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述往 > 正文

【窑厂阿嫂陈细满与谷子元的故事】贺湘汉2021年4期总126
2021-10-29 19:57:41   来源:   评论:0 点击:


谷子元
 
陈细满,湖南耒阳人。民国二十二年(1933)嫁到广东乐昌坪石生水垻石灰冲,给开窑厂的曹金芳为妻。此处有一条小路弯上山去,相隔十二里路那头是坪石街上。丈夫老曹靠开窑烧制石灰砖瓦谋生。长年四季要雇人帮工。
一天,来了个个子高挑,长相斯文的后生,讲一口耒阳话,带了几个人来寻事做。他自报家门说姓谷,名子元。是耒阳大义乡人。陈细满他乡遇老乡,当然格外亲。加之窰上反正要雇人,就很热心地把谷子元一行人众都留下了。没过多久,大家就发觉新来的几个人人是好人,做事也霸蛮,吃得苦肯出力,就是有些心神不定像有什么别的打算一样。陈细满就背地里找谷子元聊天想问个究竟。谷子元见曹陈夫妇心地善良本分可靠,就坦诚相告他们是共产党领导湘粤边赤色游击队,想在窑厂建个联络点开展革命活动。表示尽量不添麻烦,但请主家支持。陈细满几年前在耒阳娘家,就经历过湘南起义,打土豪分田地。知道共产党是为穷人好。就爽快答应愿意提供帮助。于是,游击队就在窑厂安顿下来。大众场合他们也随窑工一样称陈细满为老板娘,私下喊她曹嫂。
谷子元手下游击队的头头叫李林,生得虎背熊腰五短股气,方头大脸浓眉大眼面上有几粒大麻子。曹嫂听谷子元说李林双手打得枪,打飞脚追得狗到。本事了不得。起初,曹嫂不晓得“联络点”是什么,时间一久就意会到了。从那起,来来往往到窑上找谷子元他们的人就十天半月的来往没有断过线。王涛、周礼、谢介眉、范卓、谢竹峰、何大群等都来过。只要他们到了窑上,曹嫂都会尽本接待,饭时候吃饭,茶时候沏茶。只要屋里有,尽好的设给他们吃。天夜了就在窰厂留宿。反正不得怠慢他们。
左近乡邻见窑上逐日有面生的人走动,好奇打听:“你家哪来咯多客啰?”曹嫂隨口回答:“都是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叔伯表亲。这个来寻事做,那个来走亲戚。还有些想来没来的哩。”老百姓多嘴发问,容易遮瞒。可是这些来人像身上有号记一样,特别逗国民党官府注意。王涛是最先到窑厂来联络的。那天他进屋还没落坐,保安团的跟脚就追来了。王涛一闪出后门爬山躲了。保安团没捉到王涛却硬说窑厂“窝匪”,他们封窑牵牛(踩砖泥的)还要捉窑主关厅子。曹嫂俩公婆急忙到坪石街上备了酒席,请“湖南会馆”的所长和地方上的乡保甲长们出面担保,证明老曹是良民百姓,保安团才答应扯掉封条牵回牛。家里的物件却被抄沒一空。
游击队以窑厂作掩护,经常搞游击活动。民国二十四年(1935),李林率游击队费尽辛苦从外地搞了一批短火(枪),藏在附近皈塘的矮子屋里。李林自己带回来一枝驳壳枪和几十发子弹藏到窑洞里。隔天却都不见了。李林问曹嫂,这两天哪个进过窑洞?曹嫂黙了一下,想起只有一个姓谷的伙计进窑洞背过柴。又联想平素他总是住窑厂工棚,今天明明下雨,他却硬要回家去了。事出蹊跷。李林说,那不行,枪要搞回来。说着就要动身。曹嫂怕他失手闹出人命,急忙阻拦说,我先派个可靠人带5块光洋去,看讨得枪回不?这人寻到谷姓伙计,递钱要他交枪。谷借口去牛栏找枪,一溜烟跑到乡政府報告说,窑上有匪,喊我上山打抢,发了这把枪给我。我不去,枪也上交政府吧。于是乡政府就要到窑上来捉人。曹嫂急忙叫男人老曹把退职在家的沈老乡长请到家里喝酒吃饭,又如此这般地说道一番。沈老乡长吃饱喝足就赶去乡政府。半路正遇新乡长王海苏带队前来。就问你们到哪里去?答,到窑上剿匪。问,你怎么晓得窑上有匪?我挨得近都冇看到,你们隔得远反倒听到了?答,我们枪都缴来了。沈老乡长说,枪缴来了,赶快送回去。他们(指游击队)大地方都洗得平。凭你几管烂枪去逗惹得起他?要去的话有枪回冇枪回我不好说,有人回冇人回我也不敢包。我把话放这里,听不听由你。
王海苏还是带着乡丁窜到窑上来了。此时,游击队早已携枪离窑登山做好战斗准备。其余窑工也遣散暂时回避,只剩曹老板俩公婆在园里莳弄瓜菜。乡丁队本就吓心吓胆,到窑上探头探脑扑个空,慌忙溜之大吉了。双方才沒有交火。
谷子元的官职大管事多。时来时往,行踪不定。为了方便他掌握时间,曹嫂让男人老曹把一只怀表送谷子元用。一次深秋谷子元出门衣着单薄,老曹就脱下身上的卫生衣给他御寒。谷子元独来独往的时候多,怕他路上孤寂冷清,曹嫂就叫老曹去花一块银元买了一只半大的冇尾巴狗,让谷子元逗玩带熟。狗通人性,以后就寸步不离地跟着老谷。老谷常背把铳带狗外出活动。半路上老谷或休息或解手时,狗就在不远处半蹲着守望。老谷凡随队外出打游击也会带狗同往。一次,游击队到远处打土豪。吊在树上的土豪想趁游击队休息时挣脱逃跑,狗就冲他狂吠不止,引起了大家的警觉。
不久,国民党的报纸就登了一条消息,说是一个背鸟铳带一条没尾巴狗的是共产党,他们打土豪劣绅……。担心国民党跟狗追查危及谷子元,游击队只好忍痛把这条狗按在水里闷死了。老谷心里特别不忍,吃狗肉时硬是沒伸半下筷子。老谷除了自己在窑厂常来常往,还介绍蛮多人来这里。通铁路那年,他给曹嫂一张火车票,派她到湖南衡阳,把何大群径直带到广东坪石农校,说是她的嫡亲老表文化蛮深,介绍来教书。
谢介眉也是老谷介绍来,他进屋就盯着曹嫂的脚,然后说是来找“扎脚婆”(小脚女人)老板娘买石灰的。他还带了老婆来。晓得他俩还未吃饭,曹嫂急忙设饭招待。一时没菜,就从缸子里抓了酸豆角和霉豆腐给咽饭。
范卓到窑厂,向曹嫂讨女人家鞋。问他为什么要“扎脚婆”鞋。他说带了个“扎脚婆”在水东学校教书,曹嫂就赶快找出两双鞋交给他。后来才晓得那个“扎脚婆”是毛泽东的大弟嫂王淑兰,她与范卓假扮夫妻搞革命的。
日本人来了逃难时,谢竹峰带了老婆和岳母寻到窑厂。曹嫂见谢妻挺着个大肚子要生得急了,待在窑厂随时要防备反动派来捉人不安全。就找到女儿认的干爹(当地的甲长)求情,说是表嫂解怀,窑厂出出进进尽是男的不方便,求借一间屋住。甲长问大肚婆怎么不到她自己家养崽?曹嫂答,走日本逃难出来的。又说我打包票是好人。于是谢竹峰全家就安顿下来了。他们的饭菜餐餐由曹嫂煮好送去,直到谢妻分娩满月离开。
民国二十六年(1937)阴历五月二十八,曹嫂夫妇为女儿做“三朝”(出生三天),烧三绺钱纸放个响炮请亲戚朋友吃“三朝”酒。酒席散后,游击队开会商量到一个叫马岭的地方打土豪。会后连夜转移到梅花太平楊家冲。马岭行动后出了情况。有个两兄弟都是游击队的,弟弟被发现后遭敌杀害了。哥哥跟着游击队逐日在山岭转来转去,经常吃住无着,受不了苦。又怕象弟弟一样遭反动派捉杀,就叛变了。七月十四日,这叛徒就带路到窑厂捉人。进屋就喊老板。曹嫂见来者不善,迎上去说:“都是做事的伙计”。叛徒说,李林李禄是共产党,还有些人在咯里吃饭开会,我都晓得。曹嫂急忙回他:“我不晓得什么共产党。你来寻事做,我就煮餐饭得你吃。伙计来了总不能饿肚子。要晓得你是什么党,饭就不给你吃,屋都不得准你进!”
没抓到游击队,国民党兵就押起窑主老曹和他两个侄子到坪石关进警察所牢里。曹嫂担心老曹叔侄受不了威逼利诱吐露真情,当天就去送牢饭。警察所长让她尝吃牢饭。曹嫂说:“我家没犯法,不得服毒自杀”。所长道:“你家窝匪,还没犯法”?曹嫂回复:“他们额头上又冇刻字。我只晓得是来买砖买瓦买石灰,或者来寻亊做的。随哪个来了,只要有嘴巴,饭熟了就吃,天夜了就睡,随个是一样”。警察所长追问:“上山打财主,到马岭杀乡绅,你未必不晓得?”曹嫂故意扯开喉咙大喊冤枉让关在隔壁的老曹叔侄都听到说:“我和老曹都不晓得!我们只晓得开窑烧砖瓦,关门过日子。别的事都不晓得。”以后曹嫂每次送牢饭,总要特意嚷几声“不晓得”。
老曹叔侄三人被关了三个月,凡遇对方审问,总是回复三个字“不晓得”,对方也沒办法。曹嫂又找到曹家相熟的朋友坪石街上“曾记伙铺”老板曾善祥,央求他到警察所说情做保。曾老板向所长说“这个曹老板跟我做了几十年的生意,是个一等一的忠厚老实人。我担保,所长大人只管放一百个心。”就这样把老曹三叔侄保释出来了。
马岭行动后,游击队转移到别处,蛮久冇到窑厂露面。1938年,曹嫂听说李林游击队出省过界到蛮远的地方打日本鬼子去了。只有谷子元这些地下党的人还时不时到曹家窑厂来活动,一直到解放都没断线。
注 文中人物:谷子元,时任湘粤边赤色游击队政委兼司令员;王涛,中共湘南特委书记;周礼,中共湖南省委领;谢介眉,中共湘南特委副书记;何大群,时任中共汝城县委宣传部部长;谢竹峰,中共湘南特委委员,中共“七大”正式代表;范卓,时任中共衡阳安仁耒阳工委书记。(作者单位:郴州市文史会)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保存陈毅安烈士五十四封遗书的李志强】焦广2021年4期总126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