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燕子岭 一对孪生兄弟的故事

2010-4-6 12: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71| 评论: 0|原作者: 曾继祖|来自: 当代商报

燕子岭,位于天心区,西起黄兴南路,东止燕子岭正街。这一带原名燕子窝,系燕子栖息之地。

燕子岭原系城郊接合部,多为种植蔬菜的农户,风景极佳,建立在民国初期的私立幼幼小学,就毗邻此处。早在抗日战争初期,我就在该校读书。那时候,我们住在杨家山,离学校有10来里山路,每天都是外婆接送。为了减少路途劳累,外婆总是一边爬山、越岭赶路,一边跟我讲故事。其中就讲了一个有关燕子窝一对孪生兄弟的故事,很动人,至今仍记忆犹新,特整理如下。

燕子岭有一种植苗木花卉的农户,膝下一对孪生兄弟,20岁,容貌都很娇美。二人声音、言笑十分相像,即使他们家里人也常常误认,只有在穿着上才能区别。他们俩少年丧父,一起跟着他们的叔叔在城南学府学习,学问知识在燕子窝一带都很出名。但是两人都生性多疑,娶妻以后,各自防范自己的妻子,比看官犯人还严。大哥得了儿子,见了后很惊讶道:“为什么这么像他的叔叔,莫非你已做了汉朝初期陈平的嫂子,和小叔有一手了?”妻子非常生气,讥笑道:“你和叔叔生得有什么两样呢?怎么还要怀疑抱在怀里的小孩子。”大哥心里的疙瘩总是解不开,但表面上故意放松防备,处处留心察看妻子有什么越轨的地方。

小弟的妻子是城里的大家闺秀,容貌和嫂子不相上下,而针线活却超过嫂子,特别是小弟的妻子很会画画。有一天,小弟对妻子说:“你既然很会绘画,为何不画一副我们二人的像?”妻子说:“可以,但穿什么衣服,布置什么景物?你要做主。”小弟说:“世俗的样式应该避开,如今该到院前那棵梧桐树下花丛中,坐在月光下面观赏春景。你穿短衫,托着脸腮靠在湖石上,画我刚刚洗好澡,穿着短裤、背衫,不穿长衫,不穿鞋,手拿书卷靠在栏杆前。”妻子说:“如此似乎太粗鄙了些,将来如何能拿给别人看啊。”小弟强要她这样画,几天后画成了,神态非常相像,而且还题了首古诗在画上:“但传消息不传情,一半梨花一半莺。珍重从今常倚壁,卿须怜我我怜卿。”此诗表现妻子对丈夫的一片忠心。小弟玩赏舍不得放手,后来仔细一看,忽然非常怀疑地说:“你是给谁画的!”小弟说:“我叫你画我,什么时候叫你画我的哥哥了!”妻子听了这话,两颊羞红,勉强笑着说:“你们弟兄两个的面貌,本来就相差不远,但我只知道画你,不知道画大伯。”小弟见妻子脸红,就变了脸色,说道:“不给你证据,你怎能承认?我哥哥左边腋下有一颗黑痣,只有我知道。你从来没有看见他赤身裸体,在哪里见到过这颗黑痣呢?”妻子无法回答,取过画来一看,才笑着说:“几乎被你窘住了,这是苍蝇屎弄脏的,不是笔点的,你自己眼睛不好,没有看出来罢了。”小弟并不理睬,就举拳揪住妻子头发痛打了一顿,又想把妻子休了。妻子的父母听了,大闹起来,写了状纸告到太守那里。太守验看哥哥左腋,果真有痣,案子竟无法判决。

正逢县令进来报告事情,太守把这事告诉了他。县令说:“我记得我到善化县上任时,也受理了一堆孪生姊妹的案子,那个姐姐被夫家休了回来,娘家来投诉。审问下来,原来她的妹夫素来轻佻,经常骗姐夫说,我一直和大姨很要好,假如你不信,大姨乳房间有一个红瘢点,可以证明。那姐夫回来查自己的妻子,乳房间果真有个红瘢,像铜钱般大,就完全相信,休了妻子。我将妹夫传唤审问,那妹夫拼命说实在出于开玩笑,并没有坏心。因为自己的妻子乳房间有红瘢,因此随便拿来开个玩笑,当初并没有想到大姨也是这样。我又查验那妹妹,果真没有瞎说,这场官司才告结束。太守这件案子,恐怕也是这样吧?”太守马上传呼小弟,经检查,左腋下果然也有黑痣,和哥哥没有两样,小弟这才认错。太守也不加罪于他,判决释放了他,一桩公案,这才完满解决。

                           曾继祖

 

燕子岭

这段奇缘难自由,暗中谁识巧机谋。

皆由天谴偿花债,没甚高低有甚羞。

 

孪生兄弟又何妨,何苦劳神笔砚忙?

自己儿孙如似我,真情明时怎生当。

                 曾继祖

(转载自《当代商报·晚晴》,作者:曾继祖。未经准许,严禁下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4-4 04:36 , Processed in 0.06050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