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王祠巷:烈女以死护亲邻

2009-7-23 09:0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6| 评论: 0|原作者: 曾继祖|来自: 当代商报

王祠巷 位于开福区营盘街北侧,此处原有王家祠堂,现虽已毁,但老一辈人对王家祠堂流传的《烈女以死护亲邻》的故事却记忆犹新。

王家是一个大族,居住的屋舍栉比鳞次。其中有一王姓老人,夫妻生有一子一女,儿子名叫修文,是享受官办学府生活补贴的秀才,常常受聘于长沙、宁乡等地当塾师,赚点生活费,供自己继续攻读学业。女儿叫秀姑,容貌楚楚动人,天性敏捷聪明。

秀姑嫁给某秀才,丈夫一向患肺病,结婚才半年,秀姑多次割下手臂上的肉煮成汤药,给丈夫喝下浯病,可终究未能救活丈夫。她想以身殉夫,又怕亲人伤心。可是丈夫家又赤贫如洗,并且已空无一人。于是哥哥修文把妹妹接回家,对妹妹说:“哥哥不能早晚侍奉父母双亲,就麻烦妹妹代替哥哥的职责。”秀姑应承下来,早晚问候,冬夏照顾,关心老人无微不至。虽是箸钗女子,却不亚于男子,族人无论远近,都称赞她贤惠。

这年夏天,捻军将占领长沙,每到夜晚风声鹤唳,鸥鸮啼嚎,格外惊心。老翁本是王家祠堂族长,号召族人远迁他乡。各家各户都赶紧收拾家中财产,秀姑进言道:“仓猝出逃,全靠马车代步,载人还可以走得快,还要载物就走得慢了。遇到匪贼,必定会由于财产拖累而丧命,即使不遇贼徒,也一定会被居心不良的小人所觊觎。看重财物轻视人命,确实不是良策。看来不如掘地埋藏财物,马车只用来乘人,才有希望逃出虎口而抵达安全地区。”大家一想,她的话说得很对,就照着办,然后全体一起出行。

王氏家族老老少少约有百多人,刚出湘春门至城外铁佛寺处,突然遇到贼徒,他们将人车搜索一遍,毫无收获,再看那些人的面容穿着,又不像贫困者,于是大叫道:“你们这些家伙,家里的财产都藏到哪里去了?不自动交出来,一律斩首绝不宽赦。”大伙都惊颤发抖,面色死灰,只知道叩头而讲不出一句话。秀姑含笑走下马车,上前施礼说:“请大王息怒,他们都是平民百姓,不善于讲话。我就是替他们掌管财产仓库钥匙的。黄金白银的没有,窖藏的财宝也确实有的。那儿一排葱笼大树下有一片房屋,是我们的家。倘若跟我前去,我一一加以指点挖掘,十万两银子可不费吹灰之力拿到。否则把我们都杀死在荒郊野地,对大王毫无好处。”众贼听了大喜,欣赏她的聪明美貌,深信她讲的是实话,于是放走众人而跟着秀姑走。秀姑毫无难色地往前走去,略略回头,以目示意叫大家快走,众人才像兔子一样急忙逃脱。

众贼跟着秀姑走了里多路,到了一座极大的村庄,秀姑假称是自己家的住宅。此时,住宅主人因躲避乱军而逃离,宅内外已空无一人。秀姑破门而入,请贼徒坐在大厅上休息。秀姑从地下拾起一把蒲扇边扇边说:“大王等长途跋涉,骑马奔驰,都饥渴得很厉害了,暂且休息一下,乘乘凉,等我到里面烧些茶水,略尽东道主情分,然后再准备簸箕铁锹,先从我家挖起,再挖别家。”贼徒们笑着点点头,以为孤单弱女子早已成了瓮中之鳖,釜中之鱼,还能往哪里逃?大家解松衣服,赤膊休息,横七竖八躺在地下哼歌吹哨。过了很久,太阳将下山了,而沏茶的人还没有出来。众贼跑进里屋搜寻,发现秀姑已经吊死在屋梁上,身体早已冰冷僵硬。贼徒恨她欺骗撒谎,想奸淫尸体出气,刚从梁上解下尸体,其中一名贼徒脚下打滑,仰天侧在地下,后脑撞在石阶上,血流满面死去了。这群虎狼之徒,认为冒犯烈妇天地不容,全体跪拜后急速离去。

秀姑的哥哥修文,当时正解聘回家,途中听说王家祠堂有位姓王的女子舍身救了全体族人的事,大哭道:“这一定是我的妹妹啊!”来到族人避难的地方,家里人已经将秀姑尸体抗回,族中亲人们都围着尸体痛苦。修文哀痛地询问了当时情形,伏在秀姑腿上放声恸哭道:“苦了我的妹妹啦!”后来又跳起来大笑说:“我有一个好妹妹啊,舍掉自己一条命,保全了二老性命,而且还救了全族人的命。这事连男子都困难,何况是女流呢?”后来,祠堂族人为纪念秀姑贞节而孝顺,壮烈而有智慧,特为秀姑立下贞烈牌坊,王家祠堂所在地也改名为王祠巷。

王祠巷

曾继祖

娇女多情情亦难,死生离合判悲欢。

假如未有贞烈妇,财尽人亡月不圆。

从来尤物最移人,况有清歌妙舞身。

一曲壮歌千泪落,舍身义举伏妖群。

(转载自《当代商报·晚晴》,作者:曾继祖。未经准许,严禁下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4-5-19 23:27 , Processed in 0.08964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