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如意街:法官难判情理案

2009-7-23 08:4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07| 评论: 0|原作者: 曾继祖|来自: 当代商报

如意街位于开福区,东起藩城堤,西止西长街。清光绪《善化县志》省城图已标有此街。相传清嘉庆时,礼部尚书、协办大学士刘权之住宅在小东街(今中山西路),为图吉利,将其宅周围街巷加以命名,称“前有如意,后有连升,左有三贵,右有福星。”此街位于刘宅前,故名。1971年,将道正街并入,统称如意街。

传说,在清光绪年间,有一个住在如意街的小吏叫刘啓善,在善化县衙门当差,他粗懂一点文墨。有一天,他问衙门师爷:“枭鸟、破獍是什么东西?”师爷回答说:“枭鸟是吃它的母亲,破獍是吃它的父亲,都是不孝的东西。”刘启善拍手说:“你说的很对。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到了阴曹地府,看见两位冥官并排坐着。一个小吏手持案卷请示说:“某处有一只狐狸被它的孙子咬死了,但禽兽无知,很难用人理去要求它。现在只能考虑到抵命一法,而不能用不孝治罪于它。”左边的官员说:“狐狸与其他兽类有区别,如果修炼成人形的,就应该按人类的法律加以判决,如果没有修炼成人型的,那仍然按禽兽类断案。”右边的官员却说:“不能这样,禽兽在其他方面虽然不同于人类,但亲朋至爱都是一切动物共有的天性,与人是一样的。先生在杀枭鸟、破獍时,并不因为他们是禽兽就宽恕它们。因此应该以不孝罪,把狐孙打进地狱。”左边的官员点头同意的了。过了不久,小吏抱着案卷退下,发现我在偷听,就打了我一耳光,把我从梦中惊醒了。他们讲的话还历历在耳,只是不明白枭鸟、破獍是什么意思。现在听师爷的解释,我才明白它们是不孝的鸟兽。

讲这个故事的老人世居如意街,他说:“象这样新奇的事,虽然只是一个梦境,但在执法者却是费人斟酌。可以说是案情太复杂,不能偏执一方。”老人年过九十所经历的事太多,他说:“在我见过的事件中,还有超出法律条文所规定的范围之外的。抗日战争中,有一个人离家在外,久无音讯,邻里讹传他已被日机炸死了。他的父母于是把自己的儿媳卖给别人做妾。等到她丈夫回家后,才知道是父母卖了自己的妻子,但又不好上诉,于是偷着进入了娶了自己妻子的那个人家里,终于等到了一个机会见了一面,却不料他竟带着妻子逃跑了。后夫报了官,过了一年后,两夫妻被抓获。如果认为这件事不是通奸吧,而女方已另嫁他人,有卖身契约为凭,定为通奸吧,则男方本就是女方原来的丈夫,而且是明媒正娶,有结婚证为据。官府也没有法律可以援引。又如劫盗之中,有一种称“赶蛋”的,用现在的话叫“黑吃黑”,即不抢劫别人而专抢盗贼抢来的东西的那种人。他们每每等到盗贼出外抢劫的时候,或者去袭击盗贼的巢穴,或者在路上抢夺了盗贼劫得的财物。有一天,他们互相因分赃不匀打了起来,一起被官府抓了。这样,如果官府认为他们不是强盗吧,他们又确实抢了他人的财物;如果把他们定为强盗吧,他们抢的又是强盗的赃物。官府也没有法律条文用来援引定案。又比如一个女人因通奸而有身孕,断案处罪之后,他的丈夫愤恨之极溺杀了这个婴儿。于是奸夫告他故意杀害了自己的孩子,虽然官府有法可依,判谋杀之罪是可以的。但细想总觉得奸夫所控告的有理而无情,丈夫所做的有情无理,要将这案子判得两全既美,双方都满意,却是很难的。老人笑着说:“不知那些阴曹地府的官员,碰到这样的案子,又会怎样判决呢?”

如意街

曾继祖

从来廉吏最难为,不似贪官病可医。

执法法中生弊窦,良善之人受奸欺。

堂木响处民情抑,铁笔摇时生命危。

莫道狱成无可改,情理之案难推移。

(转载自《当代商报·晚晴》,作者:曾继祖。未经准许,严禁下载!)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4-5-19 20:08 , Processed in 0.09313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