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吴大澂图门江勘界及其历史背景

2020-9-30 19:47|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02| 评论: 0|原作者: 陈先枢|来自: 名城长沙网


2018年9月21日,随湖南省文史馆采风考察团一行来到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图们市,参观了已辟为旅游景点的图们江中朝边境口岸,不由得使我回想起图们江下游大片领土丢失的一段令人悲愤的历史。稍喜的是,曾任湖南巡抚的吴大澂力主图们江重新勘界,并从沙俄手中收回了距图们江入海口仅15公里防川村。

来图们江还使我想起了26年前,即1992年的一段往事。当时正值中国改革开放的转折点时期,湖南财经大学陈德维教授雄心勃勃弄出了一部360万字的《市场大辞典》,由中国科学技术出版社出版。为编撰《市场大辞典》,陈德维聘请了多名副主编,我是其中之一。我为辞典写了30余万字,包括“中国开放地区市场”一章,其中又有“沿海、沿江、沿边地区市场”一节,条目中自然必有“图们江口”了。“图们江口”辞条全文如下:

 

图们江口  指图们江流入日本海的江口,位于中国、俄罗斯和朝鲜交界处。今中俄朝边境上中方的防川村,距图们江入海口仅15公里。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图们江口港口可成为与鹿特丹相匹敌的国际性大港口。近年来,东北亚地区各国对开发图们江口均抱有很大的热情,都希望早日建海港,并铺建高速铁路,沟通新的亚欧大陆桥。图们江口位于东北亚的中心点,日本国土弧形岛屿群的半径中心也在这里。此地处于北纬40度左右,是世界发达工业纬度带,目前急需有一个闭合的交通圈。如建成高速铁路,从图们江口到达欧洲的任何地方都不超过3天时间,而现在却至少需要10天。图们江口是距日本、美国、加拿大和北冰洋航线最近的港口,一旦建成,欧美和世界许多国家也将获益。在前几年,我国已在图们江所在的珲春市投入10亿元人民币进行基本建设,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曾为此召开过一系列会议。1991年10月,在纽约总部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全力支持图们江口的开发,这是该组织首次举行的项目发布会。会上人们看到了这样的蓝图:投资300亿美元,直接受益的将有东北亚地区3亿人。20年内,世界将出现第二个鹿特丹,第二个香港和新加坡。这是开发计划署在世界上最大的支持项目。图们江口的发展战略分3个层次:一是在图们江口中、俄、朝各划地3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组成一个小三角区,实行自由贸易;二是扩及俄罗斯海参崴、中国延吉市和朝鲜的青津市,总面积1万平方公里;三是再扩及图们江流经的地区,包括中国的吉林省,朝鲜的两个道和俄罗斯的一个区。

 

那时我并没有到过图们江,这个辞条是根据当时的资料整理出来的。辞条对20年后的图们江口充满了憧憬:通江达海,自由贸易,建立跨国开放区,惠及东北亚地区3亿人。如今过去26年了,亲眼目睹了图们口岸的冷清场面。从图们市再往东南沿图们江便可达珲春市中、俄、朝边境顶端的防川村。防川村就是吴大澂从沙俄手中收回来的。在防川村,面对近在咫尺而无法跨越的图们江入海口,只能望洋兴叹,我们在《市场大辞典》中描绘的美好蓝图原来只是一个梦想。

看我们国家现在的地图,在东北吉林省珲春这一边,中国领土十分接近于日本海,却没有一个出海口。珲春城以南约70公里处的敬信镇防川村距图们江入海口仅15公里。这里是中国、俄罗斯、朝鲜边境的特殊三角地带,有着重要的战略意义。然而,图们江出海口古为中国领土,15世纪之前,图们江两岸由中国的少数民族女真族所领。明王朝建立后通过招抚女真族,在图们江两岸设置了地方行政机构,图们江两岸一度为明朝领地。明宣德八年(1433年),朝鲜李氏王朝将活动在图们江两岸的海西女真人向西北方向驱赶,逐渐形成了今日朝鲜咸镜北道的雏形,同时也就取得了图们江出海口以南的土地,并沿图们江南岸设置了会宁、富宁、钟城、稳城、庆源、庆兴六个镇。朝鲜大臣韩亨允曾对朝鲜中宗李怿说:“咸镜道本非我地,而于前朝避役之民,皆归其地矣。至我世宗朝,始设六镇,而野人愿托以生焉。”而当时的明宣宗朱瞻基却说“朝鲜之地,亦朕度内,朕何争焉?”将土地赠予朝鲜。图们江开始成为中朝两国的界河,但中国船只仍可通过图们江入海。

图们江作为中国东北进入日本海的唯一通道,也于咸丰八年(1858年)至咸丰十年(1860年),在沙皇俄国武力威胁下,通过《瑷珲条约》《北京条约》,使图们江口沿海北部地区划归俄国,中国失去了出海权。使中国的东北成了一个距离大海咫尺之遥的内陆。图们江发源于长白山山脉主峰山巅上的天池,全长525公里,今日现状是中朝界河段长510公里,位于图们江江心岛防川村、标志中俄边界线的所谓“土”字碑以下的河段成了俄朝界河段。

痛失图们江以北的土地,是当年中俄《北京条约》的恶果,俄罗斯要求将乌苏里江以东之地尽数划给俄国,又在乌苏里江上游地区重新划界,确定“自松阿察河之源,两国交界逾兴凯湖直至白棱河;自白棱河口顺山岭至瑚布图河口,再由瑚布图河口顺珲春河及海中间之岭至图们江口,其东皆属俄罗斯国”。这样一来,大半个兴凯湖与图们江口东北区域者都成了俄国的土地。中国只剩下一条狭窄的江面和通道。

根据当年清朝政府与沙俄签订的北京条约,两国交界线上应树立20块界牌,分别以俄国的阿、巴、瓦、拉、萨、土、乌等20个字头为名,中俄两国的官员商定在咸丰十一年(1861年)到乌苏里江口会合,共同勘界立碑,在清政府的钦差大臣成琦和吉林将军景淳起程之前,咸丰皇帝似乎已经预感到此行的艰难,在回复两人呈上的奏折当中写道:“无论如何梗阻,汝等必应至该处以期两国无事,以后不致别生枝节。”两位钦差大臣悉尊圣意,事事息事宁人,遂酿成大错。

20块界碑中最后两块的土字碑和乌字碑尤为重要,这两块界碑决定了两国边界的终点,扼守着图们江一线通海的咽喉位置。按照中俄东段勘界约记,图们江东岸距海15公里的地方立碑一块,上面写上俄文的“土”字的头,就是T,用汉字来写就是“土”字,立土字碑。其实在土字碑以下的图们江入海口还应该立一块乌字碑,但成琦这次勘界毫无责任心,他竟然把图们江口的乌字碑放弃了。放弃了乌字碑就相当于将图们江入海口的15公里海岸拱手相让。成琦等人担心路途艰险,急于交差了事,勘界立碑的工作交由俄方全权包办,最终20块界碑中只有8块得以设立。

光绪年间,吴大澂18351902,江苏吴县人。清同治七年进士,官至湖南巡抚。善画山水、花卉,精于篆书出任督办边务大臣。他视察珲春城时发现界碑混乱不堪,上书朝廷,要求与俄方重开谈判,没想到这一谈就是25年。吴大澂一生四次来珲春,光绪六年(1880年)他从北京到吉林帮办吉林军务,他认为该地要防止俄罗斯侵扰,必须驻有重兵。他向朝廷提兴边务农,主要是为了争回黑顶子这片土地。黑顶子就是今防川村所处的珲春市敬信镇。因为占据图们江出海口的扼要通道,双方围绕此处的谈判你来我往,僵持不下。直到光绪十二年(1886年)元月,吴大澂从天津骑马起程,走了45天到达珲春。吴大澂与吉林边务帮办、珲春副都统依克唐阿作为中方勘界大臣,奔赴俄罗斯境内的沿杵河一带,与俄国负责勘界的滨海省省长兼驻军司令巴拉诺夫进行谈判。吴大澂单刀直入提出土字碑和黑顶子领土的问题。巴拉诺夫强调说海水向图们江涨潮,涨上来的那个地方是入海口,吴大澂反驳说“海滩尽处即是出海口”,最后俄方感到理屈词穷就同意了。这是自咸丰八年(1858年)到光绪十年(1884年)以来,中国在跟俄罗斯谈判过程中唯一一次没有丢失一寸土地的谈判,而且还收回黑顶子100多平方里领土。

土字碑当时写为土字牌。土字牌1.44米,宽0.5米,厚0.22米,为花岗岩质。我侧正中竖向刻有土字牌三个大字,左侧竖刻有光绪十二年四月立八个小字,俄侧刻有T。俄方所立长条形界碑与之并立。1994年12月,土字牌”界碑被吉林省委、省政府公布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除了土字碑,吴大澂和依克唐阿还先后在边界补立了拉字碑、萨字碑,以及16个边界记号,而原本条约中立在两国南端边界终点图们江口的乌字碑,因谈判困难只是在条约文件和两国地图中有所显示。吴大澂在谈判过程中对侵略者行径非常气愤,他在现场多次写下“龙虎”二字,表示我中华民族如龙虎一样威武不屈。历时4个月的谈判,两国的勘界在1886年10月15日终告完结。

这里还得提及一段后话。光绪十八年(1892年)吴大澂授湖南巡抚。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吴大澂奏请从军。8月15日、17日连电“奏请统率湘军赴朝督战”。不久,获清廷允准,“带勇北上”。旋被任命为帮办东征军务。1895年1月,吴大澂率新老湘军二十余营出关,2月11日到达辽东田庄台。从2月21日开始,吴大澂与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吉林将军长顺及宋庆等部合军,进行第四次反攻海城。终因不敌日军,战败,被革职。

但东北人民没有忘记这位被誉为民族英雄的湖南巡抚。如今吴大澂的石雕像高高立在珲春市图们江防川村国家重点风景名胜区沙丘公园北侧,面向那片他终其一生未能争回的领地。雕像用花岗石雕成,高约9米,宽11米,厚6米,下方刻有吴大澂生平和事迹。雕像吴大澂手按一石碑,上阴刻吴大澂所书篆书“龙虎”二字,字体流畅,气势磅礴。防川的人们至今感谢吴大澂,因为是他的据理力争,中国渔民才享有图们江的自由出海权。在最后签订的中俄珲春东段界约里第四条明确写道:中国的船只出入图们江,俄不得阻拦。

虽然按照当年中国与俄罗斯签定的条约,中国船只仍有通过图门江出海口自由出海的权利。但在旧中国,由于先是军阀混战,后是东三省被日本长期占领,中国大多数时期没有机会履行这个权利。20世纪30年代,曾有过短暂的通航。据1933年《满州年鉴》统计,当时每年中国东北经图们江口出海的货船最多时达1395艘,共计25123吨。1938年,日苏张鼓峰事件后,图们江出海口被日本和苏联封锁。张鼓峰事件,是1938年7月末至8月初,日、苏两国之间围绕着张鼓峰、沙草峰这两个高地的一场军事冲突。伪满军也卷入了这场冲突。张鼓峰事件最后以日军的失败告终,苏军趁机进占全部张鼓峰地区,将其划为“苏满(中)界山”,并将其在洋馆坪一带的控制区推进到图们江边,仅给中国居民留出一条通往防川的狭窄“通道”。

新中国建立后,一开始被国际社会封锁,中国没有通过图门江进入日本海的需求,后来又和苏联闹翻了,也没有履行这一权利的条件。

1991年5月1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关于中苏国界东段的协定》中的第九条,苏方同意中国船只(悬挂中国国旗)可沿协定有关界点以下的图们江(苏联地图为图曼纳亚河)通海,往指定航行。同时苏方也附加限制,仅允许季节性捕捞的渔船通行,而不准商业运行的船只出海。1991年6月3日,我国成功地进行了图们江入海科学考察,又一次象征性地行使了早已中断的图们江出海权。

1991年年10月24日,联合国最大的经济组织开发计划署向世界隆重宣布了一项使东北亚3亿人民受益的“具有历史意义的创举”:把图们江地区开发计划作为它支持的首选项目,即筹集300亿美元,用20年时间,在中国、朝鲜、苏联交界处的图们江三角洲约一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兴建一个多国经济技术合作开发区,使这里形成一个与庞大的工业发展计划相联系的全球物流中心,使这里变成第二个香港、鹿特丹或新加坡。后来因苏联改体等原因,联合国项目不了了之。

1991年12月25日苏联解体后,中国和俄罗斯关系逐渐正常,中国才渐渐重新试图与俄罗斯和朝鲜协商中国船只通过图门江出海问题。不过由于种种原因,进展非常缓慢,而且由于俄罗斯和朝鲜在图门江上修建的桥梁都很矮,大吨位船只无法通航。航道亦需疏浚。

1992年,中韩建交之后,这段边界出现紧张气氛,致使从那时起,一切航行、考察和出海活动,都归于沉寂。

随着中韩货物贸易的热络,2011年6月8日,“永合号”货轮在俄罗斯扎鲁比诺港鸣笛起航驶向韩国釜山港,一条由中国、俄罗斯、韩国共同开发的珲春经俄罗斯扎鲁比诺至韩国釜山的陆海联运定期航线正式开通。

2014年5月举行的上海亚信峰会上。在中俄两国领导人的见证下,吉林省与苏玛集团签订了合作建设扎鲁比诺万能海港的框架协议,商议共同开发图们江入海口的港口,预计年吞吐量6000万吨。

扎鲁比诺港今归属于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区东南部的扎鲁比诺镇,位于图们江入海口以北,日本海的特洛伊察湾内,东北距海参崴约60余海里,东距纳霍得卡港约120海里,西南距朝鲜的罗津港约50海里,至朝鲜的青津港约65海里,至韩国的釜山港约450海里,至日本新朗港480海里。距中国吉林省珲春口岸仅60公里,毗邻朝鲜,连接俄国远东的铁路。

协议中的东北出海口是一条由中国、俄罗斯、韩国和日本共同开发的海陆联运定期航线,它是继中国东北经渤海、黄海之后的第二条出海大通道,从东北运送货物到日本,时间由三四天可缩短为十几个小时。来自官方的资料显示,新航线长约800海里,自吉林省珲春市,经俄罗斯扎鲁比诺港和韩国的束草到达日本新潟,打通日本海航运通道。黑龙江、吉林两省以往通过火车将货物运到丹东或大连港,再海运到日本,至少需要三四天时间,而从图们江口到日本的新潟港只有500多海里,货轮十几个小时就可以到达。走新航线,从东北运送货物到日本,时间仅为原来的八分之一。而且运输成本新线路比老线路要低出数倍。

珲春至东宁铁路规划穿过国界,沿俄方的夹皮沟,与距扎鲁比诺港10公里的俄罗斯国铁接轨换装,直通扎鲁比诺港,从而实现中国标准铁路与扎鲁比诺港的国际联运。根据协议,中、俄、韩、日四方拟共同出资组建公司,共同经营与管理航线。为确保航线稳定运行,中方和日方负责为航运组织货源,俄方负责该航线在俄境内的通关、仓储、装卸以及其他转运手续,韩方负责协调航运船只,并负责具体运输承运业务。

据悉,扎鲁比诺万能海港项目得到了俄罗斯政府的支持,2016年被列入《2025年远东及贝加尔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计划》的规划中,并获得不少于70亿卢布的项目预算。根据预测,扎鲁比诺海港未来60%的货物装载,将用于中国东北各省和南方沿海各省之间及国际之间的贸易往来。

按现代物流趋势,狭窄的图们江已不适合大吨位货轮的通行,图们江入海口海港的利用只能采用铁海联运的模式。而国内铁海联运已无可能,希望寄托在跨国铁海联运。我们期待这一目标的实现。

(原载《文史拾遗》2019年第1期)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4-5-19 22:03 , Processed in 0.096664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