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史述往 > 正文

【民国时期《大公报》上的招生广告】罗慧2017年1期总107
2017-04-30 08:50:02   来源:   评论:0 点击:

梁启超先生在他的《戊戌政变论》里说过:“中国今日之大患,苦于人才不足,而人才所以不足,由学校不兴也。”急切地表达了他以学校的兴盛来加强人才的培养,进而推动中国社会进步的思想主张。同理,学校,这个有计划、有组织地进行系统教育的社会公共机构,自产生以来,它的兴衰、强弱,也与社会的发展、繁荣、稳定、进步等等因素息息相关。笔者最近在翻阅1915年9月在长沙创办的《大公报》,偶然发现,这份民国时期在湖南,乃至于在全国很有影响的日报,在它存续的32年、发行的27年时间中,每天的第一版均为商业广告专栏,而每年的6、7、8三个月时,则会与其它一些诸如药品、绸缎、书籍等商品一起,登载繁多的学校招生广告(当然,每年的这个时候也是学校的招生季节)。限于当时的认识、印刷和设计水平,具有时代印记的是,所有报纸广告仅有简单然而清晰的文字,不超百字,且竖式排列,显得非常简陋、原始。笔者在对它们进行了仔细梳理后,选取了四个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的时段,对广告内容进行叙述和钩沉,获得了不少关于湖南学校的历史信息,并认为,这些细节,可以作为史学专业者研析湖南学校史的标本之一。
一、1925年。应该说,1925年时,商业广告在我国还刚刚兴起,传到湖南,就更是新生事物了。而经过“五四”运动,新文化风潮洗礼的现代意义上的学校,当时在湖南,也屈指可数。

1925年7月30日湖南《大公报》上的招生广告
 
后来那些蜚声省内外的名校,或则刚刚兴办,或则还在筹备,更多地根本还未动议。能够有意识地通过新型的大众传媒途径,宣传学校的办学性质、招生要求、考试科目,以及报名、录取办法,还有招生简章的索取地址与邮寄费用标准等,以达到吸引家长和学生注意力、完成招生任务的目的,这样的学校,这样种种的办学行为,本身就是前卫、现代的表现了。
这一年的6月下旬开始,湖南《大公报》上开始出现了学校的招生广告,它们是私立醴陵遵道高初级中学与设在长沙议会后街的湖南南华学校,接着几日,又有长沙明德中学也发布了广告。但是,当时的招生人数均极其稀少,可见学校的办学规模实际很小。以私立醴陵遵道高初级中学为例,它的广告语是“本校招考高级中学一、二年级插班生二十名,初级中学一、二、三年级插班生四十名……”招考地址有两处:一是醴陵校本部,一是长沙牌楼遵道会内。现在想来有意思的是,这样小型的学校,竟还跨区招起生来。
值得特别记叙的是,7月10日至13日,上海美术专门学校招生的广告登到了湖南《大公报》上,它是这样宣传的:教育部立案,上海美术专门学校在长沙招生。本学期在本处招考中国画系、西洋画系、雕塑系、音乐系、工艺画系、……(详述在长沙招生、考试的时间与地点,以及索要招生简章的时间、地点)。最后落款是“校长:刘海粟启。”老报纸从这一方面也可证明,开风气之先的刘大师,于1920年代就在上海开办了专业门类齐全的新式美术学校,进行了完全现代的艺术教育。它的招生范围和方式都很新潮!
与同时期的私立醴陵遵道高初级中学一样的湖南南华学校,虽然在这一年,广告登载得最多,从6月底一直到7月13日,连续地投放了不少时日的广告,说明它当时办学的来势还是比较大的,但至今日,这所学校却已经不可考了,实为遗憾。
二、1935年。进入1930年代且在大规模抗日战争爆发前的时期,是中国社会相对比较稳定,也是湖南教育蓬勃发展的时期。实际上,分析这整个时期湖南《大公报》上登载的招生广告,均可看出当时在湖南的学校,数量急剧增多,规模急剧扩大,且各种不同性质、不同类别、不同层次的学校,都在抢占教育的大市场,除可说明其办学实力不可小觊外,也可说明当时湖南教育的需求比较旺盛。以1935年为例,这一年真是招生广告的黄金时代,从6月28日有广益中学暑期补习招生的广告开始,整个7月,湖南《大公报》每天基本上都拿出了大半个版面在做学校的招生广告。如果当我们了解到,当时的广告只有文字描述,每校所占篇幅极其小时,我们就应该了解该报每天的广告容量有多大了。
其信息则是:位于三府坪的长郡中学在招生;那时还在北门外的湖南私立雅礼中学在招生;曾位于湘春路里的晴佳巷,现早已不存在的大麓中学也在招生……省立高级工业学校招机械、应用化工、染织、电机等专业的学生;省立第四职业学校则以农业、林业、畜牧、兽医专业为主;私立华中美术学校高级艺术师范科招生;设在伍家井的崇实女校,有职业部,还有小学部,都招生;女青年会补习学校,有国文、英文、数学、缝纫等科补习;意大利天主教会办的丽文中学,招收初中的男生……办在兴汉门的衡粹女校,有学生400多名,招收缝纫、艺术师范、刺绣等专业的女生,上海美专的刘海粟校长,还推荐了学生入该校就读……等等,不一而足,一副教育迅猛发展,学校初具规模的势头。这种在商业广告中体现出的学校布局合理、门类齐全、形式多样、特色明显的教育盛况,与后来湖南教育史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吻合的:“由于社会的相对稳定以及经济状况的逐步好转,为学校教育的发展提供了较为有利的条件。”因之可以证明,湖南的教育,特别是中等教育,在当时,在全国,是处于领先地位的。
三、1940年。现在要翻开中国历史最沉重的一页了,那就是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时期。八年抗战,湖南是中国的主战区,有七年是在战火纷飞中度过的。战时,学校不是停办,就是被迫避走山间。一切都是混乱不堪,登载广告的湖南《大公报》都已停刊了,学校自然没有投放招生广告的可能与必要了。
但是,仅仅只是到1940年3月,湖南《大公报》就复刊了,7月21日,招生广告就开始在该报上陆续出现了,直至8月24日止。翻阅这一时期学校发布的广告,深感广而告知在非常时期的意义和作用。长沙大麓中学在蓝田招生;长沙周南女中招生除在蓝田本校报名外,还在长沙的原校址、湘潭的文庙西街、邵阳的教育局等地设了考场;南京的五卅中学迁到湖南来后,它在益阳的马迹塘招生;北平的民国学院在湖南招考中国文学系、法律系、政治系、经济系等专业的学生,考试地址分别在湖南的辰溪、安化和长沙南门外……
湖南省立高级农村医事职业学校在耒阳招生,邵阳、沅陵、湘潭等地卫生院均能报考,全省招100名,学校承诺学生考上后,不但学费免交,膳费也由政府每月补贴六元;长沙的衡粹女校在湘乡县城开学了,她招缝纫、绘绣两科的女生;国民党元老于右任先生担任校董的南京美术专科学校,在湖南招美术教育专业的学生,男、女生都收,它的校址在益阳桃花江九里乌龟石刘家大屋……不可想象,如果没有广告,这些学校所在地的信息要如何才能传达到社会,让避战乱而躲散在各地的学生、家长所知!
同时,种种迹象也表明,在国破家亡的战争环境下,湖南境内,有各类学校仍在顽强地坚持办学,虽然这是在抗战最艰苦的时候,但是教育仍在考虑为国家未来的发展培养人才,正所谓弦歌不缀!零星的学校发布的招生广告,说明当时有一部分学校,并没有随着社会的动荡而自行消灭或随波衰落,而是在顽强地坚持,并力求通过各种商业途径,将自己的这种坚持传递出去。
四、1946年。战争结束了,湖南的学校又开始呈现蓬勃发展的景象。因为战事影响而停办的学校,又开始了招生。迁往山区和内地的学校在这一年里,遵教育部的指示,必须全部复员,学校要恢复招生。湖南《大公报》6月28日即开始登载招生广告:长沙明德中学招收暑期初高中补习班,承诺在补习班学习成绩好的学生,可免试直入本校;周南女中、岳云中学也在扩大招补习班的名额。
接着,7月开始,各学校投放的广告量明显增大,湖南《大公报》第一版上,从以前的三、四条招生广告,到现在的每天占大半个版面,十几条广告,招生数越来越多,信息越来越密集。雅礼中学、艺芳女校、广益中学、长沙清华中学等均开始登载广告;湖南大学、国立师范学院等湖南的最高学府,也有了在本校原址招生的广告;设在武昌的私立华中大学,设在南昌的国立中正医学院,都加入到抢夺湖南生源的广告大战中来了。
8月份,报纸上的招生广告已经非常多了,除上述学校在持续投放外,艺芳女校附属的小学部、国立师范学院附属的中学也和本校部一起,做起了“套装”广告,明宪女中、妙高峰中学、省立第一职业学校、崇德初级中学、楚怡工业学校、枫林初中实验班……这些当时长沙的名校,不管是公立还是私立,不管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职高等等,纷纷加入广告大战,湖南教育的这个大市场,一时间熙熙攘攘、异彩纷呈。可以想象,当时有能力和需要的消费者——家长和学生,他们的选择余地有多么地广阔。
这种各级各类学校连续、大量地投放广告的行为,至9月10日以后才渐渐停息。现在我们可以说,各学校抢夺优秀生源,抢占教育市场的行为,是他们扩大社会影响力雄心的表现,也是教育欣欣向荣的表现。当年的广告大战,今天透过已经七十年了的发黄的旧纸张,我们仍能嗅到浓烈的硝烟味。(作者单位:湖南省教育科学研究院 )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大公报 时期 广告

上一篇:【揭秘“马明德”】江异2017年1期总107
下一篇:【品读王昌龄:一江愁绪在龙标】林其君2017年1期总107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