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序跋书评 > 正文

【《胡六皆诗联辑存》序言】胡静怡2021年1期总123
2021-08-02 16:00:40   来源:   评论:0 点击:

吾观百代之诗,大抵可分三类,曰颂圣,曰忧民,曰言情。“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一曲升平人尽乐,君王又进紫霞杯”者,歌功颂德也;“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者,忧国忧民也;“花飞莫遣随流水,怕有渔郎来问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上碧霄”者,言志寄情也。歌功颂德者,吮痈舔痔,曲意逢迎,纵讨得一盏残羹,终落得万人诅咒;忧国忧民者,一腔幽怨,满腹牢骚,虽不为当世所容,却赢得后人景仰;言志寄情者,自由挥洒,放浪形骸,其旷达不图后世留名,真性情却光腾霄汉。
寓庵先生,以书名世,间或为诗,因书法光芒甚炽,诗之光焰为其所掩,故时人不识其诗者众矣。先生之作,多以临池援笔而成,兴之所至,即席吟之,未存歌功颂德之初衷,未发忧国忧民之慷慨,自抒胸臆,剖露情怀,五柳之风,悠悠自见,东坡之趣,习习而生,非刻意为诗而妙手偶得者也!“折腰不恋门前柳,焦尾谁怜爨后琴”、“刀笔尚馀金石癖,江涛犹作鼓鼙声”诸句,可见一斑。粹涵先生以“精光四射”评之,确为的论。
罗冈仰之,不忘恩师之徳,广搜零散之章,辑为此卷,嘱余弁言,余压力如山,深恐有辱先生,不敢妄言。今沐手焚香,恭呈数语,安可言序哉。 
(作者系本馆馆员)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寻访湖湘抗战遗址》序】陈先枢2021年3期总125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