911年5月9日,在盛策动下,清廷宣布”铁路国有“。将已归商办的川汉,粤汉铁路收归国有。且拒不归还民众股金。激起全国轰轰烈烈的”保路运动“,直接给”武昌起义“创造了条件。盛宣怀利欲熏心,胆大妄为,未经朝廷御批,未经资政院议决,擅将铁路作抵押向四国贷款。激起民变。雯公在这次会上痛陈盛宣怀”四大罪“:”违宪之罪“,违背资政院章程,宪法公议。”变乱成法之罪“,擅作主张,搞乱国家法度,个人凌驾内阁之上。”侵夺君上大权之罪“,架空皇帝,私人干政。”激成兵变之罪“,激变良民,逼民为盗。造成大乱,地方糜烂。盛宣怀罪大恶极,应该依法绞死“。以上可见,雯公在议会里为民清命,锋芒直指权倾朝野的满汉大臣。凛然正气,令宵小莫能遁形。 5,关于“整理湖南全省教育案”。在《当代教育理论与实践》2013年4月刊,有《湖南咨议局和近代湖南教育浅析》(伍成)。文章分析了1909年10月成立的湖南省咨议局第一届年会通过的四个关于教育问题议案。特别指出:“省咨议局黎尚雯议员提出的整理湖南全省教育案最为详尽。是当年湖南教育发展的总纲要。”并具体分述了其内容要点,一,整理教育行政机关,省级是“学务公所”。设“议长”一人,议绅四人,实行“议会民主制”,参画学务。州县设“劝学所”。二是大办小学,设立师范各类学堂。推广实业教育。“五年内,400户必设初小一所,十年内,200户设小学一所。”提高小学教师待遇。三是培训教育机关人员素质,设立“教育练习所”。四是“统筹教育经费”。五加强教育监督,设立各级“视学员”。保障教育公平等。据说实行后,“湘省风气为之一变”。
(雯公在议会还有一重大建树,即在安葬黄兴时,曾面谒黎元洪总统,建议呈请中国首部《国葬法》提案。此前还是《中华帝国宪法》三人起草小组之一)。​
     四,躬耕教育园地,育人培材,呕心沥血,满天桃李芬芳。​
作为教育世家,雯公家五代百年经营浏阳“南台书院”。“父母,祖父母历充各学堂监督,教务”(雯公母墓志铭)。具有“严整经理书院”的家学传统。雯公一生历任湖南省各个大中小学教师,教务,校长。所到之处如沐春风,师生称颂。如1900年在衡州府中学任“监督”(校长),树立“知耻,立志,好学”校训,狠抓学风校风,学校面貌焕然一新。1903年在长沙经正,明德学堂任“管理员”,与黄兴,张继共事。1904年创办湖南高等实业学堂,任教务主任,编制教程,分科教学。1912年,奉教育部令出任湖南高等工业学校校长。总是把对学生德育教育放在首位,教育学生立志远大,具有民族气节,要爱国强种,进行科学技能培训,鼓励学生出校后投身路矿等实业界。实业救国。江汉大学校长宋教仁被暗杀,雯公毅然接任。但赖以“暴得大名”却是从1906年5月和禹之谟等同盟会成员发起“惊天动地”的“陈姚公葬”万人大游行开始。(陈天华,姚宏业)。是日在学生自治会组织下,教职员率领数万人分两大队过江上岳麓山。绵延十余里。学生高唱哀歌,一色白制服,岳麓为之缟素!民心为之激荡,当局袖手无策!走在队列里就有雯公以及得意弟子:“唯一”学堂的同学们。而手举大旗维持秩序的正是“唯一”学生彭遂良。(辛亥烈士)。雯公先后在“唯一”(后更名“广益”,今湖南师大附中前身)教学,经营,管理五年多。世人公认“这个浏阳人在湖南教育史上留下了浓厚一笔”!是他在教育界最值得永远铭记的!最大贡献就是对“广益中学”的创办,保存,发展。
    “唯一”学堂时期。1905年,雯公学生,“经正”学堂甲班的陈超朗,张光棠等十余人,因不满学校而退学。雯公等教师爱怜其才其志,在校外义务为他们授课。后借湘乡试馆创办“唯一”学堂。不少同盟会员前来上课。因为是著名革命家禹之谟主持(校长),雯公主持教务。开“修身”,“读经”,“文学”,“算学”,“历史”,“博物”,“体操”等课程。教学宗旨是“不可读死书以猎取功名富贵”。强调“人各自主”,“脱离奴籍”。鼓励学生从被奴役的精神枷锁中解放出来。重在培养学生自治能力,民主作风。“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学生不光读书,校内还暗设“阅览室”,提供孙逸仙,“新湖南”,“警世钟”等革命书刊。并积极参加社会活动,社会评“唯一”学生“有自尊独立之风”。校风学风居全省学堂之冠。雯公为支持办学,经常不领薪水,还把自己棉衣典当,资助贫苦学生。学生唐璜在《唯一记事》中写道“黎先生冬季授课,仅着夹衣,瑟缩之状,恍然在目。”
     “广益中学”时期。1906年8月,禹之谟入狱,后遇难。雯公与大家勉力支撑学校运转,改名“广益英算专修科”,雯公任校长。暗中继续开展革命工作,同时以高年级教低年级,缓解师资紧张,学生担任勤杂,解决校工不足困难。教师更是不计报酬,义务教学。1908年,设“铁路营业专修科”。曾与湖南铁路学堂合并,后作罢。但可见办学之难与雯公计智应变。同时,雯公加强学校管理,针对上报官厅的文书,表册,严格遵照要求格式,务求周密详尽,中规中矩。朝廷学部检查甚为满意,命更名“广益中学”,令湖南提督学使按年给津贴实银200两。得以缓度难关。保存一脉斯文!今天的“师大附中”已是省内外知名且有国际影响的基础教育“龙头”,雯公功莫大焉!
    五,投入“二次革命”,“反袁驱汤”,临危不惧,临难不苟,铁骨铮铮,沥血终身。​
​1912年孙中山就任临时大总统,组织国会。。雯公被推为参议院议员。1913年去北京。他在议会提出议案,建议巩固民权,废除不平等条约,主张以党治国。1914年袁篡国,解散国会。雯公返湘,投入“二次革命”(护国运动)。好友宋教仁遭暗杀,他潜赴武汉,接替宋的江汉大学校长职务,成立“铁血团”于江汉大学校内,欲为宋教仁复仇。同时广泛联络各地革命党人,驻军,会党。共谋反袁大计。如与江西都督李烈钧密商“七省联防”方案,与黄兴密信报告孙中山相关事宜。派员接洽会党,军人,营救被捕入狱同志。他的活动被侦知,江汉大学被查封,多人蒙难牺牲,包括他的堂弟黎尚莹。他两个儿子书履,书勋也被捕下狱,惨遭酷刑拷打。长沙住宅被查抄。雯公本人也入狱。幸赖熊希龄(前内阁总理)竭力营救。1916年袁死,黎元洪继任总统,雯公返京回参议院,力倡孙中山“三民主义”,“五权宪法”,力争收回抵押给外国的湖南衡阳水口山矿主权。1917年7月,张勋“复辟”,解散国会。雯公返湘,曾回浏阳与族人青年聚,宣传革命,爱国理论。对青年循循善诱:“知之易,知之匪易,有所为,有所不为”,即对“知”“行”二者关系进行精辟阐发,“知”有易也有不易,不易,在于知行结合统一。青年要“有为”,但要认识“国情”,将“三民主义”理论联系实际,“经世致用”。并欣然为青年黎步青的国画《菊花图》题字,寄厚望于后起之秀:要有远大人生目标,奋发上进!
1917年8月,孙中山由“非常国会”(护法国会)选为“陆海军大元帅”,呼吁原国会议员南下广州组成新政府。邀请雯公前往。但此时雯公已积劳成疾,重病缠身,曾“日咯血数升”。不能成行。次年3月于长沙寓所病逝。享年51岁。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志士 黎尚雯

上一篇:【辛亥烈士刘先俊】黄祖同 黄向秦2018年2期总112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