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名胜古迹之禹王碑古迹

2016-10-25 20: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54| 评论: 0|原作者: 陈先枢 杨里昂 彭国梁|来自: 名城长沙网

禹王碑古迹

禹王碑,踞北麓山绝顶,在那里俯瞰全城,徒见“差参楼阁烟波里,缥缈征帆天际来”宋何贤良游南岳访得禹碑即摹刻于此,凡七十七字,皆蝌蚪文,半已残缺不可辩,据明朝杨慎的译文是:

承帝曰咨,翼辅佐卿,州渚与登,鸟兽之门,参身洪流,而明发尔兴,久旅忘家,宿岳麓亭。智营形折,心罔弗辰,往来平定,华岳泰衡,宗疏事裒,劳余神禋,郁塞昏徙,南卖衍亨,衣制食备,万国其宁,窜舞永奔。

 

另据明朝南昌杨时泰的译文说是:

“承帝令袭,翼为援弼,钦涂陆,登鸟泻,端乡邑,系分鹿流船,暗歇迟眠,那夙迄冬,次岳麓殿,陌裂岳折,踞罔堕緾  ,往求出窍,华恒泰衡,嵩陲事裒,献桴梃禋,郁浚垫徙,南暴幅员,节别界联,魑魅嬊魈,窜舞蒸奔。”

 

还有明靖阳沈舰的译文是:

“承帝曰盗,翼辅佐卿,水处与登,鸟兽之门,参身鱼池,而明发尔兴,以此忘家,宿岳麓庭。智营形折,心门弗辰,往求平定,华岳泰衡,宗疏事裒,劳余俾禋,赢塞昏徙,南暴昌言,衣制食制,万国其宁,窜舞蒸奔。”

 

同是一块古碑,同是一个朝代里的译文,然而其译笔悬殊至此,后之人非谁是谁,当不能一,据许多老先生说,比较还是杨慎先生的译文可靠。就是我们这种不懂文字学的人假使把三种译文同拿到禹王碑去对比,也觉得第一种译文比较相近。

宋何贤良寻见此碑,据张世南游宦纪闻说:“何贤良,名致,字子一,宋嘉定壬申游南岳,至祝融峰下,按山志,禹碑在岣嵝 ,询樵者,谓采樵其上见石壁间有数十字,何俾之前导,过隐真屏后,渡过一二小涧,攀罗扪葛,至碑所,为苔藓所封,读之皆古篆,五十余字俱难识,字高阔约五寸许,取随行市历模之,归旅舍,凑成本。何过长沙,以一献连帅曹彦约,并柳子厚所作书般若和尚第二碑,以一揭左右,自无宝玩,曹甚喜,牒衡山令搜访,令报云,柳碑在上封寺,去冬雪多冻裂,禹碑自昔人罕见之反疑何取之他处以诳曹,何乃摹刻于岳麓,久之,没于蓁莽不见,明嘉靖乙未,从石壁搜获,流传海内,遂称神物云,”又明英道行禹碑辨云:“致吴越春秋载禹登衡山,梦苍水使者,授金简玉宇之书,将治水之诀,刻石山之高处,禹碑所从来久矣,历千百年无传者,道士偶见之,韩文公刘禹锡索之不得,致形之诗词,宋嘉定初,何子一游南岳樵者引至碑所始摩文,过长沙,转刻之岳麓山顶,隐蔽又四百年,至于国朝(明朝)。

嘉靖初潘太守镒搜得之,剔土揭传,朝野始复观虞夏之书。至嘉靖三十九年,长沙太守张西铭复建石亭以覆之。崇祯三年,湖南兵备道石维岳重修亭台,围以石墙,南北各设一门以便启闭,到如今,门已圮,亭顶亦落矣。亭左边的石壁上,刻有楷书“大观”两字,系乾隆间院长欧阳正焕所书。亭右的石壁上,记刘汝南读神禹碑歌文,犹多完好可读,歌云:“吾闻岣嵝之山图牒故,神禹按之平水土。元彝一夜发简书,海若天吴莫敢覩,金符玉册奏成功,天地成平四海同,未向会稽藏简字,先勒名岳播神工,衡山古镌今明灭,吊古雄才空嗔咽千秋万载不复闻,七十余字谁称说?近年至宝出人间,此碑乃落岳麓山,神物守护在莽苍,霜凌雨溜赤石斑,岂是苍冥移鬼方。鸾轩凤翦翩然下,虎跃龙腾争为驰,我昔持之不能读,空堂一幅开岳读,即今倚石辨赤文,海水欲翻泰山覆,山阿含睇已无人,洞庭萧萧落黄木。”

唐韩愈登山寻碑不得,曾有诗云:

岣嵝山尖神禹碑,字清石赤形模奇。

千搜万索何处有,森森绿树猿猱悲。

现在的禹王碑,徒供人登临平眺,再没有人有一颗古董的心灵去寻古迹了,由禹王碑下北邃谷中,有抱黄洞相传为宋祥符年间,有秀水黎白在这里晋谒道士张抱黄,传内外八卦系辞,修之成道,故名。后洞口建有万寿宫,崇真观,及宫观倾圮,洞即为蟒蛇所居,所以又称为蟒蛇洞,长沙城中现在还流行一种蟒蛇的神话,说洞中的蟒蛇最喜欢吃人肉,常“吐舌为桥,奋须为杖,翼为天门,熠目为巨炬作声为八音”,每年逢七月十五夜即飞口于抱黄洞相对之白鹤观楼上,(在长沙小西门外,久废),道士们都以为跑到蛇的舌上便可以升天,于是每年都预备一个个洗了澡,以待蛇舌。

陶侃先生都督长沙,不信这么一套神话,当蛇炬飞来时,急用弓矢瞄准炬光射去,炬即灭,洒血如雨,翌晨随血迹寻到山上,蟒蛇已在洞中死了,洞口现在覆着石板,已平塞,由外面窥望进去,什么也看不见,然而游人到此,一方面看着那阴森的小小的洞口有点恐惧,一方面看着洞外那一坪颓砖断瓦的宫观遗址,又不胜今昔之感了。宋赵忭有诗云:“灵洞古坛墓,烟萝接翠微,日西春又晚,不见羽人归。”

禹王碑下那一线深谷,便是禹跡蹊,据山志载:“蹊在山口,距大江五里,大禹疏凿开山之径。”蹊上有拖船埠,苞草乱生,枝叶都是向左下方披偃,如船拖过之状,冬枯夏荣,数千年不变,所以老百姓都信以为是大禹拖船过埠时所留的痕迹。岳麓名胜,当推此为最古老。

(原载1937年5月25-29日长沙《力报》)

(转自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版《老报刊中的长沙》陈先枢 杨里昂 彭国梁 辑录整理)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3-1-30 22:05 , Processed in 0.089623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