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三湘人物 > 正文

【红十四军首任军长何昆】李华强2020年1期总119
2020-04-17 21:22:52   来源:   评论:0 点击:

     1930年春的一个深夜,江苏省如皋县中共地下组织从地主家借来一口棺材,将一个“红军大官”的遗体放进去,抬到一块叫“垛子口”的地里悄悄埋葬了,参与此事的人被叮嘱要保密。这个被埋的“红军大官”到底是谁?他因何而死?又为何仓促落葬?他是哪里人?这一连串的谜,直到几十年后才解开——

红十四军首任军长何昆归葬、身世之谜
  2011年6月9日,中国工农红十四军纪念馆在如皋正式开馆。红十四军纪念馆以丰富的图片、文字和实物材料真实地反映了土地革命时期红十四军发展、战斗的历程。关于红十四军军长何昆(坤)烈士的生平事迹,纪念馆是这样介绍的:“军长何昆,1898年生,湖南省永兴县人。1925年考入黄埔军校预科。1926年春在黄埔军校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2月参加广州起义。1930年2月被中央军委任命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军长。1930年4月16日在红十四军攻打老户庄的战斗中不幸中弹牺牲。”这短短100多个字的生平简介,后人却经历了一段曲折而漫长的查访、考证的过程,直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在张爱萍将军直接关心和过问下,最终形成了这一较为客观的评价。此时,距何昆军长牺牲已过去整整51个年头。

 坚定信念,何昆忠党奋战不顾身
   何昆,原名何德晟,字克信,化名李维森,1898年9月25日生于湖南省永兴县金龟镇牛头下村。1924年,何昆投考黄埔军校,由于他不具备初中以上学历,次年冬才被录取到预备科。他积极参与校内政治活动,思想进步很快。1926年春,中共黄埔军校特别支部吸收他为中共党员。1927年3月,他当选为国民党黄埔特别区党部监察委员。预科期满后,他被分配至黄埔南宁分校第一步兵队继续深造。
  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4月18日,何昆等一批左派学生被拘禁校内。当晚,何昆乘看守人员不备,顺阴沟涵洞逃出校外,辗转至广州找到党组织,后被派往西郊三水县组织农民武装,准备暴动。
  12月11日广州起义爆发,何昆率三水县部分农民突入市区。13日,因中外反动势力联合反扑,起义失败,何昆在黄沙火车站被围,弹尽被捕。当晚,他使出从小练就的武功,一跃登上屋梁,撬毁椽子,率领难友从屋顶越狱。待何昆最后一个下坠时,绳索磨断,他不幸摔伤踝骨,只得隐蔽在同乡开的裁缝店里。
  1928年春,何昆回家乡养伤期间,协助永兴县九区苏维埃政府训练农民自卫队,并利用集市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动员妻子带头剪发放足。脚伤痊愈后,他匆匆北上武汉,找到了党组织。不久,党组织将他调往沪宁地区工作。
  1930年初,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决定,中共江苏省委将活动在南通、海门、如皋、泰兴地区的红军游击队组建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何昆被任命为军长兼通海特委委员。2月10日,何昆化名李维森,偕张爱萍、何扬、宋奇等人,由地下交通员护送,从上海乘船到达江苏泰兴,14日抵达如皋西南乡东燕庄。
  4月3日,通海特委和红十四军军部在如皋西南乡贲家巷召开隆重的建军大会,宣布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正式成立。何昆在大会上宣读了《告工农及一切劳苦群众书》,并检阅了主力红军和赤卫队。
  4月中旬,受党中央“左”倾盲动主义影响,红十四军军部和通海特委决定进攻如皋西南的重要据点老户庄。老户庄三面环水,只有东边一条通道,易守难攻。庄里驻有保卫团、县警察队和省保安队一个中队。战斗之前,何昆进行了广泛的动员工作,并发动赤卫队和群众配合部队行动。4月16日夜,红十四军二支队的三个大队,加上赤卫队和主动前来支援的群众约一万多人,利用夜色掩护,兵分三路围攻老户庄。第一大队从东边进攻;第二大队是主攻部队,由张爱萍指挥,从南边渡河,直攻敌保卫团团部;第三大队带领赤卫队从西边佯攻,并负责打援。
  进攻发起后,第二大队指战员奋勇向前,但是由于敌军集中火力顽抗,加上河水很深,怎么也冲不上去。第一大队从东边强攻了三四次也没有进展。何昆果断调整兵力,将西面、南边留给赤卫队佯攻,以牵制敌军;集中红军三个大队的兵力从东边进攻。何昆握着手提式机枪亲临前线,带领战士冲锋,很快占领了东头的晒谷场。碉堡内敌人集中火力拼命抵抗,用重机枪对着晒谷场狂射。何昆对张爱萍说:“让我对付炮楼上的敌人,再不解决,敌人的援军过来就不好办了。”说着,他踩着张爱萍的肩膀,一个纵身跳上草堆子,露出半个身体,用手提式机枪对准敌人的碉堡猛扫,以掩护部队进攻,瞬间即将敌人的火力压了下去。继而,他一挥手,大声呼喊:“同志们,冲啊!”战士们一跃而起冲了上去。就在这时,何军长摔倒在地上,只见他一手抓着机枪,一手捂住胸口,鲜血从手指间喷涌而出。何昆从昏迷中醒来,吃力地睁开双眼,一看进攻受阻,便挣扎着坐起来,推开张爱萍,喊道:“冲啊!一定要攻下老户庄!”说完,倒在张爱萍怀中再也没有醒来……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何昆军长牺牲时,年仅32岁。
  1930年7月,张爱萍于上海疗伤期间作《怀念何昆军长》诗一首:通如靖泰义揭竿,工农武装掌政权。老户庄头争战烈,亲举机枪率当先。无情弹丸玉山倾,一腔碧血泪雨涟。庆功酒酣酒亦苦,报捷声频声愈黯。何期长诀铭心底,丹心永昭苏北原。

       践行信义,将军六次寻访何坤遗骨
    何昆在攻打老户庄战斗牺牲的当夜,被当地党组织带领群众秘密仓促掩埋,没有留下掩埋烈士遗骸的任何标记。
  1942年,如西县委书记周特夫和县委秘书秦连曾在江安区召开老同志座谈会,提出要寻找何昆军长埋葬地点,后因战事频繁未能找到。
  全国解放后,张爱萍于1952年、1956年、1957年、1958年、1960年五次派员到当地调查了解,希望找到何昆遗骸,但仅获得了一些线索。1960年,在张爱萍建议下,如皋县人民政府在老户庄为何昆建起一座纪念碑。碑的正面刻有张爱萍将军题词: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军长何昆烈士纪念碑。
  直到1964年9月,张爱萍再次委托江苏省有关方面,并邀请当年红十四军老战士周方专程赶到如皋调查,事情才终于有了转机……
  据当年协助周方调查的周绚如、马道来两位老人回忆:1964年,他们在如皋县政府民政科工作,9月下旬的一天,领导通知他们说,上级派专人到如皋寻找1930年在老户庄战斗中牺牲的红十四军何昆军长的遗骸,要他俩和朱友林三人协助调查。他们还记得派来的人叫周方,如皋人,曾参加过老户庄那场战斗。
  1964年9月24日下午,周方带着县政府的介绍信来到老户庄。他操一口地道的如皋口音,与大家一见如故。他当即召集有关人员谈了完成这项工作的重要意义和如何开展工作,强调要通过召开当地知情群众的座谈会,了解当时的情况和何昆军长牺牲后的下落。
  翌日上午,周方在老户庄大队支书朱济平家中召开座谈会,请了一些60岁上下可能知情的群众参加。会上大家回忆了34年前的那一幕幕场景:1930年四五月间的一个晚上,红十四军的官兵攻打老户庄。那天夜间,有位红军军官操了一挺当时十分稀少的机关枪对敌扫射,于是敌军便集中火力向机枪方位狂扫,那军官不幸中弹牺牲。接近黎明时分,村里暗自组织十多人,用一张凉匾抬着那名军官的尸体从老户庄急促向西行走。大概一个小时,大家在老户庄西边的一个祠堂里停下来。此时祠堂里外已来了不少人,显得十分忙碌。有人窃窃私语,说抬来的是个红军大干部,要悄悄安葬。“至于这个红军大官是什么人,谁也不知道。”一些当事人回忆说。直到1960年如皋县人民政府在老户庄西边建了一座何昆军长纪念碑,他们才知道当年自己抬的竟是红十四军军长何昆的遗体。
  “当时我们只负责把遗体抬到祠堂,后来就走了,埋遗体不是我们!”对何昆遗体究竟埋在何处,与会人员谁也说不清楚。周方根据大家反映的情况判断,何昆军长的遗体掩埋地点应该在老户庄西边,也就是胜利乡西燕庄附近。
  9月26日上午,周方一行人来到西燕庄。南通市公安处法医沈祖云及在如皋检察院工作的徐名义也来了。村支书立即召集村民孙国民、章友道等八人参加会议。与会者回忆:1930年四五月间的一天下半夜,章友道到我们几个人家敲门,通知赶快到祠堂里集中。大家赶到祠堂,只见凉匾上躺着一个用被子从头盖到脚的人。章友道悄声告诉大家,这是攻打老户庄牺牲的一位红军军官,已和三奶奶家(大地主家)谈好借一口棺材,赶快到三奶奶家抬。大家很快将棺材抬到祠堂内,将凉匾上的遗体连被子移放到棺材内,人脸朝上。钉上棺盖后,便抬到祠堂河北一块名叫“垛子口”的地里埋了,并做了坟墓。埋完后天已大亮,参加人被叮嘱要保密。
  孙国民还回忆了几个细节:当年他才16岁,参加了那位军官的埋葬,记得是用洋钉钉的棺材盖,是埋在河北面的“垛子口”。当天下午,在孙国民的指点下,周方一行人来到“垛子口”那块坟地。孙国民确认坟墓无误后,周方即下令挖掘并开棺验尸。挖开土后发现所埋的是一口俗称“兜底山”的大棺材,当时是较贵重的,棺材木质已腐烂,散落在泥土中的洋钉已锈迹斑斑。打开棺盖,棺内骨骼虽完整,但呈“歪斜”形态,左手臂骨弯曲于腹部,左脚弯曲不直。这说明落葬时情况紧急而仓促。而按当地习惯,凡死者尸体入殓时,一定要平直安放。另据法医测量,死者身高159厘米,这与孙国民叙述的当年死者身材相符。棺内有五个贝壳做的洋纽子和五只铜质搭扣,而当时的红军军装上确有类似的配件。法医沈祖云对遗骸鉴定结论为:“死者胸椎第三第四左侧横突均缺损,肩胛骨下端断裂,背后骨亦有被打落痕迹,系弹头穿过的结果。肩胛骨外板向外缺损,可判断为枪弹出口的特征。”这也与张爱萍将军所写的《围攻老户庄》的回忆录中所说何昆军长负伤的部位完全相符。
  至此,周方根据两个座谈会反映的情况、现场挖掘结果及法医鉴定,证实此坟中所埋者确实是何昆军长的遗体。随后,周绚如找来一块大方布,将何昆军长的所有遗骸拾起来包好,带回了民政科,并连夜写了一份《寻找何昆军长忠骸纪要》,次日交给档案人员朱铎同志保存。四天后,南通市公安处法医沈祖云做出《何昆尸骨检验鉴定意见书》(医技字第29号)。1965年9月13日,中共如皋县委员会、如皋县人民委员会发布(65)第090号《关于红十四军军长何昆烈士墓的调查报告》,向中央军委、江苏省人民政府、南通地委等上级部门及张爱萍、刘瑞龙等领导汇报了何昆遗骸寻找情况及结果。
  1966年,何昆遗骸火化后,如皋县举行隆重的迎灵仪式,将骨灰安厝于县烈士纪念馆内。(现安放于如皋烈士陵园内)1980年6月17日,当年通海特委的负责人刘瑞龙专程赴老户庄为何昆纪念碑揭碑。

     传承信义, 两地携手修缮烈士故居
    何昆军长的忠骸得到妥善的安置。然而,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何昆军长的原籍仍是一个未解之谜。人们只知道何昆军长来自湖南,其他情况一无所知。1980年,江苏如皋县委党史办致函湖南省委党史办和湖南省民政厅,转请他们向所属各市、县通报查寻。经过一年多的调查考证,湖南省有关部门从全省40多位同姓同名的人物卡片和各县提供的人物特征中最终确定:何昆的原籍在湖南省永兴县金龟镇牛头下村。
  1981年,湖南省永兴县与江苏如皋县党史、民政部门取得了联系。永兴县党史办的工作人员陪同何昆军长的家属来到如皋,相互交流了有关烈士生平的资料。据湖南省永兴县民政局保存的一张《失踪军人简表》记载:“何昆(坤),失踪军人,何的爱人曹已花暂作战士家属对待,发抚恤金大米180斤,曹晚年进敬老院,一般看待,已病故。”何昆军长仅有一女名何广梅,亦已病故。据了解,何昆从上海到如皋之前,曾给妻子去信:“我在上海开旅社,生活可以。我将要入日本游学,只此一信,望勿念……”可她怎么知道丈夫把去“如皋游击”写成了“入日本游学”。估计当时书信是竖写,因“入”与“如”同音,“日本”两字可合写成“皋”字省一小撇。“游学”音似“游击”。何昆实际上是告诉她:他将去如皋县打游击。他的后人一直隐姓埋名生活,尽管生活十分窘迫,但却多次婉拒了组织照顾。
  有关何昆身世之谜经过永兴、如皋两地党史和民政等部门的共同努力,终于在他牺牲51年之后被揭开,这也算是对何昆军长英灵的一份迟来的告慰吧。
  2005年11月,江苏如皋党史办、烈士陵园、电视台等单位派员赴湖南永兴、坪石等地征集史料,何昆继孙何昭善当时为苏仙区审计局司机,他多日亲自驾车,不顾疲劳,起早摸黑,为如皋一行工作人员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还将保存70多年的何昆军长黄埔时期的行军床等八件遗物捐赠给纪念馆,为教育后代提供了极为丰富的实物史料。
  2010年5月,中国工农红军第十四军纪念公园在如皋落成,何昆继孙何昭善夫妇来到如皋,参观了红十四军成立遗址和老户庄战斗遗址,祭扫了红十四军英烈。2011年6月9日,应中共如皋市委、市人民政府邀请,永兴县党史办主任王日明陪同何昆军长之继孙何昭善夫妇,与其他红十四军将士后代一道,参加了红十四军纪念馆开馆仪式。其后,王日明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提供了几张何昆故居照片。
  烈士英魂犹在,故居鲜有人知。照片上,那座始建于清代晚期、民国初重建,坐落于永兴县金龟镇牛头村的何昆故居,由于长年无人管理,历经百年风雨飘摇,已经破旧不堪。“军长牺牲的地方,已经有了一个传承革命精神的纪念馆,何不发动两地共同修缮好军长故居,在湖南也打造一个弘扬红十四军精神的教育基地?”
  当地报社负责人的建议深深打动了王日明。临别前,双方约定:
  为修缮军长故居、打造红十四军精神教育基地而共同努力。
  回到家乡的王日明,开始利用各种机会,积极宣传何昆事迹,并以政协委员身份专门撰写了相关提案。经过他和其他热心人的共同努力,何昆故居被湖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省级重点革命遗址,同时列为2013年省级文物修缮项目。其后,永兴县财政拨款20万、并从中央革命老区转移资金中再筹集一部分资金,湖南省党史办支援4万,省文物局也决定支持10多万用于修缮何昆故居,并审议通过何昆故居维修工程方案。
  根据整个修缮设计方案,湖南省文物专家预算需要资金130万,缺口较大。为此,王日明向如皋方发去一信,通报了有关情况,呼吁有识之士慷慨解囊,支援修缮何昆故居。得知湖南永兴和如皋两地有关人士正在为修缮军长故居、打造红十四军精神教育基地而奔波,如皋市社会各界与红十四军的后代,纷纷行动起来,进行捐助,出现许多动人故事。如皋市及海门市先后捐款达20多万元。
  目前,何昆故居修缮工程已近尾声,原中央政治局委员、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迟浩田上将也为何昆故居作了题词。
  江苏如皋,湖南永兴,两座相隔千里的城市,因为一位红军将领而结下了永远也割不断的情缘。吃水不忘挖井人,在洒满烈士鲜血的热土上,两地人民坚守信义,永远不会忘记红十四军军长何昆烈士的丰功伟绩。  
 (作者单位:永兴县政协文史委  )

分享到:

0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失踪的罗庶丹】焦广2020年1期总119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