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69|回复: 0

风华巷6号公馆,藏着一个医生的流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9 16: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伍毓仑公馆

    从长沙市地铁一号线文昌阁站下车,沿着新建的黄兴北路往北走,风华巷的路牌显现出来。在废墟之中,两层楼的瓦房立在那里,它是湘雅路大王家巷风华巷6号,也就是伍毓仑公馆了。

    1935年,42岁的伍毓仑带着一家老小在长沙寻一处僻静之所,几番周折,终于将房子的位置定在了到处都是水塘瓜棚,毫无闹市喧嚣的风华巷。在那里,他填塘造陆,建起公馆。

    81年后的今天,这安静之处历经沧桑,幸运的是它最终保留了下来。“不会拆了。”伍毓仑70岁的小儿子伍中青笑着长舒一口气。提起父亲,他望着公馆图片,欲言又止,仿佛父亲的一生如这公馆,风平浪静过,也同样有波澜。“他是个温柔的人,也有疾恶如仇的时候。”

    撰文/本报记者伍婷婷实习生姜雨婷

    公馆设计大多由夫人完成

    没事的时候,伍中青总会从珠江郦城小区的家去风华巷6号转转,哪怕现在已经确定这栋房子留存下来,他还是保留着这个习惯。守住这个公馆对他来说就是守着父亲的心血和他那被历史淹没的故事。

    这栋两层楼的小院是伍毓仑最后的住所,如今,它周围都是残砖。以前住里边的人早已搬出去,房子周围长满不知名的杂草和小树,唯一一棵大树也只剩树干,在周边高楼的映衬下,它显得颇为寂寥。可仔细看其轮廓,即便再破败不堪,也能看出房子本身的特殊和历史的印痕。

    伍毓仑1893年出生在新化县,他是张孝骞的学生,毕业于北京陆军军医学校、北京协和医院,学的是外科。北伐战争时期,他为唐生智器重,此后,一路随军。

    伍毓仑公馆是他在1935年修建的,那时候在长沙,他家除了这一处公馆外,在解放路7号(老7号),还有一栋三层楼高的房子。伍中青已经记不清这房子的具体面积,但是他记得临街,比这公馆还要气派,后来经过改造,变成九龙服装厂的一部分。

    伍毓仑公馆的特别之处是他夫人陈晓湘的设计。她是药剂员,为了给家人一处祥和之所,她参照了很多本土的房子,也看了好些长沙的公馆,最后画出图纸。这个公馆是曲尺型红砖清水墙,内有小院,外有围墙和槽门,屋后还有一口麻石井台的单眼水井,这口水井至今还有井水。伍毓仑公馆是直接将水塘填了再砌房子的。陈晓湘将房子做了一个1米多高的台阶作为防潮的隔层,在房子东西南北四面伸出一些地方,让整个房子都能享受阳光照射。“这房子冬暖夏凉,特别是夏天,穿堂风吹过,清凉无比。”伍中青说,大概他母亲想让一家人在这安静的地方平静生活。房子落成不到三年,长沙经历了一场“文夕大火”,可伍毓仑公馆幸运躲过了这场“劫难”。

    伍中青7岁时才到这个房子,他记得那是1954年,父亲已从湖南省立邵阳医院的院长任上退下来到长沙。伍中青记得,那时候伍毓仑公馆一楼住了很多父亲的熟人,有姓刘的医生,还有一个姓谭的卫生厅的熟人,一开始都是借住,后来象征性收些钱。再后来,他外婆方静香从新化搬来长沙,那个锡矿山金矿大王的儿子走投无路也来投靠伍毓仑。“那个金矿大王的儿子姓杨,带着个小女孩,很苦的,我们不收他房钱,他到街上推板车,每天存五至七分钱,他女儿经常饿得要死,我父亲就让我搞点东西给她吃。”后来,伍中青下放农村,跟这个女孩提起风华巷6号,两人才记起这段往事。“以前我父母亲、外婆、大哥大嫂、大侄儿、二哥、姐姐、我都住在这里,住二楼,很温馨的,后来这房子变成十多户人家住的大杂院,我们结婚分家,最后只有父亲和侄儿住在这里,到最后,只有父亲一个人住的那间房。”

    就在伍中青随父亲住进伍毓仑公馆后不久,碰上大洪水,很多人逃难没地方住,他父亲就将三四户人家收留在他家楼上,有的睡在客厅,有的睡在走廊,“那时候,我家的房子也被洪水淹了一点,但是幸亏那个1米多高的防潮台阶挡住了洪水,我记得水退后,台阶下、厨房里还有鱼。”

    唐生智、方鼎英是这里常客

    伍毓仑公馆附近上了年纪的居民说,当年蒋介石曾在这个公馆逗留过,可伍中青不曾听父亲提起此事。但他记得唐生智、方鼎英,还有百善台住的那位民国时期外交家、曾经当过驻外大使的刘公武,民国时期做过高级将领的刘斐都是他家公馆的常客。“他们都是父亲的老朋友,大家经常往来。”

    伍毓仑跟唐生智的相识是北伐战争初,唐生智在衡阳任湘南善后督办兼第四师师长,伍毓仑任师部军医处长,他跟着唐生智,还参加过顾伯叙创建的佛教会。抗日战争爆发,唐生智参加南京保卫战,失守后退回长沙,他回东安老家时还专门去到风华巷6号跟伍毓仑会面。唐生智就顾伯叙居士的“佛学不破一法,不立一法”之说进行探讨,伍毓仑针对唐生智的坎坷经历劝说他,“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听天由命吧。”这时候唐生智不高兴了,他反驳,觉得佛应该无处不在、无所不为、无所不问的,还反过来劝说伍毓仑对世事应该更加积极一些,不能总是回避退缩。伍毓仑听后点头称是。

    “这段故事我听父亲提起过,才知道他信佛,但在家我从来没见他拜过菩萨。”后来,在伍毓仑自己写的一些自述中,他还曾提及,唐生智是他和夫人陈晓湘的证婚人,他们结婚的时候,唐生智还送过一个精致的铜床(可挂蚊帐的架子床)当礼物。伍中青记忆中,他和父亲也是唐生智家中的常客,他跟着父亲去过唐生智麻园岭的住所吃饭。“他那里有一个班的守卫,还有好几处住所,但橘子洲头的那个我没去过。”

    伍毓仑跟方鼎英的交情也不错,他岳母方静香跟方鼎英是亲戚,他和夫人陈晓湘的结合也是方鼎英介绍的。“我喊方鼎英方叔叔,他家就在油铺街,离我家很近,我们时常串门,我甚至还见过他洗澡。”

    南京保卫战,收救伤员上万人

    伍毓仑真正在公馆长住是1954年之后,他开始抽空整理自己的经历,还有一些在抗日战争期间的日记。伍中青打开一个标有“父史”的旧牛皮袋,里边装满了伍毓仑亲笔写成的资料。

    伍毓仑自述,他在上海抗战任15师军医处长参加上海广福等战役,在南京抗战任军医署驻苏办三处少将处长,负责主办设立一万扩充至两万人伤兵医院。伍中青时常跟人说,父亲这一生最值得一提的事情有两件,其中一件就是在抗日期间参加南京保卫战担任前线医疗救助总指挥,负责整治收容伤兵。在南京沦陷的前一天晚上他才撤退,当时基本逃不出去了,幸亏找到了一个木桶划了出去。

    在这次保卫战中,伍毓仑负责办理抗日伤病员转运医院业务以及收治抗日伤病人员,收容伤兵由最初的一万人升至两万人,每日运送伤病员达到七八百或者上千人,任务非常艰巨。当时南京战况紧张,伤兵收治非常困难,伍毓仑想着法子让后方勤务部驻京办事处向外国人士交涉将鼓楼医院扩大收容代收伤兵,当时联系上美国马牧师,将收容的800名伤兵转移,躲过劫难。后来,很多医院改为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医院。“那时候的情况不能想象,日军看到是教会医院不敢轻易毁灭,父亲因为情况紧急还写了一封遗书寄给母亲。”这封遗书的内容伍中青并不知情,但他在很多年后听母亲提及过。“别看他平常温和,他也疾恶如仇,他管辖的12处医院有个负责人跑路,当时他就很气愤,后来在回忆录里还提及这事了。”

    此外,对伍中青来说,父亲在1946年,伍毓仑退出军事机关医院,任省立邵阳医院院长,转办医疗卫生防疫事业时所做的事情也值得一提。那时候,湖南和平起义,程潜、唐生智、方鼎英去邵阳活动起义,他提供很大帮助。邵阳专员兼师长丁濂强令医院移驻武冈,伍毓仑借交通工具汽车损坏为由,抵制丁濂命令,并将医院设备、药品、器材全部完整无损迎接解放。“新中国成立后,唐生智让父亲去政府为官,我父亲拒绝了,他觉得自己是医生就该当医生。”另外,在这个医院当院长期间,他留存一份亲手编写的花名册,很多人日后还据此评上了职称。

    “他晚年都在公馆,养鸡、扫街……”

    中将陈正湘是在1926年被伍毓仑收为护理兵的。他曾在文章中回忆自己的一生,提及伍毓仑,写道:伍毓仑是新化人,三十六七,高身材,长瘦脸,留着仁丹胡,说话和蔼,是个富有同情心的人……他那时候看陈正湘年纪小,便收下当了护理兵,后来陈正湘真正入伍,他还给了盘缠。

    伍中青是很赞同陈正湘对父亲的这段描述的,他觉得自己越老越像父亲,变得越来越温和。他刚入住伍毓仑公馆不久,记忆中是个夏天,父母都在家,那时候突然外面有人呼喊:“快来人呀,有人从树上摔下来了。”伍毓仑立马让妻子找急救包,他从楼上跑下去救人,那人额头流了很多血,他帮他包扎止血,还送其去了医院,“那人衣衫褴褛,听说是爬上柳树打枯枝做柴火摔的。”

    后来,伍毓仑到湖南省防疫站上班,他负责岳阳那边血吸虫的防治,伍中青时常跟着父亲去烈士公园、岳麓山等地找药材做实验,“我记得那时候在烈士公园找到一种号筒管(博落回),就拿回去做实验,他对工作很认真的。”

    1958年后,65岁的伍毓仑为了养活自己,他在公馆里养鸡,多的时候养了四五十只,有芦花鸡、麻田鸡等多个品种。那时,一般的鸡蛋只卖2分钱一个,可他的鸡蛋最贵能卖到5分钱。因为伍毓仑当时是改造对象,伍中青记得院子外面常有人喊:“伍毓仑,出来扫街了。”“他很平和,自己买了扫把就去扫街了,后来吃饭都紧张了,他就去外面将一些鳝鱼肠子拾回家煮了给鸡吃,公馆变成大杂院了,很多人说他煮的东西太臭,他就笑笑,告诉别人那是好东西。”更困难的时候,伍毓仑脚患上水肿病,就用钱买甲鱼,当时甲鱼不贵,他买了一大水缸,对孩子说,“吃吧,没关系,吃完了到时候再说。”伍中青记得,父亲即便在非常困难的时候还经常给邻里免费看病,所以邻里们并不恼他,这也让他在艰难的日子过得平静。

    “我父亲是1986去世的,他越老越小,最后不足80斤。”伍中青说,父亲走时,留下了医学研究方面的著述《气逆理学治疗法》、《行军卫生》、《疟疾防治》等,还叮嘱说明用914(新胂凡纳明)治疗恶性疟疾,疗效不错。

    人物简介

    伍毓仑(1893-1986年)毕业于北京协和医院。20世纪30年代为唐生智所器重,自此跟随唐生智,历任其军医院长、军需处长等职,抗战期间被授予少将军衔。新中国成立后任邵阳市人民医院院长、邵阳市政协委员,1954年调回湖南省卫生厅工作,直至去世。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长沙文史网(长沙市历史学会主办)名城长沙网旗下分站 ( 湘ICP备08005393号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GMT+8, 2019-12-16 19:28 , Processed in 0.093984 second(s), 3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