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湖湘文化 > 正文

【略叙民初新湘军之衰(选载一)】洪国忠2017年2期总108
2017-09-14 06:39:19   来源:   评论:0 点击:

  清朝官绅曾国藩曾在湖南地方团练的基础上,编练过一支湘军,为清廷效力,它平定太平天国之后便被遣散了。洪国忠先生《民初新湘军的兴衰》记述的是民国初期新立湘军的兴衰。因洪著篇幅较大,我们分期选刊,以
  清朝官绅曾国藩曾在湖南地方团练的基础上,编练过一支湘军,为清廷效力,它平定太平天国之后便被遣散了。洪国忠先生《民初新湘军的兴衰》记述的是民国初期新立湘军的兴衰。因洪著篇幅较大,我们分期选刊,以飨读者。本期选刊的是二、四两节。
 
  二、辛亥起义  湘军援鄂
  1911年(宣统三年)春,同盟会决定在广州发动起义,孙中山、黄兴派谭人风等人回湘联络同志以谋响应。驻扎在长沙小吴门外的新军第25混成协马队排长刘文锦,第49标第2营前队排长陈作新参加了谭人风召开的秘密会议。刘、陈按照会议精神在新军中秘密活动,潜谋发展。不久,陈作新被革职。刘文锦、吴任、熊光汉、汤执中、刘安邦等人继续在步、炮、工、辎、马各营队宣传鼓动。同年3月31日,刘文锦召集各标、营(队)代表在天心阁三楼秘密开会,到会代表74人,其中新军代表71人,水师代表3人,刘文锦报告了开会意义,讲了同盟会宗旨及近期任务。略谓“清政不纲,国土日削,我辈为救亡图存,光复祖国河山,必须群策群力,方克有济,幸勿稍怀疑惧”等语。接着,安定超、张海斌等代表讲演,强调同心同德,驱满复汉。尔后推举刘光莹、王鑫等人联络巡防营、政学界、洪江会。最后,商定三条决议,全体代表对湘江盟誓,共约生死。
  广州武装起义失败后,焦达峰、杨任、曾杰、杨永成、谢介僧等人回湘,策划长沙武装起义。1911年9月3日,革命党人在清水塘开会,新军到会200余人,会议决定与湖南的立宪派(即谭延闿等人组织的“宪友会”)合流,联合各界人士共同反清。这时,新任巡抚余诚格察觉新军异动,命令各营只准许留自卫用步枪子弹两箱,炮弹全部缴存军装局,继而将新军陆续调出长沙。10月11日,第49标第1营和第3营调任岳阳、临湘;第50标第1营前左两队开赴茶陵、攸县;第2营调驻益阳、宁乡;第3营调驻常德,同时,将驻外地之巡防营10队调驻省城。10月17日,第6、7、8、10巡防队陆续进抵长沙。为了控制新军的活动,中路巡防营统领黄忠浩命令几个防营管带分别防守下列城门:赵春霆驻草潮门、甘兴典驻大西门、李培芝驻小吴门、李生盛驻北门,不准新军随便入城。
  1911年10月10日,武昌首义成功。清军疯狂反扑,湖北革命军派胡夑槐赶到长沙,要求湖南尽快起义声援。10月17日、18日,以焦达峰、陈作新为首的革命党代表与立宪派代表共商发难办法。立宪派态度不明朗。20日,革命党人在陈作新住宅召开紧急会议,商定次日晚发难,由驻在小吴门外之炮队营举火后发炮三响为号。21日,焦达峰颁发特别命令16道。当日晚发难前,负责举火兵目余舜臣被捕,举义中止。
  10月22日拂晓,第49标代表安定超闻炮队营当日开赴醴陵,便召集刘光莹、丁炳尧、王鑫涛、张家勋、刘清安、杨雨衣、彭友胜、郭振湘等人商议,决定按照焦达峰、陈作新的指示即行发难。指派丁炳尧、王鑫涛,刘光莹分头通知第50标和巡防营;张家勋、刘清安、杨雨农分头通知马队、工程营、辎重营。9时20分,吹紧急集合哨,又朝天鸣枪三响。各标、营、队闻哨鸣枪响迅速赶到协操坪集合,安定超在队前宣读焦达峰关于武装起义命令及起义有关事项。同时,打开第49标2营的军装库,取出枪械弹药。每人发白布臂章一方,子弹10发,接着朝天发射三发信号弹,宣布武装起义。起义军在焦达峰、陈作新的组织领导下,编成两路扑城。北路由第49标2营后队,会同第50标1营右队,后队及前、左两队之后方留守兵目及马队编成,在彭友胜统领下绕道云阳门(今兴汉门)向北门进发。北门守城官兵早经徐鸿斌(他被新军开除后投中路巡防营1营任哨官)等做好准备,当起义队伍进到北门时,巡防营管带赵春霆令打开城门,对开进城的起义军列队举枪致敬。起义军入城后,一部占领北门,严稽出入;一部飞奔军装局,守卫军装局的巡防第8队马福堂等人,见起义队伍来到,立即打开仓库,取出械弹。起义分队直趋咨议局,未发一弹占领之,发展十分顺利。
  南路由第49标第2营前队、右队、左队会同辎重营,炮队营,工程营编成。在安定超统领下进到小吴门前,被城楼上的巡防管带发觉,即令关闭城门,并令守城士兵散开,作射击状。安定超呼城不开,令炮队退到协操坪,伪装架炮轰城以示威胁。双方相持到中午,陈作新骑马赶到,登上城楼与巡防管带交涉。这时,北路指挥彭友胜闻讯,即派袁镇斌率兵趋至小吴门,冲上城楼夺了大炮。守城士兵见新军已进到城内,便冲破长官的束缚开了城门,城外起义队伍一拥而入。午后,焦达峰、陈作新、安定超、彭友胜、李金山等起义军首领,指挥新军占领了抚院辕门及附近的又一村、四堆子、五堆子等处。巡抚余诚格见抚署被包围,大势己去,便令侍从在礼堂高悬“大汉”白旗,伪示投降,自己从抚院左侧孝廉堂凿墙潜遁,逃往上海去了。巡防营统领黄忠浩乘马由抚署逃到又一村时,起义新军在巡防营士兵的协助下将其活捉,带到小吴门城楼,被哨官徐鸿宾斩首示众。原藩司署卫队拒不缴械,安定超率部前往包围,迫令缴械投降,臬台周儒臣、巡警道桂龄等各自逃散。长沙知县沈瀛、营务处长申鐋绶、劝业道员王毓江等顽固分子未及逃走,当即处死。长沙武装起义胜利了,革命义旗升起在抚台衙署前门(今青少年宫)的上空,迎风飘扬。
  革命党人成立了中华民国军政府湖南都督府,都督府设抚台衙署,颁发《讨满清檄文》。在咨议局召开革命代表及士、绅、商、警各界会议,推举焦达峰为都督、陈作新为副都督、谭延闿为民政部长、阎鸿飞为军政部长(未到职,由其弟阎鸿翥代理)。成立湖南陆军四镇,宣布四镇统制:第1镇余钦翼,第2镇赵春霆,第3镇易崇龄,第4镇阎鸿翥。
  长沙武装起义胜利后,全省各道、厅、州县相继反正,建立军政府,从此,清廷专制王朝在湖南的统治宣告寿终正寝。
  武昌首义后,清政府调集各路清军南下反扑。武昌起义的民军同冯国璋率领的清军第4镇及混成第3协万余人浴血苦战于汉口、汉阳,形势十分危急。
  焦达峰、陈作新被推举为正副都督后,不顾“内部不宁,以援鄂为唯一重大事务”,电令各县之新军“克日回省,准备援鄂”。同时,将第49标与驻省之巡防营中“精锐”混合编两协援鄂军,发兵援鄂。因援鄂兵力不足,又在省城之天符庙、万寿宫、玉泉山、开福寺、协成商栈等10余处开设招募新兵站,高悬招兵旗帜,四处招募新兵。长沙、浏阳、醴陵等县的会党群众和青年学生,还有省城附近的农民踊跃参军入伍。《湘事记》生动地描述当时长沙城招募新兵的情景:“辛亥长沙起义成功后,湖南都督焦达峰首先委任余钦翼为第一镇统制,并委标统、营官,用草纸书写任命,每日十几个或几十个”。“一时城中庙宇、公所、客栈无不高悬招兵旗帜”。“是时,新募兵达五六万,湘城故湫隘,各祠宇、客栈处处皆兵,皆大书独立协、独立标、独立营”。
  湖南陆军独立第1协和第2镇第2协援鄂军几乎是同时开始组建的。独立第1协为第一批援鄂军,由起义新军第49标及马队、炮队各一部1700多人,再从巡防营中挑选部分官兵编成5营,协统为第49标教练王隆中。第2镇第2协为第二批援鄂军,由第50标留在长沙的部分官兵为基干,补入中路巡防营第3队及招募的新兵编成4营,原新军炮队营管带刘玉堂任协统。第一批援鄂军于10月27日下午在大西门乘坐大盐船北上。官兵都剪掉了辫子,棉纱巾包头,身背长枪,精神抖擞,威风凛凛。30日傍晚抵达岳州,11月2日复乘轮船进到武昌,8日渡过长江进驻汉阳黑山、十里铺一带。第二批援鄂军在组建时,因立宪派杀害焦、陈两位都督,故未能及时出发,直至11月24日才抵达汉阳。
  第三批援鄂军由中路巡防营管带甘兴典统率的忠字旗防营及招募的新兵编成4营,称湖南陆军第2镇第3协,甘兴典任协统,11月12日抵达汉阳,随同第三批援鄂的还有徐鸿宾管带的敢死队200余人(约1营之兵力)。第四批援鄂军是由新募兵丁编成的独立第9标,辖3营,标统为刘耀武。
  援鄂湘军先后派出四批、16营另1队,共计4000至5000人,除第四批因到达汉阳较晚未参加战斗外,第一、二、三批援鄂军在汉口郊区与清军段祺瑞部浴血奋战10余昼夜。伤亡1000余人。后因谭延闿夺权后不再派兵援鄂,寡不敌众,未能打败清军。
  湘军援鄂,有效地支援了起义鄂军,巩固了武昌首义的胜利果实。湘军与清军相战期间,贵州、浙江、广西、安徽、广东,以及奉天(今沈阳市)、上海、福州、重庆、镇江等省市相继宣布脱离清朝统治,打击了清军的嚣张气焰,对于赢得全国革命的胜利具有重大的意义。
整装待发的援鄂湘军
 
  四、护国讨袁  湘军重建
  谭延闿虽然取消了独立,但未取得袁世凯对他的信任。1913年10月,袁世凯以湘省局势动荡不安为由,派郭人璋为湖南查办使、海军次长汤芗铭为湖南查办副使。汤率领北洋军一个混成旅(旅长车震)及在九江一带游弋的几艘兵舰入湘。同年12月25日,袁世凯任命汤芗铭为湖南都督,令谭延闿“入京待罪”。
  汤芗铭到任后,首先任命混成旅旅长车震为长沙警备司令,保卫省城。尔后,将赵恒惕的第16旅及原都督府之近卫、护兵两营全部缴械遣散,赵恒惕、陈复初押解入京办罪。除常澧守备司令王正雅外,其余各区守备司令全部解职。撤消守备区,改设湘南、零陵、常澧、长岳(不久撤消,分设岳州、长宝两处)、湘西等五个(后为六个)镇守使。守备队各营归所在地的镇守使节制,接着逮捕原财政司司长杨德邻、警察局局长文经纬、会计检查院院长易宗羲、筹饷局局长伍任钧等16人,这些人部是国民党党员。11月10日,将他们一并绑赴贡院坪枪决了。
  袁世凯登上了洪宪皇帝宝座之后,封汤芗铭为“一等侯”“靖武将军”。湖南督军公署改称“将军府”。备受袁世凯垂青的“靖武将军”一汤芗铭颇有些来历。他原是举人出身,曾留学日本,后转学英国实习海军。他也曾参加过同盟会,嗣因偷孙中山放在皮包内之同盟会员名单而被开除。他背叛同盟会的行为为袁世凯所赏识,由天津缉私兵舰上的一名小职员而平步青云官至海军次长。汤芗铭为了效忠袁世凯,巩固北洋军阀入侵西南革命力量的前哨阵地一湖南,竭尽全力排除异己,全部遣散所剩无几的湘军和留湘桂军,扩编效命于已的武装力量,增设军械局、子弹厂、制服厂,军费开支甚巨。汤芗铭施行暴政,革命党人和湖南人民愤怒地掀起了反袁驱汤运动。革命党人杨王鹏于省城举事;武冈农民扑城,占领县署,打破监狱,释放囚犯;保靖农民暴动,成立“护国军独立团”,新化锡矿山工人罢工,夺取矿警枪支,宣布工厂“独立”,悬挂护国军旗帜。
  湖南查办使郭人璋没有当上湖南部督,被委为湖南矿警督办,成了查办副使汤芗铭的属下,极不甘心。他为了赶走汤芗铭,自己做湖南部督,借故在湘乡、益阳、湘潭等地招募矿警5营。1916年6月14日夜,他乘省城空虚,突调矿警2营进城发难,分兵三路袭取将军府。汤芗铭获悉,命令省城之巡防营和将军府卫队倾巢出动迎战,企图包围郭氏住宅,迫其就范。两军在长治路、府正街等处相遇,展开了混乱而激烈的巷战。数小时后,日本驻长沙领事杉山三郎出面调解,达成和议。是年夏,汤芗铭借加强省城守备在长沙组建一个混成旅(旅长胡叔琪),不久,又在长沙组建巡防营6营,委湘人李佑文任统领,驻守省城。
  袁世凯恢复帝制,激发了全国人民的愤怒情绪,各地护国军揭竿而起。1916年1月云南省宣布独立,蔡锷高举“护国反袁”的旗帜,组织护国军讨伐袁世凯。接着,贵州、四川、广西等省纷响应。
  湖南人民反袁斗争一直没有停止过。1914年年初,湘籍部分同盟会员和国民党人在日本东京组织了民义社。同年,民义社人李柱国潜赴郴州,策动军队和洪江会于6月14日宣布反袁起义,不到半月占领了桂阳、宜章、临武、永兴、耒阳、嘉禾等县,与“围剿”的反动军队周旋月余,终因弹尽粮绝而失败。1916年2月23日,民义社社员,中华革命党人杨王鹏、龚铁铮等人带领革命志士百余人攻打将军府和警察署。杨、龚等人冲击将军府,血战半小时,大部同志牺牲;殷之辂一路攻打西长街警察署也失败了,此役牺牲24人,杨、龚等人被俘,惨遭杀害。
  袁世凯称帝,贵州省护国军为了配合川滇护国军北进,派右翼军东路司令王文华率黔军第1团(团长王文华兼)、第2团(团长彭国治)、第3团(团长吴传声)进入湘西,1916年1月31日进攻晃州,2月2日击败增援的一个混成团,4日(除夕)占领晃州。北军第5混成旅两个营及晃州溃军退守蜈蚣关。5日拂晓,王文华挥军猛攻,激战竟日,6日下午占蜈蚣关,打开了进入湘西的门户,接着,攻占芷江、黔阳、洪江、沅洲等地。这时,护国军黔军游击队统带王华裔联络湘西守备司令周则范通电起义,占领靖县、通道、绥宁等县城。湘西大部分地区为湘黔护国军占领。
  袁世凯闻讯,急令部分“征滇”军驰援。计有第2师第5旅(旅长汪学谦,约5000人),第6师第11旅(旅长周文炳,约4000人),第20师1个加强旅(师长范国璋率领,6000余人),第2混成旅(旅长刘耀龙,约5300人),第7混成旅(旅长唐天喜,约5700人),第3混成旅(旅长卢金山,约4000人),安徽之武安军(司令倪毓芬,约6000人)。各路人马稀稀拉拉向湘西开进。1916年3月进到湘西的有第3师第5旅和第6师第11旅;4月进到湘西的有第2混成旅、第3混成旅。这4个旅到达湘西后,向护国黔军发起攻击,双方在辰溪、凤凰一带交火。过打边和,最终停战。护国战争结束,这4旅北军撤出湘西。
  1913年春,程潜因“二次革命”,在湘组军讨袁失败逃往日本。1916年,奉孙中山之命从日本回到上海,后又经香港到云南,参加护国讨袁。云南都督唐继尧委任程潜为湖南招抚使,林修梅任参谋长,李仲麟任总务处长,王祺为秘书长,并借给他一营滇军作为卫队,以便返湘召集旧部重建湘军,配合蔡锷的护国军讨伐袁世凯。
  这次,程潜与林修梅、李仲麟等人率领卫队营从昆明出发,经贵州入湘西。贵州都督刘世显拨款20000元做筹军经费。3月中旬进到湖南的晃州,黔军王文华介绍了与北军作战情况。下旬抵达靖县,以靖县为根据地,设立招抚使署。积极开展招抚工作和筹建护国湘军。不久,周则范率守备队5营前来受编。程潜将守备队和卫队营合编为湖南护国军第1旅,周则范任旅长,朱泽黄、苏邦杰分任第1、第2团团长,接着,湘西镇守使田应诏在程潜、陈强、周则范的推动下,于4月24日宣布湘西独立,发表讨袁驱汤宣言。4月10日,湘西地区除常德、桃源、沅陵、辰溪、古丈、麻阳六县因被北军占领外,其余21县都已宣布独立。26日,在靖县召开讨袁驱汤大会,有48县派了代表出席会议。在会上宣布湖南独立,成立护国军湖南总司令部,推举程潜为护国军湖南总司令,誓师讨袁驱汤。这次大会声震湘西,影响全省。
任护国军湖南总司令时的程潜
 
  汤芗铭在护国军从西、南两面的进逼下,在全省一片讨袁驱汤的狂涛中,不得不于5月29日宣布湖南独立,也打起了讨袁的旗号,还邀请谭延闿出山组织湖南护国军。潜居上海的谭延闿为了实现第二次督湘,欣然允诺。黄兴为了对付北洋军阀也表示支持。谭延闿出面邀请原湘军将领曾继梧、赵恒惕、陈复初、刘建藩、陈嘉佑等人。他们各自召集自己的旧部,加上李佑文的巡防营6营,拼凑编成“湖南护国军第1军”。6月9日,湖南护国军第1军在长沙正式成立,曾继梧任军长,陈复初、赵恒惕、刘建藩、陈嘉佑分任第1、2、3、4梯团的梯团长。没过多久,又将4个梯团改编成2个师,陈复初、赵恒惕分任第1、第2师师长。每师编2个旅,刘建藩、卿衡、李佑文、陈嘉佑分任第1、2、3、4旅旅长。每旅编2团,每团编3营,但人多械少,战斗力不强。
  护国军湖南总司令程潜高举讨袁驱汤的旗帜,于5月3日从靖县出发,向长沙进军。途中,周伟率矿警营和部分民军来投,程潜授予“湖南护国军第2旅”的番号,周伟任旅长,令其率部向长沙开进。5月22日,程潜率湖南护国军第1旅进抵宝庆(今邵阳市)。宝庆知事岳森告诉他;“得到长沙消息,汤芗铭封了刀了,不杀人了,有人说汤芗铭也想宣布独立。”程潜听了感到诧异,当即吟成一副对联:“总统退位将军独立,民国革命屠夫封刀”,以提醒部队和人民对袁世凯、汤芗铭之流不可心存幻想。湖南护国军第1旅于6月5日抵达湘乡,15日移驻湘潭。20日,湖南护国军第2旅进驻宁乡县道林地区。在此期间,程潜赶至衡州,与进驻衡州企图北上讨袁的广西都督陆荣廷商议讨袁驱汤问题。陆督支持程潜的行动计划,并拨出炮6门归程指挥,以壮军威。6月30日,程潜发表了《布告汤芗铭罪状》的通告,揭露:“汤屠夫”在湘犯下的滔天罪行。汤惧程部进省,密令陈策率领模范团2营偷袭道林。6月30日,陈策团在周伟旅的围歼下全部交械投降。7月5日,程潜率部开进省城,驻扎郊区。
  汤芗铭见大势已去,于7月3日晚逃离长沙。曾继梧率部占领都督公署代理都督一日,公推刘人凤为湖南部督,刘督上任,首先撤消“湖南护国军第1军”的番号,罢曾继梧军长职,这时,袁世凯自毙,黎元洪继任总统。黎元洪为了缓解与南方的对抗,任命谭延闿为湖南省长兼督军。谭于民国五年7月30日到任,大权在握,首先处理军队,先将援湘桂军沈鸿英部及粤军马济部犒赏遣回,后将湘西民军与陶忠洵部编为第3师,师长陶忠洵。程潜部改编为第4师,将护国军湖南总司令程潜降任师长。因赵恒惕是谭延间信得过的人,借赵是中将陈是少将为由,将赵恒惕的第2师改为第1师,陈复初的第1师改为第2师,引起陈复初的不满。
  1916年10月,谭延闿重操故伎,将刚刚编成的湖南护国军4个师缩编为2个师。第3师、第4师番号撤消,部队一部分补入第1师和第2师,一部分改编成守备队,编余之主要长官安排为镇守使或镇守副使等职。这时,省城为谭系湘军所控制,程潜被挤出走上海。(作者单位:长沙警备司令部)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湘军

上一篇:【沩山灵树考略】喻立新2017年2期总108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