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教育界的“长沙王”——徐特立

2008-10-9 22:2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06| 评论: 0|原作者: 文章注明|来自: 文章注明

  杰出的人民教育家徐特立在他的《六十自传》中提到他早年在长沙从事师范教育培养了大批小学教师的经历时说过:“在长沙教育界我应该是‘长沙王’”。确实,从1895年徐特立开始从事教育,到1927年“马日事变”,32年的时间里,徐特立与长沙师范教育结下了不解之缘。可以说,徐特立是长沙教育界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
  徐特立,1877年生于长沙县五美乡。1895年,他开始担任塾师。1905年在宁乡速成师范结业后,他在长沙县创办了梨江高等小学堂。并在该学堂附设了速成师范班和女子班。1906年春,他接受朱剑凡的聘请,到长沙周南女塾担任国文教员,还兼教地理、历史、数学、化学等课程。后来周南分设师范部、中学部、小学部,他担任了师范部主任教员兼小学部主事,同时,他还先后在修业、明德、长郡等校兼课。1910年,他到上海、日本考察小学教育。回到长沙后不久,他担任了周南的校长,并根据在上海和日本学习的一些经验,在周南实行教育改革。为此他创办了《周南教育》周刊作为教育改革的指导。这一刊物出版后,很受师生欢迎,被誉为湖南教育刊物的开路先锋。
  辛亥革命后,徐待立先后辞去省临时议会副议长和省教育司教育科长职务,继续从事教育。他先在长沙县第一高等小学校任校长,接着又创办了长沙县立师范学校。在创办长沙师范的过程中,他还在他的家乡五美筹建了五美高级小学校。他以自己的学生熊瑾玎任该校校长,将家里的房子腾出来作为校舍,并在长沙师范为这所学校培养了一批合格的教师。由于他的苦心经营,五美高小成为了一所革命学校。熊瑾玎和他的继任者蒋长卿后来都参加了中国共产党,著名共产党人陈昌、熊为华、张义质、黄彝、毛达恂、赵则三等都曾在五美高小读书或担任过教员。
  1913年下学期,徐特立开始在第一师范担任教育学、各科教授法和修身等课程教员,并兼任教育实习主任。他的课很受学生欢迎。为了帮助学生掌握教育理论和方法,他经常在课外组织学生举行有关教学问题的座谈会;他还组织学生参观小学教学,然后详细加以评论、分析。在上修身课时,他不讲那些干巴巴的教条和空洞抽象的大道理,而是用古往今来模范人物的嘉言懿行来启发学生,并以自己的生活体验指点学生。他在毛泽东等学生向他请教读书经验时,提出“不动笔墨不看书”的主张,这种学习方法对毛泽东等学生影响很大。毛泽东在后来曾深情地说:“我在湖南第一师范求学时,最敬佩的两位老师,一位是杨怀中先生,一位是徐老。”
  1919年,为进一步追求救国救民真理,徐特立以43岁的年龄赴法勤工俭学,并到比利时、德国进行了教育考察,于1924年夏回国。回国后,他谢绝了广东大学校长邹鲁聘请他为教授的聘书,决心留在长沙,为湖南的教育尽力。当时,省立第一女子师范正在招生,一群没有被录取的乡下女学生来找他,诉说她们失学的痛苦。徐特立决心创办一所女子师范学校,以解决她们的就学问题。于是,他借了长沙师范左侧的一栋杂屋,向其他一些学校借来一些旧黑板、课桌椅和教具,用“打会”、借贷和募捐等方式筹集了几百元的经费,创办了长沙女子师范学校。他自己任校长兼教员,其他教员都是义务兼课。学校除一名厨工外,没有其他勤杂人员,许多事情都是他带领学生动手做。在半年的时间里,他多方筹措经费,将原来一层的教室改建成两层的教室,还办起了图书室和阅览室,充实了教学仪器。为了筹款还债,徐特立在除夕深夜还在外面奔走。有人不了解情况,还以为他作客吃年饭去了,当看到他回来在厨房吃开水泡饭时,大家很感动地说:“这是徐校长的特别年饭!”
  从1925年春季开始,徐特立同时担任了长沙师范、长沙女子师范和省立第一女子师范的校长。他把过去自己办学治校的经验,与考察西方学校管理制度所得知识融会贯通,制订了一套新的管理方法,在3所学校实践,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如在长沙师范组成校务会议,在长沙女师组成校董会和校务委员会,对学校实行民主管理;开放校禁,解除对女学生的封建桎梏,鼓励女学生走出校门,参加社会活动;坚持以提高教学水平为宗旨的择师标准,坚决反对在学校搞派别,拉小圈子;对学生实行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等等。
  在选择教师方面,徐特立的标准是:思想进步,作风正派,能吃苦耐劳,认真负责而不计较报酬。他聘请教师很有诚意,尽管三所学校教师的报酬都不很高,但有很多教师为他的诚意所感动,主动来校与他共事。有一次,他冒着大雪送聘书给著名地理教师鲁景深先生。鲁先生尚未起床,鲁师母以为他是一个老校工,让他在客房等了两个多小时。鲁先生起床后,很受感动,尽管已接受别的学校聘约,但仍答应到省立第一女师兼课。由于徐特立以思想进步作为择师的标准之一,因而,他当校长的期间,这3所学校里集结了大批进步人士甚至共产党人,如周以粟、陈章甫、罗学瓒、周竹安、廖锡瑞、曹典琦、熊瑾玎、周世钊、黄芝岗等。
  在教育学生方面,徐特立最为人所称道的是他的“诗教”。这是他在省立第一女子师范任校长时所创立的一种教育方法。每天早上,他将对学生的表扬或批评,需要让学生知道的布告或通知,都用诗的形式写在办公室前廊的黑板上。这些通俗易懂的诗句简洁明了,形象感人,学生爱读,又易记忆,教育效果非常好。如他表扬女生学习成绩好的诗:“女儿智力何曾弱,十二三班作例观;学算刚刚三载半,几何三角一齐完。”他称赞一个叫丘伯箴的女生身体健壮,性格活泼时写道:“人人共道伯箴强,一跃先登上女墙;倘使女儿皆若辈,立将衰弱转强梁。”他批评一些女生晚上就寝后讲话影响别人睡眠时写道:“脚尖踏地缓缓行,深恐眠人受我惊;为何同学不相惜,不出嘻声即足声。”当一些学生嘲笑他用别人扔掉的粉笔头上课是小气时,他写道:“半节粉笔犹爱惜,公家物件总宜珍;诸生不解余衷曲,反谓余是算细人。”学生对这些黑板诗很感兴趣,每天都到走廊的黑板前去阅读和抄录。有些诗句,同学们几十年后还能背诵出来。 
  由于徐特立的精心管理和精心教育,三校办学都卓有成效,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大革命时期,长沙有八九十所小学,很大一部分教师都是毕业于这三所师范学校。3校毕业生中还有很多走上了革命道路,成为光荣的共产党员。如许光达、廖沫沙、赵自选、张义质、谢鑫、罗为栋、熊为华、赵则三、毛达恂、毛际科、杨辗、郑杰(刘英)、朱端绶等。其中有很多人为革命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马日事变”后,徐特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离开了长沙,走上了职业革命的道路,结束了他在长沙的教育生涯。

(以上内容摘录于《长沙历史文化丛书》之《湘城教育纪胜》,郑佳明/主编,彭一平|陈先枢|梁小进/著,请以原书内容为准,未经授权许可,严禁复制转载引用!如需使用,请联系《长沙历史文化丛书》编委会或名城长沙网。)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9-10-18 01:59 , Processed in 0.06011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