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CCTV纪录片《长沙文夕大火》解说词

2020-9-14 19:54|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71| 评论: 0

第一集 焚城之灾

在湖南省境内的湘阴县开福冲村、新宁县庄姜村和桃江县的黄土仑村,有三座鲜为人知的坟墓。坟墓上杂草丛生,几乎难以辨认。60多年来,生活在村里的人们很少有人知道这三座坟墓的墓主是谁,也几乎从未看见过他们的后人来这里祭奠,但是这里埋着的却是当年湖南省长沙市国民政府的军警要人,他们分别是长沙警备司令鄷悌、长沙警备二团团长徐昆和湖南省会警察局长文重孚。1938年11月20日,这三人被当时国民政府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执行了枪决,而他们被认定的罪行就是与那起抗战初期发生在长沙、震惊世界的大火案有关。

1938年,中国进入了抗日战争的第二个年头。这一年的11月12日,湖南省会长沙,就像当时身为市长的席楚霖在回忆录里所描述的那样,“像一只在狂风巨浪中颠簸着的破船”,战争的恐怖和阴影将这座城市完全笼罩。

自从1937年卢沟桥“七七事变”以后,仅仅半年多的时间,日本侵略者就侵占了中国大片领土。随着北平、天津、上海、南京等城市的陷落,地处华中的湖南省会长沙从原本抗战的大后方变成了抗战第一线。1938年10月25日,中日激战了四个多月的武汉会战宣告结束,中国军民付出了40多万人的巨大伤亡,武汉被日军占领。在此之前的四天,也就是10月21日,华南的日军又从大亚湾登陆,侵占了广州。此时,位于武汉和广州之间的长沙,成了日军南北夹击的前沿阵地,战争的阴云顿时在这座城市的上空弥漫开来。然而除了战争的临近带给长沙的恐怖之外,一场让所有长沙人都始料未及的大灾难也突然从天而降。

1938年11月12日,这一天是国父孙中山先生的诞辰纪念日,也是在那场大灾难中劫后余生的老一代长沙人所经历的噩梦般的日子。这一天的深夜时分,长沙进入了一片寂静之中。自从10月25日武汉被日军占领以来,整个长沙就变成了一座惊恐的城市。白天,国民政府的各大机关和当地老百姓慌慌忙忙地进行转移和撤离,只有到了夜晚,这座惊恐的城市才能稍微地安静下来。可是11月12日这一天的夜晚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平静地渡过。13日凌晨两点,长沙南门方向突然燃起大火,紧接着,整个长沙城都开始四处起火,几百条火头同时窜向空中,冲天的火焰顿时吞没了一切,顷刻间,长沙变成了一片火海。

当时的长沙市长席楚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大火发生时,市民从梦中惊醒,面对熊熊烈火,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老少妇孺的哭喊声和火烧房屋发出的爆炸声汇成一片,构成一幅极端悲惨的景象。”

当时住在长沙小喻家巷老3号的一位60多岁的向奶奶,大火发生时从睡梦中惊醒,由于门窗已被大火封死,被逼无奈之下,她只好跳进一个大水缸里躲避,结果熊熊烈火把水缸中的冷水煮得沸腾,当大火结束后人们从废墟中找到她时,老人已被活活地煮死了。

同样的悲剧也发生在位于市区药王街的一个伤兵收容所里,十多名从前线下来的伤兵正在这里疗伤,深夜中醒来后突然发现身处火海,在大火的逼迫下他们钻进了一口废弃的水井,结果一堵高墙倒下,砸在了枯井之上,枯井成了他们的集体坟墓。可怜这些军人没有死在日军的枪弹之下,却在这场大火中成了冤魂。

这一晚,最后一趟开往衡阳的火车还停留在车站,忙着疏散和转移的老百姓将火车堵得水泄不通,站内站外黑压压挤满了近一万人,当严重超载的火车开出车站,徐徐南行,经过一处名叫浏城桥的地方时,一股巨大的火焰横扫而至,车上许多人被抛了下来,火车开出长沙十几公里后,人们回望长沙方向时,天际间一片火光。

突如其来的大火将整个长沙变成了一个人间炼狱,街道上到处都是人海、火海,人们争先恐后地跑到湘江边上渡江逃命。几十年之后,那些在大火中劫后余生的长沙老人们,仍然对那个夜晚的逃生经过还历历在目。
然而那些夺命冲出火窟,跑到湘江边上渡江逃生的人们,遭遇也一样极为凄惨,宽阔的江面只有为数不多的小木船在摆渡,拥挤的人群有的被挤到了江里,有的因为船小超载而沉入江中,淹死者不计其数,天亮时,人们看到一具具尸体顺江漂流,景象惨不忍睹。

这一晚,中共中央领导人周恩来和八路军总参谋长叶剑英等人从武汉撤退下来也停留在长沙,大火燃起时,他们正沉入梦乡,被警卫员邱南章叫醒。

第二天周恩来在写给妻子邓颖超的信中,这样描述了当时的情形:“昨夜长沙火起,全城一炬,仓促出火城,衣被尽失,步行二十余里,始遇卡车转来湘潭。”

这一晚,同样在长沙的还有郭沫若,他当时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负责抗日宣传工作。从清晨开始,他和三厅的工作人员就忙于把行李和档案送离长沙,就在夜里他们准备最后撤离时,大火骤起。郭沫若等人开车跌跌撞撞走了大半夜,才在天亮的时候开到了湘江边上。

在《洪波曲》第15章里,他写道:“沿途的情景真是惨目。公路上拥塞着逃难的人,拖儿带女,扛箱抬柜,哭的,叫的,骂的,裹着被条的,背着老年人的,负着伤的,怀着胎的,士兵,难民,杂乱成一片,喇叭不断地在叫,车子不断地在撞,狼狈的情形真是没有方法可以形容。”

当年15岁的梁赐龙,在大火发生的几天前跟随母亲转移到了乡下,得以幸免于难。

这场从11月12日深夜,如果更确切一点,从11月13日凌晨两点骤起的全城大火燃烧了五天五夜,由于12日在当时的电报代码中被称为“文日”,大火又发生在夜间,因此历史上就把这次大火称为“长沙文夕大火”。

文夕大火,是中国二十世纪以来最大的一次火灾,大火过后,留给长沙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是遍地的焦炭瓦砾,断壁残垣和一片鬼哭神嚎的凄凉景象,大街小巷随处可见被烧的尸体、粮食和其它东西,整个城市弥漫着一股焦臭味,一座有着近三千年历史的古城,连同它所有的财富在顷刻之间化为了一片灰烬。

长沙是湖南省最大的城市,早在春秋战国时期,古城长沙就已初具雏形,楚国在这里建造城邑,成为它经营南方的重要基地,到了秦朝,秦始皇设立长沙郡,从秦之后,这里就一直成为湖湘地区的政治中心和军事重镇,在西汉和五代十国时期,长沙又两为国都。到了近现代,长沙更是经济繁荣、文化灿烂、名贤荟萃,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两千多年城址不变的古城,长沙堪称是湖南人民千年缔造的结晶,可是这场燃烧了五天五夜的文夕大火却使它几乎毁灭了。

长沙城区,沿湘江而建,东西窄,南北长。老辈人说:南门到北门,七里三分路。其中小吴门、司门口一带,商铺林立,是当时长沙最繁华热闹的地区,大火中化为一片废墟。中山马路,西起江边,东到小吴门,仅幸存了中山堂、国货陈列馆、何建公馆、曾国藩祠等10多家建筑。坡子街曾是全市银行、钱庄和金银首饰最繁华集中的一条街,然而一夜之间全部焚毁。

解放初期,长沙房地、税务两部门对文夕大火中被毁的房屋进行调查评估,统计得出:全市1100多条街巷,被烧得片瓦不留的有690多条,幸存5栋房屋的330多条,幸存一两栋房屋的190条,全市几乎90%的街道都在这场大火中遭到彻底焚毁。

长沙曾有“中国四大米市之一”的美誉。一场大火下来,全市250多家米厂、粮行,除剩下12家半外,全部被焚毁,烧掉谷米190多万石。全粮食行业共损失银洋1000万元以上,“中国四大米市之一”的美誉从此黯然失色。

湘绣,中国四大名绣之一。20世纪30年代是长沙湘绣的鼎盛时期。全市绣庄多达40多家,年产绣品3万多件以上,大火中所有绣庄连同绣品、画稿无一幸存。湖南第一纺织厂是当时长沙的一个基础产业,大火中厂房、机器、设备、原料全部被毁。

长沙的文化教育事业,一直在全国占有很重要的位置。然而这场文夕大火,却使创建于明末清初的明德中学、周南中学、省立长沙高等学校等数十所学校,全部烧成废墟。仅私立中小学就有31所被完全焚毁。其中明德中学的乐诚堂,堪称是中西合璧的优秀建筑,是著名科学家周光召之父,即中国近代著名土木工程师周凤九所设计,大火中被烧得千疮百孔。

长沙作为一座有着数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历代名胜古迹众多,但是一场大火过后,所剩无几。

当时古玩店聚集的地区藩城堤一带,大火中全部被毁,无数价值连城的文物,也随同大火化为灰烬。其中最可惜的是长沙有名的江西富商余太华金号,所藏极其珍贵的国宝440颗汉印,之前曾有外国人出高价收购,被他拒绝,却不料想,在大火中连同存放汉印的保险柜一起被熔化成了铜块铁饼。

西汉政治家、文学家贾谊,曾在长沙度过了4个春秋,历经2000多年的贾谊故居,在大火中被付之一炬,60年后,贾谊故居才得以正式恢复重建。
明代高大城墙上耸立的天心阁,是古城长沙的象征,也是长沙地势最高的地方,在大火中烧得仅剩下残垣断壁。

西汉长沙王刘发所修筑的定王台,清朝末年被改建为“湖南省立图书馆”。1921年,青年毛泽东曾在这里度过了半年的自学生涯。然而这座绵延了两千多年的名楼,连同它所珍藏的万卷善本古籍,在大火中毁之殆尽。

西文庙坪长沙府学宫,有近千年的历史,殿宇交错,规模宏大,大火中却被烧得只剩下这座“道冠古今”的石坊,如今石坊浮雕上还明显可见当年火烧烟熏的痕迹。

五代时,楚王所敕建的千年古刹开福寺,在大火中虽未被全部焚毁,但两旁的亭台阁榭却被烧的荡然无存。

长沙人祭祀火神的火宫殿,千百年来是长沙民众寻求火神护佑的地方,然而这个供奉火神的地方在文夕之夜也同样没有幸免于被火烧的厄运,大火中仅剩下这座门楼。当时这里还安置了一批从前线下来的伤病员,也随同火宫殿一起化为了白骨轻烟。

1938年11月14日,也就是文夕大火的第二天,国民政府的《中央日报》对此作了最早的报道。中央社记者刘尊棋是第一个采访大火现场的人,他随后发表了一篇题为《一片焦土之长沙》的报道,在报道中,他把长沙城比作了七日的帮贝。

刘尊棋所指的帮贝,实际上就是现在人们所了解的古罗马帝国的庞贝城,公元七十九年,维苏威火山爆发,整个庞贝城淹没在火海之中,从此,一个历史名城在地球上永远地消失了。一千八百五十九年之后,长沙也遭遇了与庞贝城相同的命运。

大火过后,当时身为八路军驻湘通讯处代表的徐特立,向中共中央报告说,:“长沙失去了历史上的经济、政治、文化中心作用。

国民党《中央日报》发表的社论也指出:“长沙近30年来,物资、人力欣欣向荣,全国都市中,充实富庶,长沙当居首要。百年缔造,可怜一炬。”

然而这场文夕大火究竟烧死了多少人,至今也没有一个准确的数字,大火十几天后,湖南省政府行署宣传处发布消息,宣称死于大火者为3000多人,但由于当时战争时期的混乱局面,再加上从沦陷区逃难的外地民众和从前线撤退下来的伤病员,以及在大火中被焚烧彻底,无处寻找的尸体,许多人都认为死于大火的人数远远不止这些,但究竟死了多少人,没有人知道,成为一个永远的历史之谜。

大火过后的几天,一些当晚逃出火窟的老百姓陆续回到了长沙,然而街道上的麻石路面还仍然烫得无法落脚。

此时的长沙犹如一座死城,白日无光,夜晚无灯,到处是焦土瓦砾,到处是断壁残垣,大火使全城变成了一个恐怖世界。

然而这场蔓延全城的巨大火灾到底是因何而发,它究竟是一场天灾?还是一次人祸呢?从整个起火的形势来看,南门方向刚有火起,全城四处就有几百条火头同时窜起,这显然是一次人为的纵火行为,那么究竟是什么人或什么组织,敢实施这样一次震惊世界的纵火行动呢?那个火起的夜晚究竟发生了什么?目睹了大火之夜的老一辈长沙人留下了这样的记忆。

黎鼎文:“看到很多军人,拿着手枪,驳壳(枪)朝着汽油桶,那要起码隔一两百米呢,打枪,一打汽油桶就着火,按照它倾斜的方向,对屋里冲,冲得那屋子,屋顶都冲掉了,高处像落雨一样的,那都是汽油,所以好危险的。”

军人放火?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些身穿军服的纵火者,到底是不是国民党的部队呢?如果是的话,他们又是接受了谁的命令,出于什么目的要火烧长沙城,制造这场空前的大灾难呢?

1234下一页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库 | 长沙文史网 ~ 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24-5-27 16:49 , Processed in 0.095966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