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名胜古迹之闲话赐闲园

2016-10-25 20: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19| 评论: 0|原作者: 陈先枢 杨里昂 彭国梁|来自: 名城长沙网

闲话赐闲园

在鹧鸪声里,快快地,又告诉春将归去。

桃花已谢,杜宇啼残,春、在原野,在田畴,在丛林,在深谷,在都市人们的紫罗兰架上,在小家碧玉的胭脂唇中间,又将拖着蝉翼纱样的轻衫,快快地,躲回他那桃源的仙洞,所有赐与人间的,只有陌头上几株碧柳在垂摇。画梁间,几只新燕在飞舞,人们说春是伟大者,胜利者,他能从严寒残冬里,攒了出来,苏润全宇宙的一切一切,似乎万物只要有春,就可另换一副新面目。但是,在鹧鸪声里,三阵暮春花雨,也会绿肥红瘦,曾掀起诗人的兴嗟。蝶闷蜂痴,曾勾动少女的流泪呢,因为春在人间,只有一刹那,所以长沙胜迹名园,寻春的女士,大似由阴道上,不知踏残了多少落后桃花的创痕,也不知摘去了多少待放海棠的春蕾,却少了有人到城北赐闲园去,接受春的别离语。

赐闲园,想在长沙每个人士的脑海,都存着这个名字,他位立在教育会中山图书馆的左侧,是一个最适宜于夏季避暑的地方,因为那里,有一泓碧水的小潭,有石砌栏杆的小池,有四季不同的花草,有两个专供游人的休息处,可以品茗,可以闲谈,还有甚麽弹子房,中餐室、照相部,以备一班有闲阶级的娱心与娱目,我到过赐闲园,怕莫是六年以前的事了。六年以前,赐闲园,尚不失他的温柔姿态,无论是在春天,在盛暑,在秋季,游人是那般的多,花草还是那般的可爱,何况,这时节,没有容园,没有国术俱乐部,只有老大的天心阁与苍蔼的开福寺,所以教育会的博物馆,幻灯场,赐闲园,很挑动长沙人士不少的游兴,去欣赏城北风光的自然美……

昨天,我从中山图书阅报室出来,眼珠内偶触到赐闲园三个大字,于是就感觉这六年前的旧游地,忙一步一步的踏上园道,真的,风光有些憔悴了,景致有点诗谈。这时,赐闲园,他好黯是个中年失恋的怨女一个新悲黄鹄的嫠妇,并且,原有的门额,已经把他移在图书馆的右边了,左右两个休息处,又似乎脱离了赐闲园,独立在另一境界,所有花卉已顶给三益农场,做一班村夫俗子的买卖品,我立在石池畔,凝神了半晌,不住的叹息着,桃花已辞了叶,飘在水上,像一片浮萍,你能带得春归去吧。你能带得赐闲园的新愁旧恨,流到另一境界吧,不,你不能,你是一个弱者,赐闲园,也不再愿意受一班浪漫青年的狂吻,他愿意长憩息着,憩息到海枯石烂,地老天荒的一个时代。

在客年的秋天,赐闲园曾到过一批骚人墨客,他们吟过几篇得意的诗词,打破那寂寞凄凉的局面,这就是湘省南社的雅集。无疑地,赐闲园,是一个最好吟咏的地方,他没有天心阁的狂嚣,岳麓山的跋涉,容园的繁华,他爱静,山静可以探训花草的生意,小鸟的啁啾,适情的天籁,万物的生机,再创出大自然的格调,这是赐闲园,可追忆的一页,如今上巳将临,不知道那班骚人诗客,还回首往日的一段风情,翩然再来赐闲园畔吧。

闲,我没有,整日在生活圈子内旋转,没有片刻的憩息,一天过去了,二天,三天,又见到中天的团圆月,日子是不站定的,他不住的向前溜过,桃花开了,又见花飘,月儿圆了,又见月缺,上帝赐与人们的,只有牢笼式的岁月,机械的过程,何尝有半点闲呢,我很怀疑园的命名不实,人类为求生存,是没有半点闲的,虽偶有一二位有闲阶级,他们虚耗宝贵的光阴,丧失黄金的青春,但就会忏悔,就会懊恼,就会太息偷闲的孟浪,何况“一年之计在于春”,难怪赐闲园,稀少了游人的足迹。可是,天心阁,容园,岳麓山,不犹是有人熙来攘往吧,那么,上帝赐与人类的,是有别了,我很祈祷上帝多赐给我一点闲,去游遍长沙的胜迹名园,让春莫静悄悄的归去,好使我多写几篇应景的闲话。

现在,春将暮了,子规已啼尽最后一滴血,赐闲园畔,忽起一阵箫声,撩动小潭的春蛙乱语,撩动花圃的蝴蝶高飞,撩动春风的吹拂,撩动游子的哀歌,这不是幽咽声,这不是断肠话,这是天地间大自然的清籁,衬出一幅绝妙的画卷,我陶醉了,徘徊在赐闲园内,直到夕阳在山,暮烟绕树,犹不愿意别离这人所遗忘的清境,预备每天偷闲,到赐闲园,去紧握春未曾归去的一刹那。

(原载1937年4月20日长沙《力报》)

(转自国防科技大学出版社2016年3月版《老报刊中的长沙》陈先枢 杨里昂 彭国梁 辑录整理)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3-1-30 22:13 , Processed in 0.11111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