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东庆街:美须公纵谈行骗者

2009-7-23 09:0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87| 评论: 0|原作者: 曾继祖|来自: 当代商报

  东庆街,位于芙蓉区,原南起落星田,北接马王街,南段为东庆街,北端为吉庆街。现因扩建解放中路,落星田已拆,故东庆街缩至南起解放中路市公安局处。清同治《长沙县志》省城图上,东庆街称为东兴街,东兴街和吉庆街紧靠藩司之东,故以吉利之词为其街名天气酷热,与骆坚老兄走街串巷寻拍老街照片,中午在东庆街一茶室解乏,听到邻座几位茶客在闲聊,内容甚为有趣,特录之。

  这几位茶客从前不久的最大的假税票印刷案谈起,进而谈到了当今社会物欲横流,造假严重,令人防不胜防,诸如假币、假银行卡、假手机、假IC卡、假烟、假酒、假讯息等等,举不胜举。其中一位白发美须老人说:当今之世,人情险诈之事,古已有之,不足为奇。说到人情的险诈,大都市应该是最厉害的。年轻时,我在长治路一文物贩子手上买了十六支罗小华监制的墨。装墨的漆盒很破旧,看起来真是古物。买回家一试,却是泥块。外面染成黑色,上面残留的白霜,也是把它盖在阴暗潮湿的地上生长出来的霉斑。还有一次,我在一家小客栈买了些蜡烛,却怎么也点不着,原来这蜡烛也是泥做的,不过是外面涂了一层羊油。有一次听我堂兄说,他夜里回家时看见有一个人在灯下吆喝着卖烤鸭,便买了一只,回家打开一看,原来鸭肉都被吃光了,只剩下一副完整的骨架,然后用泥填满,外面糊上纸,用颜料染成烤红的颜色,再涂上油和香料。这鸭子只有两只爪子和头颈是真的。

  这位老人祖居东庆街,祖父在藩司府内当过差,他说:我家有个奴仆用两千文在街上买了一双皮靴,很高兴。有一天下了一场阵雨,他穿着皮靴出去却光着脚回来。原来靴筒是由高丽纸做成的,靴底却是用破棉花糊好,外面在包上一层布粘上靴筒而成。其他造假的事大多与这些差不多。但这些都不过是些小把戏而已。听我祖父讲,有个候补官在藩司等候补差时,寄住在我家,看见对门的少妇很漂亮,前去一打听原来她丈夫在外省当幕僚,把她安置在长沙和母亲住在一起。过了几个月少妇家忽然门贴白纸、全家号哭,说是她丈夫的死亡讣告到了,于是设了灵位祭奠,请和尚念经超度,前去吊唁的人也不少。此后,少妇就渐渐的变卖衣类财物,并说无法生活了,要另嫁他人。候补官央人做媒入赘到少妇家。又过了几个月,少妇的丈夫突然回来了,这才知道先前是误传凶信。丈夫得知少妇改嫁,极为愤怒,要去官府打官司,母女俩苦苦哀求调解,最后把候补官赶了出去,却把他入赘后所置的大量家当全部扣留。半年后,候补官补缺到长沙县任县官。一次升堂时,发现下跪的犯人原来是少妇。经审问,原来先前回来的那位“丈夫”是少妇相好的,俩人合谋诈取他的钱财,后来少妇真正的丈夫回来了,事情才败露。原夫一怒之下,将少妇告到县衙,却不料县官大人也是受骗者。

  还有,东庆街街头有一座大宅院,约有四、五十间房,月租金三十多两银子。有一位做棺木生意的人租住了半年多,月月都提前交了房租,房东也就不去过问别的事了。一天,房客突然闭门离去,也没有告诉房东。房东去查看时,只见宅院中一片瓦砾,几十间房子连一根房椽都没有了。只有前后两间临街的房间还算完好。原来这座宅院前后都有们,房客在后门开了一个棺木店,制作出售棺木,兼卖木材,顺便偷偷的把房子里的梁柱门窗等拆下来一起卖掉了。有一主人住在另外一条巷子里,所以一直没有发觉,以致许多的房子的栋梁都不留痕迹的被拆走了。

  最后讲故事的美须老人说:以上所说的骗局,被骗者或者图谋便宜,或者图个方便,或者因为贪财贪色而上钩,责任并不完全在别人。老人说:“住在城市里和陌生人打交道,只要处处小心,不落入陷阱就是很幸运的了。稍有便宜的事,里面肯定有欺诈,现代都是为了谋生,老奸巨猾,骗局千奇百怪不足为奇,试想这世上哪里会有便宜的事让我们去占有呢?”这话果然不错啊!

东庆街

曾继祖

天地茫茫一局棋,输赢黑白听人移。

富贵豪绅休教羡,颜如美玉不足奇。

万事到头方结局,半生行程谁先知。

请君眼底留清白,莫叫人前定是非。

(转载自《当代商报·晚晴》,作者:曾继祖。未经准许,严禁下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4-5-19 23:37 , Processed in 0.672949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