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广益学校

2016-10-25 17:51|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42| 评论: 0|原作者: 陈先枢|来自: 名城长沙网

广益学校大门

广益学校为今湖南师大附中的前身,遗址在长沙市开福区熙宁街长沙大学宿舍区内。该校初名唯一学堂,始建于1905年,由民主革命先驱禹之谟创办,后改名广益学堂,校址设熙宁街原清代校经书院旧址。

禹之谟

禹之谟(18661907),字稽亭,清长沙府湘乡县青树坪(今属双峰县)人。自少博览群书,尤爱王船山著作,对科举之学则不屑一顾。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他在刘坤一军中任江南转运德州分局派运军械委员,因“随办转运,在事出力”,奏叙五品翎顶,候选县主簿。他以“外侮频仍,清廷腐败,无以展其志”而辞官去上海研习矿学;并考察长江下游矿产资源,几次想兴办工矿,均因种种阻力而不成。1897年回湘,时值维新变法运动高潮,他与谭嗣同、唐才常等均有接触。维新失败后,他深感“倚赖异族政府改行新法,等于与虎谋皮”,遂萌发革命之心。1899年他参与唐才常自立军起义,负责运输枪械弹药。起义失败,他东渡日本攻习纺织和应用化学。1902年学成归国,先后在安庆、湘潭、长沙兴办织布厂。并附设工艺传习所,艺徒遍及衡阳、常德、宁乡、湘乡各地,“湘省织布机坊,一时开设不少”,“湖南之有机织自君始”,走上了“实业救国”之路。

禹之谟从1903年起即与黄兴“畅谈,间作密语”;次年华兴会成立,他是最早成员之一。19058月同盟会在日本成立后,他受黄兴函托,与陈家鼎在湖南筹建分会。19064月,他由易本羲主盟加入同盟会;随后,同盟会湖南分会成立,他被推为首任会长,会址初设其在荷花池所办的织布厂,后改设于天心阁三楼。与此同时,他又被推举为湖南商会会董、湖南学生自治会干事长,被公认为“湖南学界、工界、商界之总代表”。

在禹之谟短暂而光辉的革命生涯中,兴学育才、“教育救国”占了很重要的一部分。1906年,长沙经正学堂甲班学生陈朗超、张光棠、刘常治、朱道周、盛浚、盛懋、岳翰等十余人,因不满主持校务者的措施,愤而退学。教职员黎尚雯、石广权、华子模、王栎安诸先生都怜惜其志向,爱慕其德才,不忍心让他们失学,便自动随这些学生在校外义务授课。禹之谟原与黎、石等友善,又以这些爱好自由而不愿受压迫的学生深堪造就,即与师徒结合,借湘乡试馆组织一个学堂,命名“惟一”。412日惟一学堂正式成立。禹之谟和一些同盟会员在这里宣传革命思想,策划革命工作,惟一学堂也因此引人注目,其他学堂的有志青年慕名而来就读的日益增多。王光甲、唐无我、禹夷苍、唐璜、彭遂良、刘盛、肖鹏、蒋育寰、李范吾、舒亮等即是。原有的校舍不够用,便另租水风井小桃园巷内一栋民房作为校舍,禹自任学堂负责人(监督),黎尚雯主持教务。此时,教员增加了罗介夫、曾伯欣等,也都是同盟会员。学堂按照清廷1903年颁布的《奏定学堂章程》的规定,开设修身、读经讲经、中国文学、算学、历史、地理、博物、图画、体操等课程。禹之谟经常教育学生不可读死书以猎取功名富贵,强调要“脱离奴籍”,培养自治能力和民主作风,从被统治、被奴役的精神枷锁中解脱出来。因此,当时人们评价惟一学堂“其学生皆有自尊独立之风,校风为全省各校之冠”。

 19065月公葬陈、姚于岳麓山时,“惟一”的学生身着素服,手举白旗,走在送葬队伍的前列,先行队的队长即后来也葬于岳麓山的辛亥革命志士彭遂良。学生在这次活动中受到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当时,学堂的所有设备都由教员和学生筹款购置。遇有不足,或由禹之谟所办织布厂提供,或由黎尚雯在高等实业学堂授课所得的薪俸补给;再不足,师生甚至典当服物来补充。可见当时办学的艰苦。

禹之谟被清廷逮捕入狱后,惟一学堂被视为革命机关而遭封闭。同盟会员黎尚雯、罗介夫、曾伯欣、陈安良、禹贡、廖钧焘、廖伯昆等,一面尽力营救禹之谟,一面不负同志嘱托,在潮宗街继续办学,推举张少荃为名誉监督,黎尚雯为监督,更校名为“广益英算专修科”,以避耳目。惟一学堂及其后的广益英算专修科为革命培养了不少人才,如彭遂良、唐拓庄等。

禹之谟烈士狱中遗墨

1911年辛亥革命胜利后,谭延闿任湖南都督,为奖励学堂对革命所做的贡献,即拨北门外熙宁街湘水校经堂为广益的永久校舍,并优给办学经费。

广益学校校舍

广益学校学生宿舍

广益中学堂于1912年改为广益中学,几经演变,艰难办学,至1926年罗介夫、曹孟其、邹尧仁、黎浦棠等先后担任校长。

曹孟其

任邦柱

1927年 “马日事变”时,长沙各中学皆被迫停办。在劫难之际任邦柱被推为该校校长。任邦柱(18891936),字佩锟,湖南汨罗人,著名教育家,湖南高等师范学堂毕业。先后执教于长沙市各公私立中学及湖南大学预科班,因教育有方,深得学生爱戴。任邦柱为广益中学校董会董事。他任广益校长后,毅然辞去其他高薪职务,毁家办学,为复兴广益中学鞠躬尽瘁,校舍和教学设施大为改善。何键曾提出以 10万银元赠给广益,换取广益董事长之名,被他断然拒绝。

广益中学教师办公室

广益中学会议室

广益中学数学课堂

广益中学理化试验室

1933年5月广益学校校刊抗日专号

广益中学运动场

广益中学自行车队

在任邦柱的苦心经营下,1933年全省第三届毕业会考高、初中第一名皆为广益学生夺取。体育方面,广益篮球队“名震三湘”。1935年学校30周年校庆时,省政府以“办学有方”发给广益奖金1万元。“要学习,进广益”的谚语在社会上广为流传。

尤其令人敬佩的是,任邦柱把他的侄儿任自立也拉到了广益。1932年,年方二十四的任自立以优异的成绩从北京大学物理系毕业后,又入北大物理研究院深造,于1934年毕业。同年底,他接到叔父任邦柱从长沙十间头公馆寄来的信,邀他来广益任教。任自立本来有机会再岀国深造,但他为了振兴家乡的教育事业,毅然回到了长沙。初来长沙时,他即住在任邦柱公馆。1936年任邦柱去世后,任自立接下叔父的重担,艰难地经营着广益。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后,广益中学为避战乱,于1939年迁到离长沙200公里之遥的常宁县柏坊镇尹家祠堂,曹孟其复任校长,任自立任教务主任。任自立还兼任39班班主任,培养岀了朱镕基等一批优秀学生。在湖南省第二次全省中学会考中,任自立的学生朱镕基考得了全省初中部第一名。任自立所教的学生中,除朱镕基外,还有许多少年有大志者,诸如任俨、朱干民、周继溪、劳特夫、沈立人等,后来都成为有名的人物。

1942年广益中学毕业证书

19463月,广益复员长沙,重新确定“公勤仁勇”为其校训,并谱写了校歌,歌词云:

    广益,广益,湖南革命策源地。

    先烈艰辛难尽述,耿耿精诚都付与莘莘学子。

    愿学业修明,愿效忠党国。

    继往开来,同心努力,广益,广益,光荣犹未已。

    1951年,广益学校改为湖南省立广益中学。同时,云麓中学并入该校。云麓中学1942创办于辰溪,创办人胡庶华,1945年随湖南大学迁长沙河西二里半。195512日,广益中学改为湖南师范学院(今湖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云麓中学位于二里半的校舍

广益中学朱镕基学籍档案

黎氏三兄弟,左起:黎磊石、黎鳌、黎介寿

    广益办学50年,培养了大批人才,革命烈士柳直荀、李立三和著名戏剧家欧阳予倩等都曾就读于此,原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从19411943年在广益中学读初中整三年。朱镕基在广益求学3年,就读于39班。师大附中档案室保存着从1929年以来完整无缺的广益中学《学籍册》和《成绩册》,其中,在194119436大本成绩册里详细记载着少年朱镕基的学业成绩:操行甲等,体育成绩良好。一年一期至三年一期的5个学期共59科次的期末文化考试,100分的15次,平均为938分,有3个学期名列第一。三年二期的毕业考试成绩,更是令人瞩目,11门功课.其中7门获100分,平均9627分,为全班54人的第一名。广益学生中,其他成为学者专家的不少,如浏阳黎氏三兄弟黎鳌、黎介寿、黎磊石均曾就读广益,后来都选择学医,都成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张履谦、朱之悌等也是广益学生。   

黎尚雯与广益中学

刘磊

   在辛亥革命100周年之际,长沙岳麓山上的黄兴、蔡锷和焦达峰、禹之谟等25处辛亥将士墓由人民政府进行了修缮,其中就有“故参议院议员黎尚雯之墓”。

黎尚雯

黎尚雯,字桂苏,清同治七年(1868)出生于湖南浏阳县城营盘里一书香门第,后迁居西乡青草市元甲山。自幼聪颖,受祖父黎宗学的“不踏入仕途”和“培养儿女的民族气节”之教育熏陶,读经史诸籍,过目成诵。稍长,潜心研究王夫之、顾炎武等人的学说,务求经世致用,鄙视清廷科举,在父母的苦劝下勉强应试,名列前茅,被同辈誉为奇才。

1895年浏阳大旱,四乡饥民聚集县衙吁请赈救,湖南巡抚倡设救灾机构,聘黎为幕僚。他捐出薪俸和家产,购运粮食放赈;还掘矿采煤,以工代赈等。受到当地绅士赞许,申奏清廷授予官衔,但他毫不动心。他曾研究欧美政治,痛感清廷愚昧腐败,祸国殃民,非变法不足以救亡图存,于是决心以维新变法为己任。他奔走呼号,提倡学习西方政治、经济和自然科学,极力驳斥顽固派对维新运动的歪曲和抨击;参与唐才常、梁启超等创办时务学堂和《湘报》、《湘学报》的活动等。1898年戊戌政变失败,“六君子”殉难,他仍“不改素志”,“本性难移”。

光绪二十六年(1900),唐才常组建自立军准备起义时,他往来于长沙、武汉之间,与唐交往甚密,因得与闻自立会的策划机密。8月,自立军起义事泄,唐在武汉被捕殉难,黎极端悲愤,避居衡州,因虑时局艰难,唯专心从事教育以唤起民众之爱国、救国精神,方为上策。但并未放弃反清斗争,如19065月积极参与禹之谟、宁调元等公葬陈天华、姚宏业于岳麓山的活动,大张民族正气,清廷惶恐不安。同年,萍浏醴革命军兴起,黎在北京策动会党相机响应。1907年回湘,知此次起义之失败在于无坚强领导机关,便与龙璋、焦达峰、谭人凤、宁调元等重组同盟会湘支部。后来,武昌起义成功,湖南首先响应,与这个支部工作的成效分不开。宣统元年(1909)全国各省创立咨议局,黎当选为正式议员,10月又当选为中央咨政院议员,先后倡导实业,整顿教育和积极参与改革政治,提倡民主等。191211日,孙中山就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后,黎被推为临时参议院参议员,曾建议巩固民权,废除不平等条约,主张以党治国。后来,从袁世凯篡夺革命政权到黎元洪继任总统期间,他一直拥护孙中山的革命主张,参加过讨袁(世凯)和驱汤(芗铭)等活动,并曾被捕入狱,幸得朋友营救才免于难。直至1917年孙中山在广州成立护法军政府、就任大元帅,开始护法战争,电召他赴广州议政时,黎已积劳成疾而未能赴任。19183月在长沙病故,时年51岁,公葬于岳麓山。国民党元老、著名书法家于右任书写墓碑:“故参议院议员黎尚雯之墓。”

岳麓山黎尚雯墓

黎尚雯一生为中国之民主共和而不懈奋斗的同时,长期从事教育工作。19008月自产军起义失败,他避居衡州时,曾应聘为衡州府中堂监督,并提出了“知耻、立志、好学”的施教新方针,学校学风校风焕然一新,学生德业俱进,大多成为后起之秀。1903年(光绪二十九年(1903),黎复受胡元之聘,任长沙经正、明德学堂管理员,与黄兴、张继等共事。1904年,湖南创建高等实业学堂,黎受聘为教务主任。不久,又任湖南中路师范斋务长,他教育学生立志为人师表。1910年(宣统年),黎应曹典球聘,任湖南高等实业学堂教务长,编制教程,分科教学,又加强爱国强种之教育和科学技能之培训,使学生出校后积极投身于路矿等实业界。1912年,湖南高等实业学堂更名为湖南高等工业学校(即今湖南大学前身),黎奉命出任校长,次年去北京。他还曾在武汉潜伏期间被推为江汉大学监督。他为20世纪初的中国教育事业作出了贡献。而最值得永远铭记的是他鼎力协助民主革命先驱禹之谟创办惟一学堂。1905年(亦说1906年),黎尚雯任教的经正学堂甲班学生陈超朗、张光棠、刘常治、朱道周等10余人,因不满主持校务者的措施愤而退学。他和石广权、华子模、王栎安诸先生都怜惜其志向,爱慕其德才,不忍心让他们失学,便自动随他们在校外义务授课。当时禹之谟正在长沙兴学,他与黎都曾关心和参与过唐才常的自立军活动,早有交往;与石、华等也颇友善。又以这些爱好自由而不愿受压迫的学生深堪造就,即与他们师生结合借湘乡试馆成立了惟一学堂,时为当年412日。学堂由禹主办,黎、石、华、王,还有邹代藩、陈安良等先生努力经营,以培养革命人才,推翻清朝统治,实现资产阶级民主政治,“保种存国”为宗旨。禹和黎等一些同盟会员在学堂宣传革命思想,策划革命工作,“惟一”也因此引人注目,其他学堂的有志青年慕名而来就读的日益增多,王光甲、唐无我、禹夷苍、唐璜、彭遂良、彭昭、李范吾等即是。原有的校舍不够用,便租水风井小桃园巷内一栋民房为校舍,禹自任学堂负责人(监督),黎主持教务。此时,教员增加了罗介夫、曾伯欣等,也都是同盟会员。“惟一”按照清廷的规定开设课程,黎配合禹教育学生“不可读死书以猎取功名富贵”,要“脱离奴籍”,从被统治、被奴役的精神枷锁中解脱出来。因此,当时人们评价惟一学堂“其学生有自尊独立之风”。“惟一”学生不只听教师讲课,还要进行课外阅读和参加一些社会活动。校内暗设阅览室,备有《孙逸仙》、《新湖南》、《警世钟》等革命书刊。省会长少沙万余学生公葬陈天华、姚宏业于岳麓山时,惟一学堂的学生身着素服、手举白旗,走在送葬队伍的前列,先行队的队长即为彭遂良。学生们真正做到了“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

当时,学堂的所有设备都由师生筹款购置,学生张光棠的父亲张少荃捐款较多。学生赤脚草鞋,节衣缩食,用节省下来的钱作为房租等经费。遇有不足,黎以在高等实业学堂授课所得的薪俸补给;再不足,师生典当衣服来补充。唐璜在《惟一纪事》一文中回忆说:“黎(尚雯)先生冬季授课,仅着夹衣,瑟缩之状,恍然在目。”原来是黎先生把自己的棉衣典当了,可见当时办学的艰苦程度和他的执着精神。

禹之谟是湖南同盟会的首任会长,又是湖南商会会董、湖南学生自治会干事长。他利用合法身份所进行的一系列政治活动,均为清廷所不容。1906810日,他被清廷借口“湘乡盐案”、率众“哄堂塞署”罪逮捕入狱,惟一学堂也被视为革命机关而遭封闭。黎尚雯、罗介夫、曾伯欣、陈安良、禹贡、廖钧焘等,一面尽力营救禹之谟,一面不负同志嘱托,在潮宗街继续办学,推举张少荃为名誉监督,黎尚雯为监督,更校名为“广益英算专修科”,以避耳目,暗中继续鼓吹革命。当时的困难更大,经费奇缺,有些教师不计报酬义务教学;师资不足,挑选高年级符合条件的学生教低年级同学,如陈朗超教过英语、王光甲教过体操。职员仅1人,担任教务、会计、庶务等工作,校工只有2名厨工和1名传达,日常勤务工作,如洒扫、洗涤诸多杂事均由学生担任。1908年,广益英算专修科曾附设铁路营业专修科,次年与湖南铁路学堂合并,创设湖南高等铁路学堂,分设机械、建筑、业务三科,学制四年,1913年因铁路收归国有而停办。黎对广益英算专修科管理严格,呈报官厅之例行公文、表册,十分谨慎小心,务求详尽。清廷学部检查其所报表册,认为办理合法,命令更名“广益中学堂”,并令湖南提督学使按年给津贴实银200两,从而使学堂在经费十分窘困中得以勉强维持,但无法兴建校舍,故先后搬迁5次。1911年秋,辛亥革命推翻了清朝封建统治,谭延任湖南都督,以广益中学堂系革命党人所创办,教员多是革命党人,师生长期以来参加民主革命出力较多,即拨长沙北门外熙宁街湘水校经堂为其永久校舍,并优先给办学经费,以奖励学堂对革命所作出的贡献。

惟一学堂及其后的广益英算专修科为革命培养的人才中,以彭遂良、彭昭兄弟和唐拓庄最突出。彭氏兄(18791911)、弟(18841911)为湖南宜章人,出生于当地望族家庭。1905年入惟一学堂,次年加入同盟会,因参加公葬陈、姚二烈士的活动,在禹被捕入狱、惟一学堂遭查封后,被当局开除学籍回乡。1907年其叔父彭邦栋担任湘南革命实行团主任时,他们组建联络机关、训练革命军队。1911年武昌、长沙相继起义,兄弟俩协助其叔在宜章响应,率兵攻入县城,不幸遭公署伏兵袭击,双双殉难。宜章光复后,1912年经黄兴呈请临时大总统孙中山褒赠彭遂良为陆军上校、彭昭为陆军中校。次年,湖南都督府将二烈士合葬于岳麓山,201110月,其墓由政府进行了修缮。唐拓庄系湖南零陵人,1909年入广益英算专修科,曾为收回粤汉铁路主权奔走呼号。1911年武昌起义成功,袁世凯仗势在北京组阁,窃取革命果实,他便与教师罗介夫、曾伯欣及同学谢宅中等组织暗杀团,“欲炸袁世凯”,以烟台为根据地制造炸弹,不幸被炸成重伤而身亡。留有绝命书云:“吾辈来此,狙击民贼,志在死耳……政体不能共和,人民不能自由,是吾耻也,是虽生犹死也……吾今已矣,希诸君勉为之。”

黎尚雯从1906年起,至19121月,先后担任广益英算专修科和广益中学堂的监督长达5年多。是他,鼎力协助禹之谟创办了惟一学堂;又是他,在禹之谟被捕入狱、惟一学堂遭查封后,将学堂更名为广益英算专修科,使“惟一”得以延续下来;还是他,与其同事们艰苦经营,使广益英算专修科得到清廷核准改为广益中学堂。广益中学堂于1912年更名为广益中学,1926年改为湖南私立广益中学,195111月由人民政府接管改为湖南省立广益中学,19551月又改为湖南师院(今师大)附中。今日的湖南师大附中已成为湖南基础教育的龙头和窗口,在全国具有较高知名度并有国际影响的示范性普通高级中学。 

按:本文录自《文史拾遗》2012年第2期。刘磊,湖南师大附中退休高级教师。

(转自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版《长沙百年名校》陈先枢撰稿)

上一篇:湖南省立一中下一篇:稻田师范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9-7-17 08:42 , Processed in 0.084905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