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板栗烧鸡,吃得我肚子滚圆

2019-12-22 16:2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 评论: 0|来自: 潇湘晨报

    桂花飘香的时节,也是家乡板栗成熟的季节。一棵棵高大挺拔的板栗树迎着风,晒着秋阳无声地站在山坡间,树上披着尖刺外衣的板栗,站在枝头龇牙咧嘴地傻笑。

    捡板栗,不用带很多的工具,一只背篓或者一个竹篮,就这样上山。走到半路上,遇见村里其他捡板栗的小孩,这下可热闹了,像觅食的麻雀,大家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各自的故事。大家一路走到纵横交叉的十字路口,然后各奔西东,往自家的板栗林钻去。

    我家的板栗林在东山上,有二十来棵,是分田到户那一年分到的。高大、上了年纪的板栗树手挽着手,一棵挨着一棵,太阳的光透过稀疏的树叶,洒下一地斑驳的树影。寂静的林中,偶尔传来一两声板栗从树上掉落碰撞的声音。

    勤劳的母亲早在一个月前把板栗树下的杂草铲除干净,这样我们捡板栗容易多了。自然成熟的板栗掉落在泥地上,东一颗,西一颗。眼和手配合,不一会儿,我就捡满了一篮。

    林中深处传来了小妹的哭声,原来,专心捡板栗的她被树上掉落的板栗球砸在了头上。小妹一边揉着头,一边用木棍抽打板栗球,嘴里不停地说:“让你害人。”看着棍下翻滚的板栗球,我哭笑不得地劝小妹说:“算了吧,它还长出板栗给我们吃呢。”小妹可不依,把板栗刺抽打得与泥土混为一体,她才解气地把木棍丢开。

    捡回家的板栗,母亲利用晚上时间,就着昏黄的灯光,把颗粒饱满的板栗和干瘪的板栗选出来,我和小妹凑热闹跟母亲一起筛选,发现大颗的,我会大声地对母亲说:“这是我捡的。”小妹也不甘示弱,从篮子里捡起一颗像牛眼酒杯那么大的板栗说:“这是我捡来的。”为了争是谁捡来的,我和小妹闹开了。小妹伶牙俐齿,我根本不是她对手。母亲看不下去,插话说:“你们都有功劳,等卖了板栗,你们一人一件新衣。”听见母亲这样说,我们安静了。

    差的板栗,母亲把它们煮来晾晒十天半月,装袋密封后,留到过年或者端午节包粽子。有时,母亲也会做一道菜——板栗烧鸡,给我们尝鲜。母亲才养的三斤重的仔鸡,切块、炒干水后,捞起。去壳的板栗过水煮十分钟,然后放油、放葱姜下去爆香,倒入鸡块、板栗一起翻炒,再加些白糖下去。最后倒入开水,大火焖上半个钟头。慢慢地,板栗的甜,混合着鸡肉的香,整个火房飘着浓郁的味。

    金黄的板栗、鲜嫩的鸡肉、红的辣椒、青的葱,让人不禁馋涎欲滴。我并没有舀饭,而是夹板栗吃,一连夹了三颗板栗,把嘴巴塞得满满的。板栗的香甜,随着嘴巴的嚼动,迅速在口腔里蔓延开来。母亲坐在旁边说,慢慢吃,还有很多。这一餐,吃得我肚子滚圆。

    又是一年板栗成熟的季节,我总会想起当年捡板栗的情景,它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记忆。

    文/黄淑芬2019年11月17日潇湘晨报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2-23 18:20 , Processed in 0.062906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