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冯家湾 “花豹子”威震正南门

2010-4-6 12:4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96| 评论: 0|原作者: 曾继祖|来自: 当代商报

冯家湾,位于天心区,南起粟茂巷,北止沙家湾,今拆。冯家湾原是通往湘江的一个港湾,与六十码头相连。民国时期,这里原是船舶停靠之处,物资集散之地。由封建把头操纵的船民同业公会便设立在这里。

故事说的是世居冯家湾的船民同业公会会长的三子,名冯三官,是湖南湘阴人士,长到十八九岁时,明眸皓齿,皮肤雪白,头发乌黑,言笑举止妩媚动人,真像一个娇美女子。而且他还善于打扮,人们见到他没有不想多看几眼的。外表是这样秀美,按理说他应该是温文尔雅,和蔼可亲了。可是他却仗着父亲是湘江木帆船民的帮主,盛气凌人,好勇斗狠,往往在大街闹市之中,同大家因为一句话不合,或因为一点小怨,必定要恶狠狠地斗殴起来,哪怕皮开头破,始终不说一句软弱的话,所以街坊之中不知道的人亲近他,知道的人都远避他。邻居都怕他,给他起了一个绰号“花豹子”,是说他既秀美又凶暴。久而久之,提起长沙南霸天、花豹子冯三官就闻名色变。

又有一个姓黄的,绰号西霸天、混世魔王黄细陀,却是城西的一条市大虫。黄细陀父亲是藩城堤经营珠宝生意的,也是一名富家子弟,与冯三官素不相识,曾有一次在南门口德园喝茶时,两人几句话翻脸,就打了起来,朋友极力劝解,黄细陀大喊:“你既然是一条好汉,敢不敢明天早晨到天心阁城墙下见面!”冯三官用手拍着胸脯,两脚跳得老高,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冯三官难道怕你不成,不管在哪里,我冯三官不准时前往,就永不在长沙城里做人了。”于是两人不再说话,各自回去。

第二天黎明,冯三官一个人来到天心阁城墙下,坐等了好久,才见黄细陀气势汹汹赶来,带领的十五、六个党羽,全是一班街头无赖、叫脑壳。冯三官迎头大喝:“你纠集同伴前来,是想打我吗?”黄细陀说:“冇错,就是要打你这个南霸天!”冯三官大笑说:“我假如怕打,还敢再来?我就让你们这一班鬼崽子打一个痛快吧,我如果皱一下眉头,喊一声痛,酒不是好汉。”说罢,就自己脱去衣服,赤身躺卧在地上,说:“不要弄脏了我的衣服了,快打吧!快打吧!”黄细陀的同伴蜂拥而上,挥舞木棒铁棍石头,乱下如雨,一霎时打得冯三官体无完肤,四肢不能动弹,冯三官依旧嬉笑怒骂,面不改色。黄细陀更加愤怒,便拿了一把尖利的棘刺,扎入冯三官两脚的指甲缝里,又用猪鬃塞进他的膀胱,深入两寸多。冯三官依旧骂不绝口。黄细陀看见他始终不屈服,赶忙丢下棍杖,跪下来抱着冯三官说:“你真是神人啊,我甘拜下风了。我就是倾家荡产也要调治好你的身体,愿意终身为你效劳,做你手下的鹰犬,你肯手下我么?”冯三官十分疲惫,已经不能清楚说话,只是点头而已。黄细陀用衣服盖住他,把他抬回藩城堤自己的家里,央求父亲请来名医,治了两个月才痊愈。身上的疮痂渐渐脱落,又和原来一样美好。于是便同黄细陀结拜为兄弟,天天形影不离,街邻都暗中叹息,认为冯三官得到黄细陀,花豹子遇到了混世魔王,真是老虎头上生角,身上长翅膀了。

冯三官居住的地方靠近正南门,城门内原有一座关帝庙,冯三官与黄细陀带领党羽10多人,常常聚集在庙中习武,有的用好几丈的粗毛竹,张开布帆,模仿白虎幡之制,腾挪跳跃,显示技巧,叫做“中幡”。到晚上便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开怀痛饮,评论哪一个人强,哪一个人弱。对评论到强者,就一定要去寻衅闹事,以折服侮辱他。所以二人雄视一方,被称为长沙市两害。虽然屡次受到官府惩治警告,但因为他俩人从不偷盗抢窃,奸淫仇杀,却也对他们无可奈何,而他们俩霸业一点不思悔改。至于冯、黄二霸后来结局,故事街下期还将推出续篇。

                                     曾继祖

冯家湾

争强好胜人之情,个中原有真缘分。

只因无假不成真,就里藏机不可问。

少年鲁莽不贪淫,乱世丛中去南征。

风云儿女义如山,抗日英雄卫国盾。

                   曾继祖

(转载自《当代商报·晚晴》,作者:曾继祖。未经准许,严禁下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0-4-4 04:18 , Processed in 0.06097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