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辛亥湖南首任都督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2022-10-5 20:48|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593| 评论: 0|原作者: 沈绍尧|来自: 名城长沙网

辛亥湖南首任都督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纪念焦达峰烈士殉难100周年
作者:沈绍尧

他,神童,16岁组建“革命摇篮”,以推翻清廷为己任 ;
他18岁起,两度自费留日,任同盟会联络部长,专司会党联络工作;
他20岁,和川湘鄂赣同志组建加快革命起义的共进会,任交通部长;
他22岁,成为湖南会党首领,并以四正社、 共进会掌控,一呼百应;
他24岁,力主两湖辛亥起义,制定两省相互响应的“约盟信守”;
他成功领导湖南反正,任首任都督,力推新政,迅速光复全省,出兵援鄂;
他无私无畏,顺着谭嗣同、禹之谟的足迹,从容赴死,在位仅十天!
他,就是被孙中山大总统追赠为“陆军上将、光复湖南大都督”的焦达峰,一个为革命百折不挠的英雄。 
 
他淡泊名利,救国心切,理想之坚定,气概之无畏,心胸之坦荡,品德之高尚,为永世楷模,与日月增辉,永远值得我们纪念和学习。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焦达峰为国殉难100周年之际,我们怀着崇敬、激动的心情,沿着烈士的成长、奋斗足迹,回首英雄短暂而光辉的一生,试寻那崇高圣洁的精神世界。

少年早成  立志报国

焦达峰,字掬森,号大鹏,1887年1月16日(清光绪十二年腊月二十三日)生于浏阳县绥和团南岭新屋(今浏阳市龙伏镇达峰村新屋组),南距焦家桥7里。

焦家桥居捞刀河畔的长-平古道,商门广,时走兵,不少人在外读书、经商、做长年,或在斋行、染行、伞铺谋生,或做火头、挑夫、轿夫等,消息灵通。

焦达峰的祖父焦添龄(1834-1920),祖居今龙伏镇新开村之均佳坊,生于南岭,启蒙两年即辍学,学制水烟,后在焦家桥开水烟铺,置田土、山林约500亩,扩建新宅40余间。他抱憾自己幼年失学,便在屋内设私塾一所,书室3间,藏书颇丰,有《船山遗书》等不少名著。

焦达峰的父亲焦舜卿(1864-1928),添龄长子,读书人,崇船山哲学,在家当塾师,1890年冬教长子达峰读《三字经》,随后教《四书》、《五经》、《古文观止》等。达峰8、9岁就吟诗作对,对《水浒》、《三国演义》爱不释手,常集儿童习战阵,自称元帅。一次,父亲命诸生对“子女好”,达峰抢答“日月明”,传为神童,常以文字游戏取乐。有次他对表妹菁莪说:“菁莪眉翠”,菁莪应答:“掬森手高”,至今传为佳话。

达峰早晚随童伴放牛,下塘游泳、抓鱼,要求父亲在私塾增加活动时间,坚持跑步、跳高、跳远,小溪、矮墙一跃而过。11岁随武术大师江庇佑(1878-1941)习武,练就一身硬功夫。还不时 跟伴上山打猎,弹无虚发,机智勇猛。

达峰母亲沈葆贞,春田(焦家桥东北5里)秀才沈荣全之女,知书达理,生达峰、达人兄弟和5个女儿,不幸难产早逝。达峰自小照顾弟妹,同情弱者,有团队精神,是个孩子王。每逢农忙,常跟同伴一起插秧、割禾、晒谷,勤奋自重,惜阴如金。

焦添龄长期在焦家桥经商,见识多,晚年常给孙辈讲自己的见闻,爱讲岳飞和太平天国的故事。当讲到石达开受剐刑(凌迟)被割一千多刀而不吭一声时,崇敬和仇恨在达峰年幼的心灵共生。待达峰知晓清朝以屠杀取天下,以文字狱奴天下,以割地赔款丧天下,国将不国,成为外国人的朝廷时,再也不能平静,常思汤武革命。10岁作《书“礼运篇”后》云:“予读《礼运篇》乃知中国古有天下为公之大同社会,而心向往之。其尧舜禅让之世乎?斯世也,人类平等,土地共有······及禹受舜禅,以位传之子,君主世袭由此始,开天下为私之端······为私则必争,争则必乱,此战争祸乱之所由兴也。从此天下非太平之世也,是为君主专制之封建社会。夫政由君出,君自私自利,为所欲为,于是暴政生矣。故夏有桀,商有纣······历代无绝也。若是者何也,君主专制使然也。由是观之,君主专制,暴政之源也。是当革也······”

焦舜卿后任族长、团总,却倾向革新,为浏阳群萌学会及不缠足会发起人之一,因事忙而聘宿儒黎尚姜(1864-1925)为私塾教师。黎尚姜乃世代洪帮,自称明代遗民,是浏阳洪福会首领姜守旦密友,热衷于反清革命,对达峰有重要影响。

1900年初,达峰结束10年私塾生活,与同学黎先诚(1884-1967)、好友周海文(1883-1954,春田巨富沈笏阶外甥)等入浏阳南台书院就读。《浏阳县志》载:光绪二十七年(1901)“改南台书院为南台小学堂,次年春开学”。值此改制之际,又 是“前后谭唐殉忠义,国民千古哭浏阳”之 时,南台洋溢在“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氛围中。焦达峰更是壮怀激烈,闻“谭嗣同、唐才常革命流血事,辄义愤填膺,大骂清廷,闻者咋舌”。其民族思想,勃然如春笋,不可复遏。他奉谭唐为楷模,慨然宣称:“吾惟有步谭唐之后尘耳”。人称他“谭唐”,亦默许,发誓以身许国。他认为“胡、曾、左、彭,自残同种,贻羞本省,何足称道”,谭唐之死证明,改良立宪之路在中国行不通,欲使国家富强,必推翻清王朝,以民主共和制取代君主专制,而会党是排满兴汉的现成力量,应重点关注。

1903年初,焦达峰从南台毕业,经黎尚姜联系,由姜守旦介绍入洪福会,深受推重,姜甚至表达让贤之意。接着,与黎先诚等在焦家桥以北9里的黎家大屋设会党秘密机关,取名“革命摇篮”,对外称经馆,以黎尚姜讲学授徒为名,邀集志趣相投的师友、亲朋,开展反清活动。又延请江庇佑为武术教师,传授异能,习擒拿、格斗。每日练文习武,吸引数十人参加。逢生旦、喜庆之日,则以喝酒道喜之名,召集各地会首,共商革命大计。

1904年2月8日,达峰17岁生日,他没回家,在“革命摇篮”开决策大会,阐明观点:“依靠会党在两湖发难,以长沙首义为己任;尽量联络清军中的会党成员,或派员打入清军,伺机里应外合,策动反正;目前会党尚不具领导条件,因此要到日本留学,参加孙文的革命党,争取领导地位,方可胜算”。大家折服,奉为行动纲领。黎先诚、黄小山当即表示愿随之留日,众人纷纷解囊相助。达峰大为感动,乘兴赋《咏史诗》一首:

天下英雄启汉邦,留侯百世姓名张。
运筹帷幄赢千里,收拾山河守四方。
楚户虽三兴有杰,秦皇莫继政无良。
致令昼锦还乡客,贻笑猴冠号霸王。

“革命摇篮” 风声渐漏,焦达峰等遭受非议。当了几十年团总的春田“候补中书”沈少白要时任团总黄拔吾予以取缔。黄说:“掬森有四方之志,非百里之才,你我不可比拟,岂可得罪?” 沈少白、沈笏阶怕灾祸上身,又要邻居沈荣全之媳令女儿菁莪与达峰退婚(达峰、菁莪表兄妹早订娃娃亲)。菁莪坚定地说:“表哥是有道德、有学问、有志气、有作为的人,说他是乱臣贼子,绝不可信!”在周海文等人的撮合下,这对有情人是年3月结婚。焦舜卿后妻阎氏说:“这孽子不脱离,终究是祸。”此时,焦添龄已分家:3个儿子,每房50亩田,12间房。舜卿先生为掩人耳目,当众佯怒,骂儿子“无君无父”,要断绝关系,革逐出去;暗中卖田筹款,送子外出求学,造成“掬森因后母不好,久不在家”的假象。

达峰也假意与家庭决裂,声称自“家庭革命始”时,恰接浏阳会首谢寿琪通知,要他和黎先诚速到长沙议事。

百折不挠  一心救国

原来,1904年2月15日,黄兴等在长沙成立华兴会,准备年内十月联合会党起义,专设“同仇会”作会党联络机关,再设东文讲习所培养人才。计划起义时,省城之外以会党力量为主,分五路策应,指定谢寿琪、郭义庭组合浏阳、醴陵会党队伍。焦达峰、黎先诚到长沙入“同仇会”,先到潮宗街高等游学预备科学习,后入东文讲习所,受黄兴革命思想影响很深。民主革命家禹之谟对达峰极为器重,凡秘密筹划之事,多让他参与,达峰增益匪浅,对禹的革命气节无比敬仰,两人志同道合,过从甚密。

9月25日,华兴会在浏阳为哥老会首领马福益举行盛大授衔仪式。达峰觉得“兵未动而谋已泄,其事必偾”。他救国心切,决心东渡日本。果然,30多天后,起义失败,同志星散,黄兴亡命日本。达峰满怀悲愤,归家向父亲诉说救国情怀。离别家乡前,他有感故居四周“两狮踞岭,一虎下山,古松参天”之地势,以自号“大鹏”书联:

大鹏展翅九万里,  长松拔地五千年。

焦舜卿逢人就讲:“掬森这孩子变好了······大有希望,我就是把田地屋宇卖光了,也要成全他的志愿。”

1905年春,达峰18岁,携黎先诚、黄小山到日本。本想学军事,但自费留学生无法进军校,遂就读于东京东亚铁道学校,一面学铁道管理和爆破技术,一面和孙文、黄兴取得联系,积极从事反清革命。通过接触,他十分仰慕中山先生的革命气概,孙文也极看重有胆有识的焦达峰。是年秋,孙中山任总理的中国同盟会在东京成立,他和黎先诚立即加入。

1906年,浏、萍、醴会党酝酿起义,焦达峰受同盟会“重整会党,共图大举”的任务回国,途经武汉,参加日知会。经长沙,与禹之漠、宁调元等积极发动长沙学生,公葬陈天华、姚洪业二烈士。随后赴浏阳,帮助刘道一、蔡绍南策划起义,任洪江会铁血军总司令李金奇的联络参谋。不意李部声势过大,遭清军突袭。李金奇牺牲,队伍溃散。达峰急返长沙,惊悉禹之谟被捕,遭酷刑生命垂危,联想到志士沈荩遭杖刑惨死,怒而“狙击端方(湘抚),不成”,搜捕甚急,连夜潜回家中。此时,焦舜卿田地卖得差不多了,房子只剩3间;焦添龄最痛爱长孙,爷俩尽力凑些川资。沈菁莪取下手上的两只金戒指交给丈夫,含泪说:“路上作盘缠吧······多多保重!” 达峰满怀信心地说:“我在外四海之内皆兄弟······革命一定成功!”说罢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1907年初,焦达峰化名冈头樵再度抵日,在东京和宁调元、何弼虞、文公舒等组织“四正学会”(四正即“心正、身正、名正、旗正”),以期用同盟会的纲领统一革命党人的行动。他深感欲推翻清廷,必培养杰出军事人才,便与四川张百祥、湖北刘公、江西邓文辉等一批同盟会员入东斌步兵学校学习。3月,同盟会新设十部,焦达峰任联络部长,专以联络各省会党与同盟会合作为宗旨。他见同盟会的活动集中于沿海,起义屡败,主张将中心转移到长江流域,以便联络当地较为活跃的会党群众。经两个月的奔波讨论,与张百祥、刘公、邓文辉等发起成立共进会,目的在于明民主共和之真理,共进于革命的大道,以改变当时同盟会会员空谈多、实干少的状况。1907年8月共进会在东京成立,举张百祥为会长,焦达峰任交通部长,负责联络事宜。共进会奉孙文为领袖,与同盟会十六字行动纲领基本相同,只加上平均人权一条。后来黄兴质问“何故立异”,达峰回答:“同盟会举止舒缓,故以是赴急,非敢异也” 。可见,共进会实为同盟会加快起义的行动队。自此,革命党人的工作重心转移到两湖方向,焦达峰先后派黎先诚、黄小山、杨任等许多同志回湘工作。            

1908年6月,达峰与黄兴等组织东京大森体育会,借名进行军事训练,为武装起义作准备。11月,共进会决定派人分赴各省运动军队,联络会党,公推达峰与孙武负责两湖事宜,公决焦达峰任未来的湖南都督。12月2日,宣统即位,政局动荡,达峰认为是推翻满清的大好时机,即回国。途中,将沿江各大码头的会党组织起来,接受共进会的统一指挥。

1909年初,达峰抵武汉,与刘公、孙武等在汉口法租界设湖北共进会总机关,但经费拮据,难以为继。恰遇“革命摇篮”故友周海文、刘肯堂贩来大批夏布,经达峰介绍,他俩毁家纾难,将所售布款全额交孙武作革命经费,解了燃眉之急,并双双加入共进会。为协调指挥长江流域各派会党,达峰仿传统方式,以“中华山”名义统一之,湖北的会党先编成五镇军队,孙武任督统。其间,达峰还参加了文学社,致力协调共进会、文学社之关系。

湖北布置就绪后,8月,焦达峰化名左耀国,偕周海文、刘肯堂、杨任、余昭常、邹永成等一批革命党人秘密回长沙,在太平街同福公栈设共进会总机关,沿用“洪江会”名义,将湖南会党统一起来,并筹划运动新军和巡防营,拟于9月举行两湖暴动。不料会党纪律涣散,擅自行动,导致暴动提前失败。孙武从此认为会党难成事,不可依靠,将重点转向新军。焦达峰则毫不气馁,在运动新军的同时,把会党工作搞得有声有色。

中秋时节,达峰蓄西式头回浏阳,四处进行宣传发动。于南岭家中,将在南台所做的一辐对联写给夫人沈菁莪:                                    
一点心思,做出千秋事业;两个目的,看破万里乾坤。

他提留声机,到发八寺大屋(今名沈家大屋)看望姑母焦爱贞。在姑母所在的师竹堂厅堂,边开留声机,边作反清宣传,引来满屋男女老幼,既惊奇新鲜,又会意传神。场面热烈,至今传为美谈。

由于黎先诚、黄小山等先行发动,湖南会党工作很有起色。1909年冬,长沙、浏阳、湘阴、平江、醴陵及江西萍乡、万载等地的哥老会龙头30余人,在浏阳举行盛况空前的“开堂”仪式,拥焦达峰为龙头大哥,成为继马福益之后的湖南会党总头领。由此,分散的秘密反清团体统归共进会掌控,有人马上十万,为辛亥革命奠定了群众基础。

1910年4月,长沙发生抢米风潮。焦达峰派杨任、黎先诚等去浏阳组织3000多名会众,拟乘机发动起义,直取长沙,并电约湖北共进会同时起事。后了解到有立宪派和反动官绅暗中操纵,情况复杂时,便及时中止。然官方追捕甚急,只得和黎先诚、周海文、刘肯堂、黄菊初、黎世希等避走醴陵,让胞弟焦达人坐守长沙机关,来往联系。期间困苦至极,好一点的衣服都当了,只留几件破衣服轮流换洗穿着。但达峰意志弥坚,书联明志:

达上九霄云路近,  峰高五岳众山低。

下半年,一行人转移到长沙湖迹渡李氏墓庐,仍“每日衣食不暇给······或就乞丐,购其余粟,以资果腹”,有时靠扯野菜、打野物充饥。但他们救国心切,生活愈苦,行动愈决。达峰常扮苦力进城刺探消息;采用多方渗透和个别联系的方法,就近运动新军和巡防营,使彼此“相喻无言”;组织会党成员打入清军,有的成为管带;新军和巡防营的号兵、炊事兵几乎悉为会党成员。达峰还和杨任、余昭常赴湘西,以共进会的名义,收编会党队伍数千人。达峰只要有空闲,就看书写诗,曾作古风《长歌》:

念世纪大英雄,呼号奔走闹沉沉,一声长叹,泪落纷纷。人何在?国何存?千思万想暗伤心。拔出三尺剑,驱除异种魂。造我新世界,还我旧乾坤。民国立,土地平,处处歌功颂义军。那时节,借衡门以栖迟,假盘谷以怡情,耳听得,两岸猿啼,四面风声。快哉乐哉吾志成,优哉游哉上天庭。身随赤松子,学得长生不老春。

乐观豪迈气概跃然纸上。并书联一辐贴在寝室墙上,表达忍受艰苦、创造新社会的决心:

千年事业方寸内 ,万里乾坤掌握中。

1911年初,同盟会策划广州起义,长沙革命党人积极响应,被官方侦悉。焦达峰等20多人紧急避难于汉口俄租界一间破房里,生活极苦,只有长衫两件,轮流穿着会客,却激情满怀地与湖北同志策划举义事宜。4月27日,传来广州起义失败的消息。5月4日,焦达峰、阎鸿飞、杨任、黎先诚、居正、刘公、孙武等紧急开会,传阅“黄兴阵亡”消息,大家震惊。达峰慷慨陈词:“中国假如没有广东,我们就不革命吗?假如克强哥真死了,我们也不革命吗?就从我们两湖干起来,再也不要依赖别处了。”会议遂作出中国革命以两湖为主动的决定,订下两省在十日内互相响应起义的“约盟誓守”,并拟定起义前三天通知对方的密码。接着就湖南起义作了具体研究,确定由西、南、中三路同时发动起义,西路由杨任、王炎主持;南路由焦达峰、黎先诚主持;中路由邹永成、谢介僧主持。起义胜利后即成立湖南都督府,由焦达峰出任都督。达峰力举谭人凤,但大家坚持原议。

6月,长沙保路风潮高涨。7月,焦达峰回长沙召开一系列会议,密商起义大计,委托陈作新运动新军,自己主持调集会党、策动巡防营和联络绅、商、学各方面。经过多年努力,革命党人在新军、巡防营中培养了强大力量。达峰深知会党“既可载舟,又可覆舟”,遂和焦达人、彭友胜等在太平街孚嘉巷设“四正社”秘密机关,作为洪江会的领导核心,对会党进行改造掌控,以四正社的名义号召群众,如装备、铁器,多由四正社的铁匠秘密制作,新军中的易堂龄、杨玉生、朱先杰、刘玉堂,巡防营中甘兴典、袁国瑞、赵春霆等均与四正社相关。还派袁剑非等在落星田定忠客栈密设同盟会活动机关。另派同志分赴各地活动,设立机关,准备武器,用同盟会的纲领统一行动。

9月,焦达峰到平江、浏阳一带集结力量,准备武器,在黎先诚家组织绣红旗——铁血十八星旗,即共进会会旗(武昌起义次日鄂军都督府第一次会议确定为开国后的国旗)。

10月12日,焦达峰在平江安定桥得知武昌起义消息,立即赶赴长沙,召开紧急会议。会上,“达峰欲如十日期,众犹豫”。他大声疾呼:“武昌首义多日,我们湖南岂可袖手旁观。中国存亡在此一举。再不动手,更待何时?”。10月14日,陈作新出面,约集立宪派在内的各界代表30多人开会,成立了以焦达峰、陈作新为首的同盟会战时统筹部,负责领导起义。起义时间虽有变动,但准备工作始终有条不紊地周密进行。10月21日晚,焦达峰连颁十六道特别命令,宣布次日起义。

10月21日晨,焦、陈分别率起义新军从东、北两门攻城,在巡防营的内应下,城门很快打开。随之率军攻占军装局、谘议局,包围巡抚衙门,巡抚余诚格逃匿。与此同时,黎先诚经五昼夜,在浏阳、醴陵、萍乡、善化等地组织4000多会众开赴长沙;黄小山调集湘赣洪江会众近2万人陆续开来;刘肯堂从醴、浏、长一带率500多人到达;吴全顺 于10月21日率220多人从金石山(今属浏阳龙伏镇)出发,22日清晨赶到长沙,参加了城门与抚台衙门的夺取,身先士卒,负伤断手,光复后曾任协统。这些都是响应焦达峰号召而来的四正社社员, 后多为援鄂铁血军骨干。

长沙光复,欢呼声、鞭炮声连成一片,人们见面互道“恭喜,贺喜”。在革命党人和新军、巡防营官兵的支持下,焦达峰、陈作新当晚被举为湖南军政府正、副都督。

都督府新立,百废待兴。焦陈力推新政,号召各部属起义,迅速光复全省;布告安民,剪辫放足,纳才禁烟,力除苛税,接见民众无间晨昏,办公人员生活简朴 ,一扫封建官僚积习。达峰就职后最大的心事是履行“约盟誓守”,迅速出兵援鄂。几天内招兵6万余人,编成四镇陆军。首批援鄂军于28日出发,有力支援了武昌首义。

无私无畏 以身殉国

焦达峰是个平民领袖,到那儿都像磁铁一样,年轻轻的能一呼百应。他16岁组织“革命摇篮”时,除黄小山外,其他成员都比他大几岁至几十岁,包括一些很有名望、很有本事的人,都心悦诚服地听其指挥,魅力何在?

请听他老师、同伴的回答。

黎尚姜,焦达峰的私塾教师,也是“革命摇篮”的义务老师,为筹措革命活动经费,将一辈子教书所得悉数捐出。他说:“掬森是当代吕尚,兴汉灭清的革命家”,“老朽甘冒诛族灭门的莫大风险,只要为实现兴汉灭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周海文,焦达峰的总角之交,年少时就常对人讲:“掬森仅10多岁,就胆识过人,非等闲人物,将来必建大功于祖国,我愿倾家荡产,帮助他成功!” 他说到做到,为支持达峰,将祖田400亩悉数(留5亩給母亲养老)捐出外,还将家里所有商号捐献,最后一贫如洗。

崇高的的理想信念是焦达峰精神世界的亮点,也是凝聚人心的魅力所在。从“革命摇篮”开始,被其理想信念所倾倒,认为是干自己事业而毁家纾难的大有人在。如:

张紫馆,私塾老师,一辈子积蓄仅2亩田,全部捐献革命。

黄和开,张紫馆知己,为捐助革命经费,将仅有的4亩田卖掉,房屋也当了。

黎祝干,木匠,家贫寒,将工钱集起来捐助革命,从不间断,直到焦达峰遇害。

······

平等、亲民,肝胆相照,是焦达峰精神世界的又一亮点。

建立平等社会,是焦达峰终生追求的目标。他从小看到妹妹包脚的苦状,认为男女不平等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毒瘤,必须革除。当大人要他和菁莪订亲时,他说:“只要不包小脚”。菁莪马上附和:“包脚受罪,不包才好”,成为当地首位天足新娘,后到周南女校就学。

为实现社会平等,焦达峰最先提出将平均人权置于平均地权之先,并赋诗一首:

人地两平权,乾坤一转旋。九州归禹贡,五族戴尧天。
男女齐参政,耕耘各有田。智愚千虑得,文武百科全。
治国仁为本,和民礼进先。去污夷发辫,解厄放金莲。
患难兴华夏,江湖起俊贤。大同期共进,团结作中坚。

该诗表明了达峰的社会平等观。他为人胸怀宽广,与人肝胆相照,凡认之为同志者,事无所不容,言无所不听。他扶贫济困,出手大方。为体会穷人生活,曾与叫花子同住破庙,一起讨吃;夏收季节,常帮农民扮禾、插秧。因为力气大,又刻苦耐劳,农民都说他是个好劳力。他利用在东京东亚铁道学校所学的知识,以修铁路作掩护,组织洪江会成员分段承包由长沙至易家湾段的铁路接轨工程。他常赤足草鞋,短衣短裤,同工人一起劳作。有时以劳工打扮,肩背布伞,出没于贾太傅祠等地方,权绅们以为他是乡巴佬或修路的工头,不消多看一眼。这些劳工经他的言传身教,提高了觉悟,日后大都加入了革命队伍,成为骨干。

豁达 乐观,永不言败,是焦达峰人格魅力的又一方面。

黎先诚说:达峰自幼聪敏过人,气宇非凡,救国心切。我俩从读私塾至东渡日本到参加同盟会、共进会和长沙反正,形影相随,不离左右。他是领袖人物,我是他的贴身参谋,在任何艰苦环境中,从未发现他的悲观情绪。炎热天帮农民劳动累了,他就哼“烈日炎炎似火烧,满垅禾稼尽枯焦,农夫心里如汤煮,公子王孙把扇摇” 等诗句消遣,如发现同伴有不快表情,就读一读孟子的名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来互勉互慰。

淡泊个人名利,把民族和祖国的利益看成最高利益,随时准备为国为民献出自己的一切,是焦达峰精神世界的巅峰。

焦达峰自发从事秘密职业革命8年多,所需巨额经费全靠家庭及周海文等挚友支持,即使当了都督,也没提过公家一文钱,谭延闿为此曾成立一个专门委员会查证。他们一代人为了民主共和,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置之度外,有的毁家纾难,有的人财两空,才换来了我们民族的幸福康宁。

焦达峰在平江得知武昌起义消息,经浏阳家乡,急赶长沙。有人为他扶乩,结果是“一为迁客去长沙,西望长安不见家。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认为很不吉利,力劝他不要去。达峰对着桌子使劲一巴掌,大声说:“八个字:流芳百世,遗臭万年,遇便(任意)要做到四个字”。说完,大步流星上路了。走到丰裕毛公桥,迎面碰见发八寺熟人沈搢笏,互致寒暄后,沈问:“以(这)回到长沙又要做么哩大事”?焦答:“流芳百世,遗臭万年,遇便要做到四个字”。年轻的达峰是抱着谭嗣同以身殉国的决心进军长沙的。

当平民都督焦达峰一心为民、一意援鄂时,一个个阴谋接踵而来。先是立宪派代表通过参议院把持湘政,处处掣肘,借机逼焦辞职;继而造谣污蔑,说焦是匪首,私自提走几万两银子,用棺材运到浏阳家乡,挑拨离间,满城风雨;接着唆使没有参加长沙起义、对焦极为不满的五十标管带梅馨等预谋叛乱,事被革命派邓超、丁惠黎所知,与四十九标安定超等采取反制措施,逆谋暂时得以抑制;10月28日,革命精神最强的四十九标北上援鄂、省城革命党警卫空虚,当晚,谭延闿在其荷花池住宅,召集若干立宪派人及黄忠浩胞弟黄忠绩、五十标头目梅馨、蒋国经等20多人密会。立宪派人士重弹焦达峰是土匪头子,百姓早晚要遭殃,我们性命难保等老调。梅馨当场狂吼:“这一班土匪让我来消灭他们,大家听信罢。”这一险恶阴谋被都督府秘书长刘仁镜侦悉。谭人凤、陈作新、刘仁镜、黎先诚等革命党人力主反击,处决谭延闿。达峰征求曾杰、谭心休等幕僚意见后说:“身为都督,不便执行”,“谭延闿如此想当都督,就让给他吧,我上前线去。”

10月31日,梅馨率部先计杀陈作新,继而冲进都督府。其时焦达峰正与同志商讨继续援鄂问题。有人劝其暂避,他慷慨地说:“何避之有?我为汉族复兴而死,死亦英雄。凡我族之附议者,不问其曾为官僚,抑为绅士,余皆容之。今恣议局绅煽动黄某残部造反,余惟有一身受之,毋令残害我湘民。余信革命终当成功,若辈反复,自有天谴。” 说罢,凛然步出府门,叛兵蜂拥而上。他向叛军晓以大义,不听,便从容不迫地问:“你们要怎么办?”叛兵说:“要杀你!”达峰斩钉截铁地说:“要杀就在这!”说完,立正向高悬在都督府前坪的“汉”字旗庄严行礼,被罪恶的乱刀捅死。

民国历史上最惨烈、最令人惋惜心痛的悲剧就这样在古城长沙发生了!

焦达峰用行动兑现了诺言。他是步谭唐之后尘英勇牺牲的,是为国家为民族的最高利益光荣献身的,无愧于民族英雄称号。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4-5-27 09:23 , Processed in 0.102855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